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4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奋斗没有终点,我永远在路上”

——记“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中国矿业大学张东升教授

2018-4-3 9:09:3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 秀

从1500米深的地下到4000米高的阿勒泰山南麓,从渤海之滨到西北边陲,从北方的荒漠化地貌到云贵高原的喀斯特地貌,从分层炮采的万吨级矿井到大采高智能综采的千万吨级矿井,从0.8米厚的刨煤机综采工作面到50米巨厚综放工作面,从不到40米长的短壁工作面到300余米的超长工作面……作为采矿人,中国矿业大学张东升教授亲历了中国采煤技术的现代化历程,见证了中国煤炭行业的跨越式发展。

30年来,张东升从一名懵懂的大学生,成长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中组部“第七批优秀援疆干部人才”、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科技领军人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层次人才和“优秀支教教师”、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等。他还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7项、二等奖8项,发表论文95篇(SCI/EI收录54篇),出版专著6部,获国内外发明专利授权20余项。

定力:瞄准前沿,打造团队

“从事采矿业,必须要到一线做科学研究。而科研如果没有团队,将一事无成。”张东升教授说,“建设团队是我任职以来最为看重的事。”

本世纪初,随着我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西部脆弱的生态环境与煤炭大规模开采间的矛盾亟待解决。在钱鸣高院士“绿色开采”理念的指导下,一直研究矿山岩层控制的张东升于2003年组建了一支以采矿工程学科成员为主的西部煤炭保水开采研究团队。

该团队主要进行采动岩层移动与控制、保水开采理论与技术、科学开采规模决策方法、氡气地表探测等研究,揭示了浅埋煤层采动覆岩/体活动规律并提出相应的控制方法,开发出浅埋保水开采技术及其适用条件分类体系,建立了矿区及矿井合理生产规模的确定理论与方法,构建出基于地表氡气探测的“三位一体”覆岩活动探测体系,并于2016年获批江苏省高校科技创新团队。目前,该团队又相继吸纳了地质工程、工程力学、环境工程等学科的研究骨干,已在保水开采领域具有重要的国际影响力。

2005年至2012年,该团队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江苏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内蒙古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教育部科学技术一等奖、中国煤炭工业科技一等奖2项等。在荣誉面前,张东升很淡然,他说:“做科研只要瞄准了方向,保持定力,长期坚守,就一定能有回报。”

不仅如此,凭着对国家与行业发展需求的高度把握和研究方向的长期坚守,张东升团队于2014年3月申报了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计划”项目。2015年3月,张东升作为首席科学家,中国矿业大学作为第一承担单位,联合西安科技大学、新疆大学申报的“我国西北煤炭开采中的水资源保护基础理论研究”项目正式获批。得知这个结果,张东升感慨地说:“贵在坚持!做应用基础研究,既要登高望远,更要脚踏实地,保持一份定力。”

在团队建设过程中,最让张东升感到自豪的是他的3名年轻弟子先后破格晋升为教授。他说:“他们的辛勤付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真心感谢他们的相伴和支持。”

重本:倾心育人,诠释担当

张东升说,中国矿业大学的采矿人有一种旁人难以体会的情怀,这种情怀促使他们对煤炭高等教育和煤炭科研充满责任感和使命感。

至今他还记得读研期间,在兖州矿务局鲍店煤矿做现场工业性试验,煤矿工人淳朴的情怀感染了他,“矿工特别真诚、朴实和厚道,早期的采煤工作面环境还比较恶劣,他们带着煎饼、咸鸭蛋,在井下一干就是十来个小时。”投身采矿学科、以个人所学服务采矿这一行业的责任感从此成为了张东升的追求。

采矿男儿历来都有种不服输的劲儿。“我是老师,我就要把学生培育好,不能误人一生。”严谨的学术态度、幽默的讲课风格,使得张东升在学生中拥有很高的认可度。凭着对教育事业几十年如一日的热爱,张东升如今依然主动担任本科生导师,积极给本科生上课,每年完成200多学时的教学工作量。他指导的学生先后获“江苏省毕业设计优秀团队”2次、“全国大学生节能减排作品”三等奖1项、全国采矿作品大赛6项。他带头探索教学方法改革,试行基于OBE的“一制六化”教学新方法,得到学生的一致好评。学生赵强说:“‘一制六化’让我们有机会接触了世界一流矿井的先进开采技术,领略了杰出校友的风采,坚定了我们的专业信心。”近10年来,张东升主持省部级以上教改项目5项,发表教学论文22篇,出版教材3部,获江苏省教学成果二等奖2项、校级教学成果一等奖4项。

回首20余年的工作经历,有些经历仍记忆犹新,比如工作时原则性太强一时不被理解、带着学生出差路遇抢劫、偏远地区遭遇车祸……但在张东升那里已幽默地化为笑谈。

蝶变:胸怀大爱,真情援疆

2011年8月,张东升作为中组部第七批援疆干部和教育部“对口支疆”老师,担任新疆大学地质与矿业工程学院院长。他快速转换角色,积极工作,克服家庭连续重大变故等困难,使学院的行政管理、专业建设、人才培养和学科发展都有了实质性的内涵提升。2014年8月1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第七批中央和国家机关、中央企业援疆工作总结表彰大会,张东升被评为优秀援疆干部人才。

张东升说:“新疆是我国第十四个大型煤炭基地,一方面矿大必须要了解这一个煤矿基地、发出矿大的声音;另一方面,我到新疆大学,最大的任务就是建设好采矿专业。因为尽管新疆矿产资源丰富,但专业人才非常稀缺。”

要建设好采矿专业,必须有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光靠引进还不够,必须自己培养。”张东升说。通过协商,目前新疆大学每年可派2至3名青年教师到中国矿业大学和中南大学攻读博士。他还主动承担了“采矿学”、“矿业环境与安全工程”的主干课,年轻教师跟着他一节课一节课地听课、学习。他还组织开展各类教学竞赛,培养和选拔青年教师。

“青年教师必须做科研,不做科研就是自毁前程!”张东升带着年轻的教师跑现场,手把手地教他们写项目申请书,还为每位从事科研活动的青年教师争取到了一定的启动资金。新疆大学刘洪林老师说:“张老师全身心地扑在学院建设和学科专业建设上。他给本科生上课,带着我们下井‘干活’,每件事都亲力亲为。”

援疆期间,张东升牵头成功申报了“地质与采矿工程”自治区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矿产资源生态环境保护性开采”自治区高校重点实验室、自治区“新疆矿产资源绿色开发与生态修复”协同创新中心,并配合学校冲刺国家级的协同创新中心和申报新疆大学首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同时,他还注重精品课程建设和教学改革,成功申报了校级精品课程一门,积极组织申报省部级科研项目近10项。2013年,新疆大学地质与矿业工程学院3项科研成果荣获自治区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各1项,实现了该学院历史上零的突破。

回顾援疆期间的经历,张东升总觉得亏欠家人太多。2011年国庆节,刚到新疆工作一个月的他,回老家看望父母。那时父亲已经生病卧床,一个月后的一天深夜,正在办公室撰写基金申报材料的张东升接到家人来电:“父亲走了。”那一刻,悲痛、自责、无助涌上心头。而随后的3年,爱人又被确诊患重病,内弟、岳母因重病相继去世。至亲病重却无法榻前尽孝,爱人患病却无法陪伴左右,孩子学习无法亲自指导,成为他心中最大的愧疚。

回望援疆岁月,张东升说得最多的是感恩。他说,是学校的信任、家人的支持、团队的合作,才让他在3年中施展才干,完成了援疆的初衷。“没有辜负组织的重托和母校的厚望,一生中有这样一段心无旁骛、专心干实事的3年,值了!”

“谈起煤炭开采技术,中国矿业大学当之无愧地走在国家甚至世界前列。但随着能源革命的不断深入推进,学科发展和保持全国第一的地位面临诸多严峻挑战。学科培养了我,我应该为一流学科建设再贡献一份力量。”张东升说。

虽已年过半百,但于张东升而言,知天命而更知生命之可贵,愈加奋发有为;知天命而更知任重道远,愈加策马加鞭。

如今,他和同事们一道,参与到矿业工程一流学科群的谋划和建设中。“我们必须在保持特色学科优势的基础上,谋划和协同新兴学科的发展。”

“采矿情怀心相随,勇于担当志不坠;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这正是张东升教授人生的写照。他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地与自己博弈,最终战胜自己的过程。“奋斗没有终点,我永远在路上。”□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