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无悔追梦人

——记江西省地矿局江地集团海外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李建儒

2017-10-16 16:04:3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慧春

他,中等个头,一张被非洲强烈紫外线晒得黝黑方正的脸上透着一种刚毅;他,一头浓密的黑发透出一股倔强,一口东北口音时不时夹杂着流利但并不标准的斯瓦西俚语,笑起来显出一脸的敦厚。他就是江西省地矿局江地集团海外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一带一路”坦桑尼亚75公路项目经理李建儒,曾连续多年被评为公司“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

天道酬勤,从技术员到项目经理

2001年,李建儒从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公路与城市道路工程专业毕业进入江地集团工作,先后参与了钱江六桥和义乌江大桥的建设施工工作。2002年9月,年仅23岁的他作为公司第一批“走出去”人员被选拔到坦桑尼亚108项目,成为一名道路施工专业技术员。

这是江地集团第一个“借船出海”与中地公司合作的“走出去”项目,他们承担其中72公里公路的施工,李建儒主要负责土方及基层工作。

初到坦桑尼亚,陌生的环境,饮食的不习惯,通信网络的不健全,加上语言不通,李建儒感到极不适应。但是作为一个地质人,他又必须要勇敢面对。为了过好语言关,他主动与当地工人交流,并随身携带着电子字典,不懂的地方就查或用笔记下来,回去后反复练习。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与当地黑人工友能简单进行交流了。

施工中,因人手紧张,他不仅要负责工程的水稳作业,还要兼修理工一职。水稳作业需要大量的水车资源,由于非洲天气干燥,当地水资源极度缺乏。为了节约用水量,减少水车设备投入,他们利用早晚温差大这一特性,晚上进行洒水焖料,大大节约了成本。同时,由于水稳工艺需要连续,为了提高生产效率,用一套设备干出两套设备的工作量,他每天早上五点半出门,下午两三点才吃中饭,八九点吃晚饭。工人被他的精神所感染,也从不叫苦,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从早上五点一直干到下午三点,没有一个人喊饿的。

因长期在强烈的紫外线下工作,他的嘴唇一直蜕皮红肿,队友文虎喜常笑话他每天“挂香肠”上班,而文虎喜自己的头皮也因紫外线的照射肿得有半寸厚,用手一按一个坑。2005年5月底,项目全线主路贯通,历时33个月,他才第一次回家探亲休假。

参与了108项目施工后,他又相继被派往120、105公路项目从事道路现场施工、生产调度和水稳场拌机的安装调试等工作。同事开玩笑地说:“他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2009年10月,江地集团通过自主商务首次在坦桑尼亚中标75公路项目。作为海外公司第一个自营项目,班子的组建自然是优中选优,李建儒成为主要骨干力量被派往75公路项目担任道路队负责人。项目经理陈向华严格管理,要求员工对外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项目部经常组织技术人员召开座谈会分享工作心得,学习技术规范,由李建儒等几名老技术人员对技术规范进行讲解,项目前期工程进展很顺利。

但由于坦桑政府项目资金支付不及时,75项目断断续续做了8年。2012年初,项目经理陈向华调往达市主持工作,由李建儒代理75项目负责。

他每天奔波在工地,抓质量、促进度,从一个作业队到另一个作业队,每天巡视一趟来回就要近5个小时车程,非常辛苦。有时看到现场工人操作方法有误,他亲自给工人示范,直到教会他们为止。有的队友病了无法上岗,他便自己顶上去,经常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他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极大地鼓舞了现场的施工人员,大家干劲冲天,拧成一根绳,苦干在一线。

有一次,在奔波了几天几夜之后,他实然晕倒在施工现场,经检查,高压竟达到了190。他说,怪不得自己有时会感到头晕,不过习惯了也就好了。

正是凭着这样一股子实干劲,他赢得了单位领导和员工们的信任。2012年10月,他被任命为海外公司总工程师兼75项目经理。这一年他33岁,他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务实创新,俯首甘为儒子牛

他在日记本上写到:“人必须要有自己的信仰,我的信仰就是甘为‘孺子牛’,为工程建设忍辱负重,辛勤耕耘,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因海外公司的管理体制,项目经理没有人事权和分配权,所能做的就是带领大家保证整个项目的质量、安全万无一失,既要控制成本、加快进度、增加效益,同时还要协调好与业主、监理之间的关系,所以他只有事事冲在前头,以自己的实干精神和人格魅力影响着周边的人跟着自己一起干。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多次充当“救火队员”。在其他项目出现问题时,他从来都是二话不说立刻出发,解决完之后又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105项目、75项目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为加快项目进度,树立对外形象,江西省地质工会决定在75项目开展“一带一路”劳动竞赛活动。为此,李健儒精心设计竞赛施工方案,合理调配人员和设备,充分发挥每台设备的最大使用效率。

在75项目7公里挖方施工中,遭遇地下水,监理方提出两侧盲沟降水处理,但效果并不理想。他观察地形后,提出在路床内每隔12.5米增设一道“人”字形排水盲沟,并连通至两侧盲沟辅助排水,监理采纳了他的意见,为施工赢得了时间,增加了效益。仅此一项,他们就创利近4万元。

75项目原本有3层水稳设计,含两层各12.5厘米的底基层(CM、C1)及一层基层(C2)施工。水稳施工需要大量的水车资源,养护成本也较高。根据对坦桑技术规范的理解,他提议将两层底基层(CM、C1)合并为一层施工,按较高标准的C1标准执行,这样既能提高强度,降低后续的维修成本,又能加快进度。经过试验论证,方案最终得到了监理和业主的同意,使原本每天施工600米~700米一层的进度,加快到两层每天施工折合成单层1000米~1200米的施工记录,为项目创利90余万元。同时,施工队还创下了日完成底基层水稳(CM+C1)1.1公里的新纪录,使75项目主体工程提前40天完工。为此,江西省地质工会还专门为他们颁发了劳动竞赛奖励金。

在项目施工中,为抓质量,抢进度,保证按时通车,他经常闻鸡起舞,顶着烈日干活,没有休息日,哪里工作最苦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为控制成本核算,每天早上他第一个站在加油机旁边,详细地查看油耗,计算产量与油耗的比例关系,发现问题及时指正。为保证项目按计划实施,他经常奔波于施工现场,及时掌握施工动态,发现工程质量问题及时处理,毫不留情。

工地每月给黑人工友们发完工资的第二天是惟一的休息日,大家都出去“潇洒”了,惟独他在工地巡视,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为了激发员工们的工作热情,他每月牵头组织目标考核,奖优罚劣,有力地保证了工程建设高标准、高质量按期完工。就连当地业主和监理也对他竖指称赞:“这个项目经理是NO.1。”

赤子之心,青春无悔写人生

据介绍,该公司第一批去坦桑尼亚工作的人员现已大部分回国,只有他还坚守在一线,把自己的一片深情倾注于“一带一路”中非筑路事业。

作为丈夫,他愧对妻子;作为父亲,他愧对孩子。妻子是一次在回辽宁老家探亲时经人介绍认识的,随后利用休假探亲时间把婚结了,没来得及陪妻子度蜜月,就匆匆赶往坦桑工地。直到孩子出生,他也因工作忙没能在妻子身边陪伴。

妻子原是营口港务局的一名中层干部,每天工作很忙,除了要照顾年幼的孩子,还要照顾年迈的公婆。为了让他安心工作,妻子干脆办了停薪留职,南下南昌买了一套小居室,专职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

在非洲得疟疾就像在国内得感冒一样普遍,一些体质好的,扛个一两天就过去了,而严重的就会反反复复持续一周以上。更有甚者,一个月得病数次,身心俱疲。初到坦桑尼亚,他也不可避免地染上了疟疾,发烧一度高达42摄氏度,浑身疼痛,仿佛进了一趟鬼门关,病一好,他又马上投入到工作。记得有一次,他患上了疟疾,非常严重,挂了两天两夜盐水,到了第三天刚有所好转时,他便拔下了针头,第一件事情就是叫上司机去工地。他说,几天没去工地走走,心里痒。他常笑着对伙伴们说:“来了坦桑尼亚不得疟疾就等于没来过。”爽朗的笑声中透着乐观无畏。

李建儒从一个普通的施工员成长为一个优秀项目经理,他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和担当。□

李建儒与项目监理在75项目施工现场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