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信仰的力量

——记贵州省地矿局测绘院徐效质二三事

2017-7-24 16:56:0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韦汉华

“人活在世上,要有信仰,要有精神支柱,我的信仰就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我的精神支柱就是要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一位离休老干部的追求和信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为党和人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他一生最大的心愿。这位63岁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人,就是贵州省地矿局测绘院离休老干部徐效质。

1931年,徐老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18岁光荣参军,第二年便入了团,在部队期间他苦练杀敌本领,先后荣立两次三等功;复员转业到地方工作,在地质队一待就是60余载。徐老戎马一生,最大的信仰是共产主义,离休后一直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并光荣加入党组织。这位党龄并不算太长的耄耋老人,离休后十分关心单位的改革和发展,用手中的笔宣传地质测绘工作,奉献自己的余热。

2017年5月19日,一向省吃俭用的86岁高龄的徐老,在老伴的陪同下,向党组织上交了一万元的特殊党费。他的这一举动,在平静的测绘大院引起了极大反响。有人说,交特殊党费,是为了出风头;有人说,这是老党员的精神境界,为年轻党员树立了榜样。老人却说:“党章上写清楚的,必须按期缴纳党费,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献出生命的。我如今的幸福生活都是党和政府给的,多交这点钱算什么?”

曲曲折折入党路

1949年5月21日,徐效质参军了,被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第三师九团二营六连,从此开始了军营生涯。

在1949年底~1952年底这一段战争岁月里,他跟随部队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了几年。在感受着炮弹在耳边飞响的同时,他不忘丰富自己的精神食粮,积极递交了入团志愿书,并在组织的关怀下,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1952年底,西北第一军接到抗美援朝的命令,他又随部队从兰州坐着火车入朝了。这一去,又是4年。入朝后不久,他就又一次要求自己,写下了人生里的第一次入党申请书,但却因为战争不断,他一年待一个地方,辗转侦察连、警侦连,后又到炮兵营,因此始终未能如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6年,徐效质从部队复员转业来到了地质队。由于他的家庭出生是中农,在那样的年代被定义为成分不好,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入党的念头。

1993年,在徐老离休10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报刊上看到一位古稀老人,因为成分问题而一直无法入党,最后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在80岁时入了党。看到这样的消息,他很受鼓舞。于是,他再一次戴起老花镜,一笔一划地写下了整整38页的入党申请书,他心怀忐忑地等待党组织的再次考验。接到入党申请后,离退休党支部专门为他的入党召开支部会议,全体党员同志举手表决一致同意,并报测绘院党委,很快得到了批复。这一次,他终于圆了50多年的梦——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当听到宣布他成为党员的那一刻,他百感交集,竟然笑得像个孩子。“入党是一个追求,是一个信仰,不分先后嘛!虽然我争取了那么多年才能入党,但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党对我的磨砺和考验。”老人如是说。

我们眼里最普通的“他”

徐老的家不大,只有60多平方米,离广场很近,每天都播放着嘈杂的音乐,但徐老却从不受干扰,他在那一亩三分地里静静地读书、看报。更难能可贵的是,80多岁高龄的他仍然坚持写诗。他写的诗歌,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字字句句都饱含对党、国家、单位的热爱之情。

在同事的眼里,徐老似乎有些抠门,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套衣服穿了多年也舍不得买新的,和老伴独自住在单位修建的老房子里,房子虽旧,但却收拾得井井有条。

在儿子徐东的眼里,父亲一辈子没给家人带来过什么实惠,即便到了今天,日子好过了,他也从来没想过给两个儿子留什么财产。徐东说父亲不仅严格要求自己,对妻子儿孙要求更是近乎严苛。有一年单位改革,要求把家属户口从城市迁回农村,许多人都光打雷不下雨、耍滑头,人回去了户口不迁。但徐老不这样做,他在没有经过老伴的同意下,就把一家人的户口迁回了农村,害得老伴和大儿子徐明的工作和生活都因为这件事而一辈子受到了影响。徐东说:“虽然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财产,但是他已经把最好的品格和家风传给了我们,让我们一代更比一代强,这就是人生里最大的财富了!”

交“特殊党费”不特殊

说起一万元的特殊党费,徐老说他并不是为出风头。2016年,单位在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期间,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清缴党费,在收到院党委通知说要补缴党费通知后,徐老当时就坚定地说:“按期缴纳党费是党员的义务!党章上有明确规定,党员必须按期如数缴纳党费,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应当为党献出生命!”对于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1万元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由于老伴没有工作,就靠徐老那点退休金过日子捉襟见肘。但一说起补缴党费,老伴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满脸慈祥。她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支持他交特殊党费。”正如徐老的诗里写的那样:“多交点特殊党费算什么,入党誓言早有承诺。没有共产党哪有今天?忆苦思甜是首难忘的歌。”是的,他在千万的党员中没有一丁点儿特殊,他只是做到了一名普通党员的承诺。

徐老说:“这些年我也熬过来了,年轻时所受过的苦都不算什么,也不能怪谁,是大势所趋。现在,我们的晚年生活幸福,还得到国家这么优厚的待遇,我感到很高兴!虽然受苦了,曲折了,但是今天的生活也好了,最值得欣慰的是孩子们的品性很好,一代比一代强,我很满意!”□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