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天路在呼唤

——长篇报告文学《探秘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第五章

2018-10-12 8:30:38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张亚明

2006年7月1日,凝聚着中华民族智慧与血汗的青藏铁路全线通车。

格尔木出发,向南。一条举世瞩目的钢铁巨龙,翻越昆仑山,穿越唐古拉,飞架裂谷天堑,横跨永久冻土,风驰电掣地驶向了雪域圣地拉萨。

提起青藏铁路,人们往往会瞬间想起刷新了一系列世界铁路的历史纪录:世界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穿越冻土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拥有世界海拔最高的铁路车站及冻土隧道;青藏铁路冻土地段时速将达到100千米,这是目前火车在世界高原冻土铁路上的最高时速。

提起青藏铁路,人们也往往会条件反射般地想到称雄中国半个多世纪的铁老大——铁道部,人们就会赞美将铁轨一节一节铺成天路的铁路工人,脑海里就会闪现出参与建设的中国军人,却很难想到默默奉献的中国地质人!

有谁知道,在青藏铁路的每一个节点,像燃烧的红玛瑙一样频频闪烁的,是青年地质工作者的智慧之火、灵感之光、悟性之波?

“在青藏铁路工程地质勘查的重要环节,我们中国地质科学院都没有缺席,都发挥了我们的科技优势,做出了积极贡献!”说这话的,是地质力学所原副所长吴珍汉——个子不高,却神清气爽,儒雅翩翩。热情与冷静,自信与谦和,真诚与坚定,似乎都融合洋溢在他那双藏在眼镜后面充满活力的眸子里。

2001年3月5日,兰州。

“我们地质力学所有‘三光荣’的优良传统,有工程地质领域的科研优势,青藏铁路建设,我们不能缺席!”面对青藏高原的历史大穿越,谁不渴望实现自身的价值,活出科学家的本真意义?

“非常好!”在铁道第一勘查设计院召开的“青藏铁路主要技术标准及格尔森到望昆段可行性研究预审会”上,地质力学所代表的发言,令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和工程技术专家频频颔首:“好!我们还需要更为详尽的勘测资料。”

几天后,铁道部鉴定中心地质专家丰明海高级工程师来到地质力学所,进行了多方位交流和立项讨论。

5月8日,地质力学所一份“青藏铁路沿线断裂活动性与地质灾害分布”的专题介绍,给参加“青藏铁路全线可行性预研究评审会”的专家与领导留下了深刻印象。

历经多轮协商,吴珍汉终于拿下了铁道第一勘察设计院“青藏铁路沿线地质灾害评估、活动断裂勘测与地应力测量及工程应用”项目合同。

这就是地质科学家的风采。科学的精神和科技的力量,让他们拒绝了“象牙塔”的安乐与清闲,选择了雪域高原的艰苦与奉献;拒绝了悠哉悠哉的学者生活,选择了如履薄冰的高原探险;拒绝了昨天的挽留,选择了天路的召唤。

时间紧迫,吴珍汉项目组的脚步在高原匆匆穿行。

2001年8月底至9月初,研究员廖椿庭项目组在青藏铁路隧道应力测量过程中,在划分中国南北构造区的昆仑山带发现一个诡异现象——昆仑山隧道处地应力数值异常高,原因不明。

神秘的昆仑,在检验中国地质人的能力!

2001年11月14日,东昆仑发生了8.1级强烈地震。在昆仑山南缘形成长达350千米的地表破裂带,横切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

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中国地质科学院迅速行动,组织地质力学所专家奔赴地震现场,调查地质破裂、地质灾害及工程影响。廖椿庭和课题组骨干人员采用先进的压磁法地应力测量技术,对青藏铁路昆仑山隧道地应力进行复测,发现震后地应力数值只有原来的1/3,方向也发生了偏转。

这是一个不可小觑的数据!也是地质人非同凡响的贡献!它的重要意义在于“第一”的惟一性——这是全世界惟一在大地震前测得的地应力数据。

这一次,专家组组长吴珍汉把现场观测资料详细整理汇总,及时向铁道第一勘察设计院提出要加强青藏铁路沿线活动断层研究与地应力复测的建议。

青藏铁路建设领导小组对地震活动断裂高度重视:“请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所加强力量,尽快对青藏铁路望昆-唐古拉-拉萨段全线开展活动断裂系统勘测,为优化设计施工方案和病害诊治提供科学依据!”

“时间不等人!你们务必抢在2002年3月1日前提交,否则将影响青藏铁路的设计和实施!”

时任地质力学所副所长的吴珍汉临危受命,担任了项目负责人。2002年1月20日,由研究员、博士、博士后、博士生导师组成的队伍匆匆奔赴青藏高原。

2005年8月,吴珍汉团队完成了首期GPS测量任务,现代地壳变形和断裂运动高精度观测资料的获取,为地壳稳定性评价和地质灾害防治提供了新数据。

地质力学所研究员胡道功这样介绍:“我们采用三维有限元数值模拟方法,计算分析了移动冰丘和强烈地震对线路工程的破坏机理,分析表明地震灾害与路基高度、路轨结构、同震位移都存在密切关系。

2006年,成功实现了青藏铁路沿线的地应力自动监测和数据的远程传输,坐在北京就可以知道青藏高原各测点的地应力变化。”

“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创造了西藏‘天堑变通途’的人间奇迹,架起了西藏各族群众致富奔小康的‘金桥’,‘自我造血’功能的增强则使西藏社会发展驶上现代化的快车道!”谈到青藏铁路的建设,西藏自治区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西藏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总工程师多吉激动不已。

透过中国地质人骄傲而自豪的神态,我们似乎又看到了那条天路——一条辐射幸福光芒的“金桥”架在雪山草原中,犹如一条钢铁锻制而成的吉祥“哈达”,飘荡着伸向美丽的圣地布达拉……□

(未完待续)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