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石旮旯里“变”出新风景

——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预警预报科长、高级工程师尹努寻驻大河镇扶贫侧记

2017-8-21 16:11:12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欧德琳 张 兴

从焐热的贵阳,到凉爽的六盘水,人的神情为之一变。我们都想乘兴赶到目的地——钟山区大河镇。

可去的路却有些不易。

8月10日下午,我们坐的车,好长时间都在一条正在拓宽施工中的公路上来回颠簸。这路,将被打造成六车道城市型道路,而且年底便要完工。一路坑坑洼洼,两旁地貌地标生变,曾经来过的杨师傅有些晕头转向。车快开到汪家寨地界,才被电话指引着要往回赶。路途的不顺,倒让我“顺便”产生了想法:这不平常的路,笃定藏着不平常的看点。

果然,到了大河镇,镇党委副书记、大箐村“第一书记”尹努寻,话没跟我说上两句,就提议:“走,带你们去看个好风景!”

车停了。眼前猛地一亮:山岭间起起伏伏泼撒着一簇簇、一点点、一排排造型奇特的建筑,青色石块勾砌出欧洲古堡式的外墙,却又盖着中国式的青瓦大房顶。再往里面走,曲径弯弯,一些花开谢了,一些花正赶着绽放。一拨拨游人擦身而过,那口音也是天南地北:广东、广西、四川、重庆、山东、浙江、福建……尹努寻说,这里是“无中生有”创建起的“大河堡花园景区”。时下已是一房难求,有些外省客人把预订明年客房的款都提前交了。

尹努寻是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的预警预报科长、高级工程师,一年多以前,被派驻到大河镇大箐村驻村任第一支书,两个月后,当选大河镇党委副书记。

“大河镇大箐村原本对我来说就不陌生。”尹努寻说。来此驻村之前,作为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的一名专门从事地质灾害防灾减灾工作的技术人员,先后3次到该村开展过地质灾害调查相关工作,了解该村地质环境脆弱、山高坡陡、地形切割深,且位于国有大煤矿矿界及其采空区范围内,地质灾害发育程度高。驻村后,尹努寻通过实地调查和与村民沟通交流掌握:村所辖12平方公里范围内发育有4个地质灾害隐患点,每个地质灾害隐患点均威胁100人以上村民生命财产安全。怎么办?他感到了肩上的责任,并暗下决心,要利用专业特长,发挥单位优势,尽力做好防灾减灾工作,在保民生的同时助推精准扶贫。

那是2016年的暮春时节,驻村第一天,尹努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村办公楼狭小、破败,雨水渗漏,墙体开裂变形较严重……这样的环境,对办公及办事人员的安全构成了威胁。村支两委早就想异地搬迁重建办公楼,但有困难。尹努寻立即电话向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党委书记、院长吕刚请示,吕刚当即表示愿意出资并委托地矿基础公司为拟新建办公楼进行岩土工程勘察工作。8月,《大箐村便民服务中心建设项目岩土工程勘察报告》正式提交。新的村办公楼开建在即。

那天,三组村民赵全齐给尹努寻打去了一个电话。因为他觉得这个难题只有新来的第一书记可以破解。原来他在进行异地搬迁安置房修建时,地基基槽开挖过程中遇到了溶洞,不知道这溶洞究竟有多深?也不知这地基究竟该如何处理?尹努寻挂断电话后,立即赶到现场查看,发现的确存在溶洞,但溶洞的大小及分布范围通过肉眼观察并不清楚。尹努寻现场了解到,此处是村三组赵家寨采空区塌陷和高家寨采空区塌陷2个地质灾害隐患点,68户村民因受其威胁,政府对他们实现了异地搬迁安置。当下之急是尽快查清溶洞大小及分布范围。处紧急而不惊,尹努寻立即请示院长吕刚。吕刚既是院行政领导,又是地质环境方面的专家,他一方面叫村民暂停施工,一方面联系物探队伍。次日,物探组带着专业设备赶到现场,通过勘测,迅速查清了该溶洞的大小和分布范围,尹努寻根据勘测结果从专业技术上现场指导,解决了溶洞的处理工作,既避免了项目的重复建设,又有效保障了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村六组老屋基又出问题了,出现崩塌等地质灾害,直接威胁34户121人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人命关天,不可懈怠,必须进行紧急专项治理。尹努寻的求助电话又打到了吕刚的手机上,并在微信上附图。吕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赶赴村六组,查看灾情,思索对策,发现老屋基稳定性较差,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他利用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属于省国土资源厅与省地矿局共管的公益性事业单位的特殊身份,向省国土资源厅相关部门积极争取的基础上,并与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钟山区分局密切配合,终于将该村六组老屋基崩塌纳入了2016年度地质灾害治理行动项目,贵州省财政厅联合贵州省国土资源厅下文批复下达了该项目的补助资金,治理最终预算总投入资金507万元,其中省级补助专项资金254万元。目前,该项目正在顺利施工中。尹努寻多次到现场实地查看、监测,确保项目顺利实施,确保通过防灾减灾达到保障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目的。

许是同地质有缘,对石头就显得情有独钟。尹努寻说,眼前这片土地,原来是严重的石漠化地区,老百姓种啥收不了啥,算得上典型的“鸡肋”。镇里明确“农旅一体化”的发展思路,“资源变资本、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理念又为资源整合重组创造了条件。只用了一两年的时间,这片石旮旯地就实现了精彩“变脸”。“过去农民看着石头烦,现在是望着石头乐,石头派上了大用场。你看,景区房屋都是就地取材变废为宝,用本地石头修的。过去为种庄稼揪心的农民,土地流转入股,还能被安排在景区里工作。这样的变化,真是一个地一个天!”

登上大河堡花园景区制高点,山下的公路沿着以勒河缓缓地绕了一个“S”型弯,弯道两边是两大片颜色各异的民居:一片是蓝色基调里簇拥着一点红,一片是红色基调中跳出一缕蓝,欧陆风情的房舍间,又被花树点缀,有些像油画,有些像图画,让人连声称赞。尹努寻对此有自己的解读:这像极了中国传统的太极图案。一时间就给了我启示:是啊,太极不就是讲个无穷变幻吗?从大河堡看大河镇,中间的变化,一定可圈可点。

大河镇有41000多人,除去16000多工矿城镇户口外,2万多农民除少数在当地小煤窑打工,大多数靠种植传统产业为生,经年累月,没少往脚下的土地使力,可土地却没让他们遂了把日子过好些的心愿。石漠化、荒漠化、煤矿采空区、地质灾害频发区,一个个难题,横在大河镇发展的路上。穷则思变,“三变”为大河镇的“变”吹来阵阵春风,“农旅一体化”发展,则为大河镇的“变”点明了方向。

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大河人把石漠化区整体改造成了“大河堡花园景区”并售门票;把周家寨原来的“四荒地”,建成了国学馆及传统文化旅游街;把原来的小水塘,建成了水源地与喷泉景点,等等。通过生态移民,他们将农民整体搬迁到新建的“瑞士小镇”,成了一道异国风景线,家家都搞起了农家旅馆;农民到公司就地当保洁员、保安、观光车驾驶员等。

8月11日,尹努寻要忙着开几个会。大河镇党委副书记、组织委员何雁又接着给我们当上了“导游”。

何雁是个泼辣的乡镇女干部,说话快人快语。

“世界上没什么不能变的事,关键是想清怎么变的道理,找准实现变的途径。”

何雁认为,大河镇的变有它的先决条件:气候凉爽、离市区近、干部群众思变的愿望都很强烈。尤其是“三变”对生产力的大调整,反过来会促进生产方式的大变革。大河镇的“变”又有它的独特优势:2014年以来,镇上就有计划地发展起4万多亩花卉、果蔬种植,农旅一体化先就有了平台。这几年,基础设施建设抓得紧,通村路、通组路、串户路、机耕道、自来水、农电技改、宽带到村到组的覆盖率都达到100%,公厕、路灯覆盖率也达到90%以上。

农舍改造快速推进。关闭了两个国有煤矿,集中整治由挖煤造成的污染与塌陷等问题。过去贫穷的农业小镇、煤炭资源型小镇,变成今天的全域旅游小镇,就有些水到渠成的意味。

当然,真要水到渠成,还离不开人的努力。

在大地村,路边一字儿排开欧式造型、色调明快的三层农舍。何雁介绍,这是镇上创造性发挥政策效应的产物。农民易地扶贫搬迁,镇里协调旅游文化公司建成别墅型开发住宅:一楼归农户自住,二、三楼则打造成农舍旅馆,由公司经营,农户可就“楼”就业,依“房”就业,上楼就当上服务员,参加分红。何雁和开完会后赶来的尹努寻,随意找了家农舍,让我们进去看看。

大地村村民李勇,是肺病患者。妻子几年前严重摔伤,至今肩部还上着钢板。由于缺乏劳力,他们没有像其他人家参与楼上旅舍经营。但130多平方米的住处,也还布置得像模像样。电视、冰箱、布艺沙发、欧式家具,清洁卫生的厨房、厕所,看上去与城里中等人家没多少差异,房屋条件可能还更好些。李勇说,现在政策好了,前头看得到路,等把身体养好了,还得在增加收入上使把力。

大箐村村民文艳有事外出,在贵阳读大专放假回家的女儿苏倩倩,领我们上楼去看了农舍旅馆:六七张双人床,几间套房,干净温馨;卫生设备、起居室客厅收拾得井井有条。苏倩倩说,旺季时有客人住上一个月还不想走的。苏倩倩在贵阳职业技术学院读书,选学的是药学专业,她深深感受到了“变”带来的好处,学好药学对建设美丽家乡肯定是可以派上用场的。她说,去年,她生了一场大病,有赖于新农合报销和村里资助,一万多元的医药费,自己只承担了十分之一。临别,尹努寻嘱咐她,养好身体,学好专业,将来回大河镇大有作为。

原来,大河镇为吸引人才做出承诺,凡毕业后暂时没找到工作的,欢迎来大河镇实习,月工资不低于1800元,以后去留自便。大河镇的决策者们是明白人,大河镇的未来是开放共享的,人才是大河永续发达的根本。

尹努寻说,老百姓普遍认可大河镇的“变”,因为他们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大河镇7个村,3个是省级一类贫困村,4个是省级二类贫困村。大河镇原本没有任何旅游资源,有的只是石漠化与煤矿采空区。但是,一切皆有可能,从无到有就不是奇迹。尹努寻说,现全域旅游化、农旅一体化后,各村成立了集体合作社,土地交由旅游文化公司经营,农民入股,还可以在公司打工,一份土地挣两份钱。不但农民腰包鼓了,村级集体经济力量也壮大起来,集体经济500万元以上,3个村超过千万元。有了这笔钱,反过来又能为村民办不少实事。

如今,所有村都实施对大学生补助方案。村里孩子考上大学,分级分类可以得到补助奖励。实在交不起学费的,便通过一事一议,由村里全额包交。这样一来,既让培养子女多上学、多受教育的风气日炽,又避免了因孩子读书造成返贫现象。

怎样落实医疗公平,不让村民因病返贫?各村也把钱花在刀刃上。统一出钱为村民购买医疗保险,健全村级卫生室,村医接到电话就上门服务,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镇不再是一句口号。8月10日,张老师在大地村走访不慎摔伤,本村卫生室两位医生因事外出,尹努寻打电话从邻村叫来村医现场处理。村医开着小车,提着药箱赶来,这样的情景在过去农村里是难以想像的。

第二天,我们去周家寨走访,又碰上这位村医,他正行色匆匆,要赶到村民家去疗病。他说:“我忙一点,村民的医疗公平就多得一点。”2016年以来,大河镇再没有出现过因病返贫的个例。

大河镇变得有希望了,外出打工的农民算过账后,纷纷回乡就业。尹努寻说了一个数据,他认为数据反映出一个大趋势:全镇留守儿童最多时达560多人,现在只有61人,且没有一个空巢老人。

“你越让农民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们就越相信共产党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跟党走、信政府,那就是从心窝子里蹦出来的实话!”

尹努寻、何雁领我们见了一类贫困村周家寨村村支书陈熹、村委会主任施辉林。

陈熹是个致富带头人,搞种植一年毛收入80多万元。他说,村里选他当支书自己也很意外,可越干越上劲,把种植基地转包给别人,家住村里一周却有四五天要睡在村办公室。“骑在虎背上,能上不能下。看到我们能带着村里家家户户找准永远过好日子的路,自己多累点、钱少挣点,那叫真高兴。现在,谁让我不当这个支书,我还真要和他过不去!”

在实干中找到好的领头人,是大河镇“变”的产物,找出来的好带头人,又推动着继续“变”的进程。

领头人怎么干?领头人干了什么?何雁一再要尹努寻讲讲自己的故事,尹努寻不愿多说,何雁便简略地做了一个梳理:

开启村企联建。围绕“把致富能手培养成党员,把党员培养成致富能手,把党员致富能手培养成村干部”的思路,将能人召唤、聚集、团结在党旗下。村支部与村辖范围内的恩华酒厂、钟海科技园区2家企业、大箐村翔发种养殖合作社实现了基层组织村企联建模式,支部党员到企业、到合作社任职从事管理和技术工作。2016年,合作社实现了30万元的分红,村民也得到了实惠。

壮大集体经济。引导村干部发挥其作为村集体经济入股镇集体公司——大河镇阔盛建筑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的作用,达到入股就有分红的效果。2016年,村集体经济入股镇阔盛分红110万元,村集体经济积累了近400万元。有了集体经济,就有了奖励机制,也推进了村干部职业化。大箐村将集体经济的5%用于村“两委”干部奖励,使支书主任月薪达到了5000元,副职及委员达到3600元以上,解决了农村“有钱办事和有人办事”的问题;他们还将集体经济30%用于村公益事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如为全村近4000人购买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为全村考上大专以上学生进行奖励,对贫困家庭去世老人进行丧葬补助等等,提高了群众的幸福指数。

利用专业优势,多方协调力量,已经打出和正在打两口地热井,使大河堡景区“恩华温泉酒庄”立之有据。

协调周家寨温泉小镇建设,项目正在施工中。这个一类贫困村,随着国学馆等项目的修建,仅仅用了一年多时间,不仅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而且已经基本达到小康水平。

协调77户人家搬迁出地质灾害区,新建改善民居、兴办旅游功能兼具的农旅小区。

地灾旮旯里“变”出了新风景。2018年,大河镇将率先实现全面小康。眼下,到大河镇来考察与观光的人络绎不绝,不仅有省内省外的,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等外国团队。

于是,尹努寻上了六盘水电视与其他媒体,成为了贵州省地矿局劳动模范,走上了道德讲堂……

据悉,贵州省地矿局在六盘水市钟山区派驻了16个“第一书记”,16个村发生了巨变。他们与当地干部群众融合成一体,既领头,又实干,“变”的文章,大河镇仅仅是其中一篇哩。□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