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刑天”的呐喊

——长篇报告文学《探秘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第九章

2018-11-9 8:18:4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亚明

雄踞于“世界屋脊”上的青海,因其地质构造复杂、地形高差悬殊而神秘富有。横跨秦祁昆和北特提斯两大成矿域的独特优势,成为中国地质人纵横驰骋的舞台,众多的“当代后羿”正在恶劣的环境里追风逐月“搭弓射箭”!

诚如张洪涛的形象比喻,青海的矿产资源好比一头大象,由于之前地质调查跟不上,我们只摸到了象鼻子和象腿,还没有摸到大象身子。但仅仅是象鼻子、象腿,青海已探明的矿产资源储量,在全国已经凸显了不容忽视的战略地位。

青海地质调查院首先进入了我们采访的视野。

第一位是青年地质科技奖银锤奖获得者——王秉璋。

新世纪初的一个5月,从事区域地质调查工作近10年的王秉璋,带着项目组一行人向着可可西里的布喀达坂峰进发。站在冰冻的大地上,王秉璋分明已经感到了春意在脚下涌动,望着远处神秘而寂静的布喀达坂峰,王秉璋并不陌生。他知道,担任1∶25万布喀达坂峰幅大调查项目负责人,于他是责任,更是挑战。在这片无人区里,等待他们的是稀薄的氧气、湍急的河流、密集的沼泽,凶猛的野兽……

青藏高原的地质事业是世间最艰苦的事业,也是强者的事业。4年间,克服了无人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王秉璋和他的项目组收获着巨大的成功。

“布喀达坂峰是险地,但更是我们的福地!”沉稳而不事张扬的王秉璋,用一双睿智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们:“我们在东昆仑西端布喀达坂峰地区二叠纪地层中,首次发现了孢粉-疑源类化石组合。经研究又发现,马尔争组中段复理石地层时代当为中二叠世—晚二叠世。还有,在那些在阿尔格山以北地区的晚古生代地层中,我们采集到了丰富的腕足类、双壳类、腹足类、类、珊瑚类化石,无论是对分析本地区还是相邻地区在早更新世时的气候演变及高原隆升,都具有一定的指示意义。”

下面登场的是杨延兴项目组。这年5月,他们冲进了可可西里。

杨延兴,2001年成都理工学院地质矿产开发专业毕业就到了青海地调院,仅在唐古拉山口、西藏、可可西里、沱沱河等高海拔、高寒缺氧、极端恶劣气候环境中的工作时间,就长达14年之久。他无法忘记,1∶25万可可西里湖幅的填图中,汽车陷入沼泽18天的痛苦经历;更不会忘记2002年7月底,他与项目组转战到西金乌兰湖蛇形沟地区工作时的情景。

我们解放了这片国土,却并不完全了解它的构造,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却并不熟悉它的秉性和喜怒哀乐。在与饥饿风雨的抗争中,杨延兴项目组在西金乌兰湖及蛇形沟等地发现了倾向向南的构造面;根据三叠纪前陆盆地、火山岩浆弧及蛇绿岩等空间配置,结合深部地球物理特征,提出了西金乌兰构造混杂岩带构造极性向南俯冲的认识,完成的“可可西里湖幅”、“沱沱河幅、曲柔尕卡幅”1∶25万大调查项目被中国地质调查局专家评为优秀图幅。

“回头想想过去的日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杨延兴黝黑的脸上闪过一丝激动。沱沱河幅、曲柔尕卡幅、布伦台幅、大灶火幅、兴海幅……每一个图幅都印满了青海地质人的足迹;任家琪、王永明、栗延喜、史连昌、邱炜、李善平……几代地质人都在雪域高原上书写了他们重墨浓彩的一笔。

2001年5月7日,一支来自陕西的队伍沿着唐蕃古道向藏北高原扑去。陕西地调院区调队在韩芳林的带领下,大小四辆汽车发出了“舍我其谁”的轰鸣,滚滚烟尘就像浓浓硝烟,人与车瞬间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云雾中。

没有大漠孤烟的寂寥与悲壮,没有黄河落日的凄美与安谧,两天的急行军,韩芳林一行17人在郭扎措湖东20千米处的一条山沟里扎下了营寨。

“一定要打个漂亮仗!”再上藏北,韩芳林站在湖边极目望去,熟悉的路熟悉的湖,“如果进展顺利,我们很快就可以进入昆仑北坡踏勘了。”

没有已知的地质资料,没有可访的藏族群众,韩芳林与崔建堂做了周密分工。紧紧张张的十几天过去了,通过细致的路线调查和剖面测绘,搞清了郭扎措一带的地质构造。

5月底,韩芳林与崔建堂带着两个小组,转向了克里雅山口北部的阿他木帕地区。来不及欣赏冰川的壮美,进入阵地的地质人们就打起了突击战。短短4天,他们就完成路线150千米,填图面积700平方千米。

追索到硫磺达坂的韩芳林团队收获巨大,他们根据一个了不起的地质发现,科学地推断出了“137条断裂带”为错那-卧龙断裂与雅鲁藏布江结合带相叠接!

每一项成就的取得,要经历多少不同寻常的拼搏?计文化在青藏高原北部的探索可谓成果颇丰。

计文化说:“西昆仑地区地层构造格架的建立,拉萨、改则-芒崖、玉树-昌都等地区1∶100万区域重力调查的完成,中生界底和古生界底两个密度界面构造图的编制,隐伏-半隐伏大型岩体66处的划出,168个局部重力异常的提取,还有一个个新认识的提出,对研究青藏高原的区域地质构造、寻找金属及油气矿产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这“驴背上的区调”中,山巅之上,丛林深处,他们有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气魄,激流险滩,他们高喊着,挥舞着,彼此照应,相互鼓励,照常跋涉、穿越,照常拉开架势,摊开路线,采集所测区域的样品、标本。

韩芳林、计文化、罗乾州、尹宗义、郝俊武、边小卫、张俊良、崔建堂……时光将一个个补天的背影凝成一幅美丽的高原图画,也录下地质人倔强的身影。他们如同一块块熠熠生辉的矿石,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奉献、勤勉地工作,书写着自己无悔的青春,演绎着美好的闪光年华。□(未完待续)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