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用心耕耘 用情帮扶

——记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策武镇南坑村党支部书记沈腾香

2018-7-24 8:53: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董茂慧 吕洪荣

引 言

2017年10月18日上午9:00,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

当时在福建西部的长汀县策武镇,远近乡亲挤在一户普通的农家小院里,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看直播。镜头扫过代表席,“看,奶奶!奶奶!”小院激动的叫声与掌声响起。小孩兴奋地指着荧屏上的那位妇女,正是南坑村党支部书记沈腾香,她端坐在代表席第二方阵第一排。

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报告,作为党的十九大代表的沈腾香无比振奋。6月28日,在福建省龙岩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组织的主题党日活动上,沈腾香介绍说:“报告中提到,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因为我是水土流失治理的实践者、宣传者、执行者,更是受益者,感受非常深,句句入我的心。南坑村是策武镇最贫困的一个村,昔日的火焰山已经变成了今日的绿满山、花果山,成了金山银山,老百姓也从中得到了实惠。如今,南坑村已是‘长汀哪里甜,策武加河田’。”

盛夏六月,尽管酷暑难忍,但在南坑村银杏基地,记者感受到的可是最美的季节。山野一派翠绿,大片大片的银杏树结满了果实,药用百合花在微风吹拂下散发出阵阵清香。沿山盘旋而上,山顶有小亭,山下有溪有池,竹篱笆鹅卵石小径,好一幅“桃花源”的景象。

绿化荒山挖穷根

“20年前,这里山光水浊、地瘦人穷没资源。种田吃不饱,烧火靠割草。长汀哪里苦,河田加策武。我出生在河田,嫁到策武,没有谁比我更懂得严重的水土流失给百姓带来的危害。”面对今天壮美的图景和沧桑巨变,沈腾香感慨万千。

长汀,因水土流失曾是国家级贫困县、南方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县份。1985年遥感普查表明,长汀水土流失面积达146.2万亩,占县域面积的31.5%。沈腾香嫁到策武南坑时,“人均八分田,地上没资源”,正是最穷时。山是光秃秃的,破旧的房屋散落在村里,勤劳的她和丈夫起早摸黑依然只能勉强维持全家温饱。很快,高中学历的沈腾香被招工进策武毛巾厂当技术员、车间主任,4年后工厂改制回到南坑。

沈腾香(左)与策武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在商议土地整治项目

1991年,南坑村人袁连寿及其夫人、全国扶贫状元刘维灿在厦门筹集资金,成立“长汀县凌志扶贫基金会”,沈腾香成了义务理事。时值县里号召“大种大养”,她配合乡镇干部挨家挨户宣传,发动村里乡亲种果养猪,主动上山垦荒,栽下一株株饱含希望的果苗。耐心细致地宣传动员、风吹日晒地四处奔波、事事领头地扎实工作,沈腾香慢慢在村民心中成为值得信赖的人。1997年,沈腾香高票当选,成了全县惟一的女村支书,可她却慌了神:“我一个女人又不是本村人,怎么当得了?”选举结束,沈腾香回家和丈夫老袁商量,老袁沉默了片刻回答:“大家相信你,你试一试是可以的。实在不行,有官不会当就不当嘛,怕什么?”丈夫的话给沈腾香吃下了定心丸,她结合扶贫基金会的工作经验细细琢磨,南坑的“穷根”是水土流失,只有治了山,才能彻底挖穷根。第二天,朝阳未起她就扛着锄头带着村干部上山,在村民注视的目光下种起了油柰;夕阳西下,她洗净脚上的泥巴,继续上门做村民的思想工作。

“出去出去,你们不要再来了,烦得要死。我的山要留着割草烧火做饭的,才不种果呢。什么时候我们姓袁的天下,轮得到一个外姓女人指手画脚的。”沈腾香被推搡出门,破旧的木门在她身后关得震天响。但委屈并没有阻止沈腾香的脚步,她抬腿迈进了另一家。

正确的决策方向,辛苦的劳动付出,南坑村村民们种果当年就见效益,少的也赚了三五千元。群众信服了沈支书,纷纷主动要求技术支持,第二年,南坑村9000多亩荒山全部种起了果树。

欣慰之余,沈腾香开始担心几年后市场会有所波动。于是,她又多次登门,说服在厦门做生意的乡亲刘维灿,将村集体2309亩山地以入股的形式种植银杏树。第一批试栽种2000株银杏长势良好,村民们信心大增。1999年,厦门树王银杏制品有限公司落户南坑,开荒种银杏。荒山上风化石层多且深,沈腾香带领大家挖一米深坑栽种;土壤贫瘠,村民们就肩挑手扛把化肥、农家肥运上山。沈腾香再把村里一家一户的养猪场合并到一起,并全部搬到山上,这样既提供了肥料,又美化了村容,后来又在村里盖起了200多座沼气池,彻底解决了村里用柴用电的难题,再也没有村民上山割草砍柴了。

在沈腾香和全体村干部的努力下,南坑村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银杏树种植达到4000多亩,南坑由此一举甩掉穷帽,往日的秃头山开始披上绿装,温饱问题彻底得到解决。尝到水土保持、绿色产业甜头的村民们信心倍增,沈腾香在这片土地上播撒的汗水终于得到了承认和肯定。如今,南坑村已是远近闻名的闽西银杏第一村,全村桃、李等果园面积7700多亩,其中银杏5400亩。

果香花美绘新图

要想富先修路,沈腾香琢磨起进村的道路。长达3.28千米的黄泥村道,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运送果苗化肥的车进村困难,车子只能单行无法交会。沈腾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白天和村两委商量找资金,晚上辗转反侧想办法。消息传出,村民们一呼百应热情高涨,还不等倡议动员,就有人主动送钱到村两委,有老人孩子零碎的散钱,也有外出乡亲几千上万元的捐款。当沈腾香戴起草帽去修路时,她总能惊讶地发现乡亲们比她还早开始劳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8个字在南坑村修路时,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诠释。预算30多万元的进村水泥路,结算下来只花了十来万元的沙石水泥材料费。路通了,沈腾香和南坑村百姓通往致富的道路也宽敞明亮起来。

路通了,进一步发展种养业,迫切需要提高村民科技致富的能力和本领。可是当时村集体没有一分钱,村“两委”连办公场所也没有。通过努力,沈腾香得到了外出乡贤创办的凌志扶贫协会帮助,多方筹资70万元给村“两委”建一个新家。可是资金有了,却找不着合适的地点,沈腾香回家商量后主动拆掉自家老房子,把地皮无偿地让了出来,一栋集办公、文化娱乐、科技培训于一体的“农民之家”在村中央拔地而起。随后,村里开设图书室,办起了农民文化技术学校,聘请科技人员开展实用技术讲座,让每户农民都掌握一至两门技术。村民有了种养技术,村两委及时提出了“户种五亩果”的目标,实施“公司+农户+协会”的运作模式。

沈腾香捐出自己的“家”,让村民们有了 “家”,种养技术提高了,知识水平上去了,文明氛围逐步营造起来。现在的南坑,新房幢幢而起、私家车来来往往,活动中心、球场、绿地、太阳能路灯一应俱全,处处生机蓬勃。福建省书法家协会爱上南坑,在南坑设立了“弄墨潭书法创作培训基地”。随着影响力的扩大,南坑又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长汀培训中心”。昔日的穷乡僻壤如今成为书法家往来云集之所,墨香飘扬在这个美丽宜居的村庄。

沈腾香,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成长为生态建设的“领头雁”,所有赤诚的付出都得到了长足的回报,南坑村的荣誉接踵而来:龙岩市首批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十全十美”乡村旅游基地,“福建省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文明村”……

“十多年来的发展让南坑人明白了保护生态是生存的根本,是发展的基石,致富绝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要始终坚持走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之路。下一步,村里将积极引导村民加大土地和耕地的流转力度,大力发展高科技观光农业,全力推进‘银杏水乡,生态南坑’乡村旅游项目建设,把南坑打造成以农家乐休闲游为主的省级农业旅游示范村和全国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沈腾香描绘着南坑的蓝图。

南坑村的生态建设出名了,媒体记者蜂拥而来,沈腾香却能躲就躲,不能躲就把成绩归给村两委、归给乡贤和勤劳的乡亲们身上。“我只是做了点该做的事,全靠领导、乡贤的全力支持,他们不是南坑人都这么关心帮扶,我自己的家还能不努力?”被追问得厉害了,沈腾香讲了一个村民的故事:我们村里原来最穷的一户袁茂盛,子女几个每人只有一身衣服。我刚刚当村支书的时候,到他家去做种果宣传,却看到老二全身湿漉漉地在晒太阳,原来是不小心掉到池塘里,被大家捞起来后没有衣服更换,只能连人带衣服一起晒。穷怕了苦怕了,他家种果养殖是拼了命的积极,恨不得住在果林里看护。短短十几年时间,袁茂盛成了种植首富,在城里买了房,有私家车。

说话间沈腾香有些激动,也许在她的心中朝夕相处的村民们过上富裕幸福的日子才是真正的成绩。南坑的生态建设开出灿烂的花朵,这里的山水处处有沈腾香带着村民们辛勤耕作的身影。

春播一粒种秋收万颗粟。沈腾香先后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老区妇女创业创新标兵,福建省劳模、省优秀共产党员。2017年,沈腾香被推荐选举为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这位淳朴勤劳的客家女人,在闽西最普通的小山村里工作了一辈子的支书,用事实践行着“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知灼见。□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