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雪域高原写忠诚

——记新疆地矿局第二地质大队项目负责人何立东

2017-5-8 17:07:4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志廉

昆仑山气候恶劣,土地贫瘠,一些地方甚至被视为“生命禁区”。但就在这样的地方,有一群人几十年默默地奋斗在特殊的岗位上,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曲生命赞歌,让我们致敬地质队员!——题记

新疆地矿局第二地质大队项目负责人何立东自1996年参加工作至今,一直奋战在野外,与地质找矿结下了不解之缘。

何立东(左一)和队员们在达坂顶作短暂停留

伴河而行

2006年,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县西若地区1∶10万化探普查项目工作中,需要完成近千平方公里的水系沉积物测量和采样,而在叶尔羌河对岸近200平方公里的区域进行采样则成为项目组成员最头疼的地方。波涛汹涌的叶尔羌河是善变的,上午因太阳温度低,山谷尽头的冰山和积雪融化不了多少,所以水势平缓;而下午阳光照射的时间长,温度升高,水势就大了起来,有时会像匹脱缰的野马,奔腾咆哮。队员们上午能轻松过河,下午就不一定能返回来了。

常年在昆仑山工作的何立东很清楚这一点,他认为开展地质工作并不像登山运动员那样理直气壮地征服高山,而是要了解高山河流的脾气,要想完成河对面的地质工作就必须过河。经过集体讨论,项目组决定分两组,一组由何立东带队渡叶尔羌河水到对面开展工作,一组在营地附近,辐射周边开展地质工作。分工完毕后,何立东再三叮嘱大家早点休息,赶在第二天清晨洪峰未到来之前过河。

翌日,天蒙蒙亮,四周山野尽在暗夜的笼罩之下,唯有山峦的一条脊线透亮,高空悬着一轮明月,叶尔羌河水静如处子。何立东和7名队员背起先前准备好的行囊,带足了4天的口粮,准备在前一天踏勘好的安全河道借助雇佣的骆驼渡河。队员们脱掉衣服,挽起衬裤,骑上骆驼,紧紧抓住缰绳,驱使骆驼过河。走了将近20米时,骆驼快被淹没了,骑在骆驼上的队员们大半个身子都浸在冰冷的水中,冰块冰碴直往他们的腿肚子上撞,何立东大声呼喊着队员们无论如何也要抓紧缰绳。近60米宽的河,他们每走一步都异常艰难,整整泅渡了近20分钟,也是他们离死神最近的一次。上岸之后,8人被分成4个小组,圈定了7个化探综合异常,圆满完成了任务。

征战莫拉赫

昆仑山的河水是险恶的,而昆仑山的冰山艰险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在昆仑山开展地质工作,更加残酷。近5000米的海拔,稀薄的空气,整个昆仑山空旷得如一个黑洞,高速的气旋仿佛要把人的热情抽空榨尽。

2010年,何立东带领项目组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县赞坎-苏巴什一带进行1∶5万航磁异常查证,项目马尔洋区块近千公里。由于工作面积大,交通极其不便,只能利用骆驼或牦牛驮着行李到各处进行野外地质工作。异常查证项目线路除当地人走过之外,几乎无人涉足,资料更是少之又少。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开展地质工作,可谓困难重重。紧要关头之下,何立东决定成立快速查证小分队。快速查证小分队就如战争时期的尖刀班、敢死队,在条件艰苦、后勤保障跟不上的情况下完成工作,成员均由野外工作、生存经验丰富、吃苦耐劳的技术人员组成。快速查证小分队睡的是地铺,吃的是凉馍馍或馕就榨菜,喝的是白开水。

位于马尔洋乡东北部的莫拉赫被塔吉克人称作“多扎克”(意为地狱),鲜有人涉足,环境异常艰险。但在航飞图上显示异常很明显,2009年另一项目组在此折戟而返。

为了查证这个异常,何立东多次沿着山体周围踏勘,萧萧的冷风沿着山坡往上蹿,阴坡上的浮雪在风中似梨花般漫天飞舞,在阳光下闪亮成一段流彩。怎么才能翻越莫拉赫?只有把困难踩在脚下,把理想举过头顶的人,才有希望成功。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日的勘查,何立东发现在营地西北4公里的地方有一个稍缓的坡度,目测可以上去。晚上,何立东向队员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一片沉默,何立东耐心说教:“我们干地质是个‘良心活’,虽然没有人监督,但我们不能因为困难而放弃,错过找矿线索不说,项目任务都无法完成。”经过耐心的解释和讨论,最后决定由何立东和一名民族技术员进行踏勘。

旭日东升,金辉喷涌,巍峨的群山,从灰色的世界里解放出来。花岗岩体裸露出了褐色的山体,与白得剔透的冰雪相映成趣。何立东和队友在朝阳的映照下开始了最艰险的攀登,攀爬到一半的时候,天气突变,狠毒的风卷起岩缝间的细小沙粒,肆无忌惮地噼里啪啦打下来,半个小时前的褐色山体,转瞬间一片洁白,天昏地暗,风吼雪舞,仿佛置身于神鬼出入的幻境。转身往下看,扎在山谷中的两顶军绿色帐篷,在狂风暴雪中猛烈地摇晃着……一时间,两个人仿佛置身于一只航行在惊涛骇浪中的小船。他俩赶紧找了一个凹下去的沟槽躲在里面,狂风打着旋,气温急剧下降,两人系紧帽子扣紧衣服,缩着脖子闭着眼。强劲的风把雪粒打在冲锋衣上,噼噼啪啪直响,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卷着雪霰针一样直刺面颊。半个小时后,云团消散,雪后的天空,一碧如洗,显得特别晴朗;雪后的太阳,显得特别明亮;雪后的山野,显得更加洁净。何立东和同伴没有时间驻足观看美景,一前一后,沿着斜沟继续攀爬,一个个依附在峭壁岩缝的凹坑,崎岖陡峭,令人发怵。他俩越爬越陡,感觉像是在登天,爬几步,歇一歇,继续爬,终于爬到了山顶,两个人稍息片刻,开始了踏勘检查。不一会儿,他们就在背面不远处发现了规模较大的铁矿体露头,从此,莫拉赫铁矿在何立东的执着和不畏艰难的行动中展现在世人面前。

莫拉赫发现铁矿的消息传到了大队,全体职工欢欣鼓舞,大队要求项目组继续努力,辐射周边异常点。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该队根据发现的矿体申请了该地区的大调查项目、地勘基金项目、自筹资金项目,该地区铁矿找矿工作全面铺开。2010年~2013年,何立东带领项目组先后在该地区发现了喀来子重晶石/铁矿、喀来子铅锌矿、河克兰尔、其克尔克、叶东矿等铁矿床,为该队以后在莫拉赫地区开展铁、铜找矿打开了局面。

不忘初心

2014年,受经济新常态影响,新疆地矿局第二地质大队开始优化产业结构,加大了对铅、锌、铜、锰等价格相对平稳矿种的找矿力度。

何立东作为大队找矿骨干,被纳入到大队地质资料综合研究工作中,基于大队的探矿权,搜集整理西南天山、新藏公路沿线的铜、铅锌矿点,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寻找工作程度低、找矿突破大的靶区。2015年,经过综合研究,何立东向大队建议新疆叶城县麻扎达拉一带铜银多金属矿调查评价、新疆阿克陶县石英岩调查评价项目以及几个已知大型矿床外围具有较好的找矿前景。

2016年,何立东主持新疆叶城县棋盘一带铅锌矿调查评价、新疆阿克陶县塔木外围铅锌矿调查评价两个项目,他带领技术人员顶着冰雪赴野外踏勘,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出发,晚上披着星星才返回,中午就着矿泉水凑合吃点馒头和咸菜。工作中,他一边忙着观察地质现象,做好记录;一边不停地向年轻的队员们讲解地质现象,促使他们尽快成长;晚上,他还要精心汇总当天各专业组的填图资料,检查野外记录,安排第二天的工作,并逐一交代队员们在填图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地质现象以及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项目组人员在他的感悟下,齐心协力,奋勇拼搏,最终发现了规模较大的尤仑踏卡铜多金属矿以及塔木南铅锌矿、卡拉巴西铜铅等矿点及找矿线索,为单位次年立项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20年的地质生涯中,何立东先后在新疆喀什、克州、和田地区等主要成矿带上参加和主持了25个地质矿产勘查及矿产评价项目的工作,并编写了项目立项建议书、项目招标书、设计书和地质报告28份,其中有4份获得“良级”评定,9份获得“优级”评定;发表成果论文十多篇,其中有两篇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并多次获得大队科技成果奖、找矿个人二等功、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何立东那种吃苦耐劳、不畏艰辛的务实精神,彰显出了新一代地质人敢想敢做、奋勇拼搏的独特风采。□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