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选 择

——江西省地调院西藏区调队写真

2017-5-16 17:20: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江 燕

有一群人,他们面对国之疆土,立下寸土必知的铿锵誓言;有一支队伍,他们双足做尺,双手为笔,用青春绘就精准隽永的大国图幅;有一种精神,历久弥新,它无需激昂的文字,仅仅陈述已足够动人……

关于“什么是区调工作的标准”,我曾探访身边的前辈和同事,他们不约而同给出了同一个回答——“图幅在哪人在哪,线路到哪人到哪”。也许外行人并不都能理解这句话,但作为地调工作者其中一员的我,却瞬间领悟、百感交集。

踏雪前行

这是区调工作的基本准则和最高要求。这个答案很短,区区14个字;这个回答又很长,江西地调人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把这句话写在了他们每一次的选择中。

去不去

2000年,江西省地调院积极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号召,挑选精兵强将奔赴青藏高原开展空白区1∶25万区调工作。初进藏,刚到2000多米的喀林哈,就有队员因高原反应而呕吐不止,可他们在3000多米的格尔木稍作调整后便继续向前。过了4800米的安多、攀上5000米的昆仑后,队伍终于倒下了。那是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夜晚,地调队员们强忍脑袋打钉般剧痛,吸光了携带的氧气,又被送往了山下的医院……面对巍巍的高山,“去不去”成为了摆在大家面前的选择题。但仅仅三天后,这支队伍毅然返回工作区。如今,他们驻守雪原十七载,仍未收队!这就是被江西省政府授予“地质尖兵”荣誉称号的光荣队伍——江西省地调院西藏区调队。

吃不吃

在西藏,强烈的紫外线、干冷的高原风,让队员们手冻唇裂脸脱皮,急需营养。可作业区远离后勤补给站,所有生活物资都要从远在1300多千米外的拉萨运来,汽车往返需要一周。大伙吃的所谓的新鲜蔬菜,大多都因存放时间过长而脱水、腐烂,因此野外队员们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吃咸菜、方便面、饼干。时间长了,只要发现能吃的野菜,队员们就会马上采下来塞进嘴里解馋。有一回,负责采购的同志看到集市上有大西瓜,就想带几个给大伙“补补”,于是买了几个放到了车上。可等到了工区才发现,一路颠簸,几个西瓜统统被溢出的汽油泡住了。“吃不吃?”最后,大伙都舍不得扔,愣是把这些“油西瓜”吃了下去,吃完打嗝都是汽油味。

取不取

2003年,新疆学格炯路线踏勘返程途中,两个地质队员无意发现了悬崖峭壁上的矿石露头。这并不在当次任务范围之内,然而凭老队员的经验来看,这是极好的“矿苗”!一边是刀削斧砍的陡壁,一边是几百米的深渊,仅容一脚半的小道还微微外倾,上面的样品取还是不取?天色渐晚,已不容多想!没有落脚处,他们就用地质锤在小道上凿出一个窝又一个窝,百米的距离他们背靠岩壁蹲着身子侧爬过去,终于摸到露头,取标本、做记录,再原路返还。鬼门关前打个转,两人都唏嘘不已。返回途中,他们中的一人突然觉得很累,背着十几斤的样品,每走二三十米就不得不躺下休息一会儿。这样挨过几公里,后来才发现,由于不慎扭伤引发脊椎错位,这位地质队员的背脊落下了永久性损伤——他就是江西省劳模、江西地调院新疆分院原院长、教授级高工邹爱健。

搏不搏

2004年,一个平常的工作日,我们的地质队员完成了一天的任务准备返回驻地,但等待很久仍未见接应的车辆到达。后来才得知,车子在沙漠中迷路了。队员们在寒风中等着,又冷又饿、又累又乏,可他们不敢有丝毫困意。天色渐暗,黑暗中一道道绿色幽光射向了他们——那不是别的,是野兽的眼睛!恐惧使他们背脊发凉,他们的手上没有火把,只能牢牢握着地质锤严阵以待。一声狼嚎划破寂静的黑夜,那幽幽饿的绿光似乎也一下密集了许多,而且正一点点靠近……没有退路了,大家握住手中唯一的防身工具——地质锤,准备放手一拼!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光亮拨开浓浓的迷雾射向他们所在的方位,灯光在黑夜中是那么耀眼,车辆及时赶来,狼群也应声而散!车上的人哭了,车下的人也哭了。

留不留

2012年,在野外工作多年的胡为正已年满50岁,于情于理,都可以留在院内做一些室内工作,不用再奔波在野外一线。当年10月,江西省地调院接到了中国地调局下达的青海沱沱河地区1∶5万四幅区域地质调查任务,刚从西藏野外回来的胡为正主动请缨,被委任为沱沱河突击队队长。他率领34名队员向青海乌兰乌拉湖方向开拔,凭借过硬的业务水平和高寒地区作业的丰富经验,带领队伍攻坚克难。正当他在野外工作区召开动员会为最后的攻坚战作统一部署的当晚,他接到安多工作站打来的卫星电话:父亲病故!他沉默良久后说道:“我留下。”那是一个不眠之夜,人们看见他面朝南方跪倒在藏北呼啸的寒风里:“爹啊,不孝子在这里给您送行了!”两个月后,可可西里无人区地质调查攻坚战大获全胜!

“去不去?吃不吃?取不取?搏不搏?留不留?”这都是他们艰难而笃定的选择,直面艰险、吞咽苦难,背离家乡的路上,他们也许默默留下了泪水……

这些可爱的地调人,他们没有豪言壮语,只是默然踏遍了蛇乡虎落的丛山密林、荒芜人烟的新疆戈壁、高寒缺氧的藏北高原;他们没有旦旦誓言,只是肩背手扛回近百吨的地质标本,埋头绘制出一幅幅严密准确的地质图幅,探明一个又一个埋藏在厚厚岩层下的矿藏。

这些伟大的地调人,怀揣着为国找矿的崇高的理想,摒弃物欲繁华,毅然选择爬冰卧雪、战风斗沙的艰难之路,舍己为公,忠心为国,将祖国重托扛在肩头,无怨无悔为祖国建设助力。

这就是他们的选择。□D01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