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告别煤炭生涯,张玉卓履新天津

2017-3-28 17:26:29 作者:杨漾 王灿 韩声江

现年55岁的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神华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张玉卓,已结束其30余年的煤炭生涯和长达15年的神华岁月,赴天津任职。

据《天津日报》3月28日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张玉卓、盛茂林、程丽华、赵飞同志任天津市委委员、常委;廖可铎同志不再担任天津市委常委、委员职务;尹德明、宗国英同志不再担任天津市委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3月27日下午,神华集团领导班子举行欢送会,集体送别张玉卓赴天津任职。当日21时许,天津市滨海新区政府官方微博以置顶形式发布了张玉卓因工作变动辞去神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神华董事长职务的消息,但未披露其新职务。根据简介,该微博是滨海新区区委区政府发布信息的平台,由区委区政府主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一位神华集团内部人士透露,自3月24日开始,便陆续有张玉卓将调离神华的消息在内部传开。在神华内部,张玉卓是公认的学者型领导。“简单来说,张玉卓在神华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在中国当前的能源和经济形势下,煤制油不太可能大规模发展,只能看作是国家的战略储备。后续神华在煤炭方面可能也不会有太多的创新了。”上述神华集团内部人士表示。

在中国的以煤制油实践中,张玉卓的确扮演了重要角色。早在煤炭科学研究总院(下称煤科院)担任副院长、院长期间,他便把煤液化制油的产业化作为国家战略项目,组织专业人员提出中国煤炭直接液化技术的雏形。2002年进入神华集团后,张玉卓全面负责神华集团的煤制油战略。最具标志性意义的是,2016年12月,总投资达550亿元、全球单套规模最大的煤制油项目神华宁煤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正式投产。上述神华人士认为,该项目的投运,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张玉卓在神华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在光伏、风能等清洁能源板块,神华的发展后势并比不上五大电力集团。

神华集团是1995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属中央直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是以煤为基础,集电力、铁路、港口、航运、煤制油与煤化工为一体,产运销一条龙经营的特大型能源企业,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煤炭企业和世界上最大的煤炭供应商,总部设在北京。在2016年度《财富》全球500强企业中,神华集团排名第270名。

3月27日晚间,神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因工作变动原因,张玉卓向公司董事会请辞董事长、执行董事职务,其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席、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也同时终止。该辞任即日生效。根据该公司章程,自即日起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之前,由公司副董事长、总裁凌文代行本公司董事长职权。集团层面,凌文现任神华集团党组副书记、董事、总经理。

学者型高管:从煤科院到全球最大煤炭供应商神华集团

澎湃新闻还详细地报道了张玉卓的专业背景。据报道,从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到全球最大煤炭供应商神华集团,张玉卓的职业生涯与煤炭产业紧密相联。进入神华集团之前,张玉卓活跃在国内外学术界,是煤炭领域备受关注的青年学者;在矿山一线,煤矿工人亲切地称其为“矿工博士”;在神华集团担任高管期间,精通英语的张玉卓积极推动神华与国际能源大企业的合作;在中国煤制油实践中,张玉卓亦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其领导下,神华煤制油实施了大量示范性项目,为中国能源问题和煤企转型探索出了另一条应对之道。

公开资料显示,张玉卓生于1962年1月,山东寿光人,侨眷,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工学博士。在进入神华集团工作之前,张玉卓曾任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北京开采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英国南安普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美国南伊利诺依大学采矿与环境工程系从事研究工作;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北京开采研究所副所长;煤炭科学研究总院院长助理、副院长、院长兼党委副书记。出任煤科院院长时,张玉卓年仅37岁。

2002年,张玉卓出任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兼中国神华煤制油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2008年在清华经管读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获经管学院博士学位)。2008年12月,张玉卓接替出任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的张喜武,担任神华集团总经理。2011年5月25日,张玉卓出任神华集团副董事长。2014年5月,在张喜武履新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副书记职务两个月后,张玉卓被正式任命为神华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

据人民网报道,1982年大学毕业后,张玉卓进入煤科院继续深造,1986年考入北京科技大学,师从著名岩石力学专家于学馥教授攻读博士学位。1982年到1992年的10年间,他深入矿山,潜心从事煤矿地表沉陷和控制研究,将模糊子集理论全面引入岩石力学领域,提出了煤矿地层模糊内时本构理论,为国际首创。

在于学馥教授的评价中,张玉卓“思想活跃,敢于超越传统数学、力学理论,大胆引入信息时代新的思维方式,善于把最新的科学应用于实际工程技术领域,他的理论先后在我国兖州、抚顺、开滦、大屯等11个矿区推广应用,解决了这些矿区量大面广的建筑物、水体和铁路下采煤等众多关键性技术难题,为这些企业带来数亿元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公开报道称,由于其在地表沉陷理论上的独特成果,张玉卓在煤科院期间曾先后受邀担任客座教授赴英、美从事研究与讲学,并在美国成功主持多项国家矿山局科研项目。1995年,南伊利诺依大学提出长期聘用,并许以研究室、科研启动资金等优越的科研、生活条件,当时张玉卓的妻子还在美国读书,当得知单位需要他时,他没有任何犹豫,毅然选择了回国,并为单位带来了自己省钱买下的先进科研设备和20000元人民币。

上述人民网报道称,张玉卓注重学术交流,先后发表论文近50篇,专著两部,译著一部;曾三次获得国家级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990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国家教委评为“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并获中国煤炭学会首届青年科技奖;1992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被授予孙越崎科技基金“青年科技奖”,同年被评为“中央国家机关优秀青年”。此外,张玉卓还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全国五一劳动模范等荣誉。

另据其母校山东科技大学官网消息,2016年2月,张玉卓因煤炭的发展与应用,及领导清洁煤炭工业而当选为美国工程院外籍院士。

中国还离不开煤:推动神华及中国煤制油快速发展

从资源禀赋来看,中国“富煤、贫油、少气”。中国还离不开煤,这是张玉卓在公共场合多次表达的观点。煤炭在中国的主体能源地位相当长时期内难以改变,但粗放式开发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因此,要变革煤炭开发利用方式,推动煤炭由“黑”变“绿”。张玉卓在神华集团履职的15年,推动了神华及中国煤制油的快速发展。

所谓煤制油,就是用煤通过化学方法生产出汽油、柴油和其他化工产品。根据加工过程不同,煤制油分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两种技术。直接液化是在高温高压条件下,通过加氢将煤直接转化为液体燃料,再进行提质生产出洁净优质的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料;间接液化是将煤气化,再经催化合成转化为汽、柴油。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1993年成为石油净进口国后,原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对能源安全造成了很大威胁。在此情形下,彼时的中国领导人开始重视煤制油研究。到了1990年代中期,煤制油研究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张玉卓所领导的神华煤制油公司(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的前身)则堪称煤制油的“国家队”。

彼时,成立于1995年的神华集团正积极参与到国家层面煤制油项目的筹备中。据《商务周刊》报道,1998年,国务院将大约110亿元的煤代油基金划拨给神华集团,这表明,国家将实施煤制油战略的主要任务交给了神华。

2001年,神华集团对外招贤纳士,其中一个高管岗位是主管煤制油工程技术的副总经理。据媒体报道,当时在煤科院担任院长、又一心想当科学家的张玉卓并未考虑此事。但在一个看似“偶然”的安排下,在国外做过多年煤制油研究的张玉卓被神华集团前任董事长叶青纳入麾下。

张玉卓于2002年加盟神华集团后,全面负责神华集团的煤制油战略。其所领导的神华煤制油公司于2003年6月正式成立,注册资金20亿元。随后,张玉卓带领神华在该领域大展拳脚。

经过多年的发展,神华集团在煤制油化工领域已经形成完整体系,成为全球惟一同时掌握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和煤间接液化两种煤制油技术的公司。近十多年来,神华集团主要建成并运行了4个大型煤制油、煤化工示范工程:鄂尔多斯煤直接液化百万吨级示范工程、年产18万吨煤间接液化示范工程,年产聚乙烯、聚丙烯各30万吨的神华包头煤制烯烃示范工程和年产聚丙烯50万吨的神宁煤业集团煤基烯烃示范工程。2015年,神华生产各类油品化工品1047万吨。

虽然当前国际油价仍在55美元/桶左右徘徊,但随着作为国家战略储备的神华煤制油项目顺利投运,张玉卓似乎也已完成了他在神华集团的使命。

在今年3月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经济峰会”上,张玉卓表示,“神华集团作为全球第一大煤炭生产商,我们有信心在今后35年,能把煤炭使用到最清洁,最高效。”△

张玉卓(后排右三)在基层检查工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