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刘乃顺:主焦煤大饥荒时代为期不远

2015-10-14 9:55:25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全球的煤炭行业走势到底如何?就在许多业内人士普遍唱衰煤炭行业之时,旅居加拿大的华人企业家、德华国际矿业集团董事长刘乃顺则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他认为,全球的煤炭行业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尤其对世界稀缺资源主焦煤的前景,刘乃顺更是十分看好,甚至提出了未来可能会出现严重缺口的观点。

刘乃顺曾长期在中国煤炭行业工作,10多年前移居加拿大创办德华国际矿业集团,专注于煤炭和金属矿的勘探开发,对世界经济也有长时间的研究。在煤炭行业浸润多年的他,用自己的宽阔视野、独特视角,详细剖析了焦煤这个钢铁“口粮”未来的发展趋势。

记者:煤炭是工业的粮食,焦煤则是钢铁行业不可缺少的口粮。那么焦煤与电煤有什么区别,未来钢铁行业能够用其他煤炭来替代焦煤吗?

刘乃顺:在人类社会物质文明的发展史上,以蒸汽机车为代表的“力度”,以微波通信为代表的“速度”,以电脑芯片为代表的“容度”都是日新月异,突飞猛进。而唯独以钢铁冶炼为代表的“硬度”,几千年来都没有质的变化,这是冶炼钢铁工艺的物理特征和化学属性决定的。

在冶炼钢铁的过程中,焦炭对铁矿石具有熔化作用、骨架作用和氧化还原反应的作用。只有焦炭这种特殊的炉料才具备这种“三位一体”的功能,所以其具有不可替代性。尽管电炉也可以炼钢,但仅仅局限在废钢回炉方面,而且用电的成本远远高于焦炭。尽管发明了高炉喷吹技术,但那仅仅是由于焦炭成本太高而采取的一种节约措施,并不能代替焦炭。焦炭由焦煤烧结而成,而焦煤有别于电煤,它既是钢铁生产的燃料,也是钢铁生产的原料,全球稀缺,不可代替,弥足珍贵。

记者:主焦煤的资源储量在全球的分布情况如何?其生产现状和前景又是怎样的?

刘乃顺:煤炭形成自古生代的植物,距今有上亿年,是凝固的太阳能,被人类誉为“太阳石”。煤炭大家族中的焦煤,是全世界范围内最珍贵稀缺的资源之一,占煤炭储量的10%,其中主焦煤仅占整个煤种的2.4%。

世界上的焦煤25%储藏在中国,25%储藏在中国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25%储藏在美国和加拿大,25%储藏在澳大利亚以及世界其他各国。澳大利亚年产煤炭4.6亿吨,其中焦煤1.6亿吨;美国年产煤炭10亿吨,其中焦煤0.9亿吨;加拿大年产煤炭0.7亿吨,其中焦煤0.3亿吨。俄罗斯和乌克兰生产的焦煤基本上只能满足自己的钢铁生产。其他国家不是不愿意生产焦煤,而是他们几乎没有焦煤资源可以开采。世界上冶炼钢铁需要大量焦煤的国家和地区,如日本、韩国、台湾、巴西、秘鲁等都没有焦煤资源。印度整个国家才探明焦煤资源5亿吨,几乎没有开采价值,所以其焦煤98%以上依靠进口。纵观焦煤的世界格局,澳大利亚是印度的主要供给地,加拿大和蒙古是中国的主要供给地,但蒙古由于政治生态和陆路交通以及焦煤质量三个因素叠加,市场的综合竞争力和稳定性明显低于加拿大。

世界上焦煤储藏最多的国家是中国,而且中国的焦煤资源占煤炭资源总量的20%,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一倍。但是,中国焦煤的开采量占煤炭开采总量的35%左右。这也就是说,中国焦煤的消耗速度大大高于其他煤种的消耗速度,也就意味着中国的焦煤资源枯竭要大大地早于其他煤种枯竭。

世界最优质的焦煤在山西,但在山西乃至中国其他省区,已经很难找到储量超过1亿吨的主焦煤田。中国焦煤储藏最多的省份是山西,占中国焦煤储量的55%,河北、河南、陕西、安徽、山东、贵州、黑龙江、内蒙古、新疆等其他省区的焦煤储量合计占中国焦煤总储量的45%。山西最优质的焦煤在吕梁山。山西的煤炭分山西组和太原组两大含煤地层,在上边的太原组含煤地层低灰低硫,是非常优质的煤种,然而经过30多年的超强度开采,已经面临枯竭。在下面的山西组含煤地层是高灰高硫,很大一部分是劣质的煤种。国内优质主焦煤面临枯竭,只能开发高硫、高灰的劣质煤种了。

记者:目前全球的焦煤企业生产现状如何?

刘乃顺:中国最大的焦煤生产企业是山西焦煤集团,其精煤回收率在33%左右,灰分在10%左右,大部分产品含硫大于1.5%。33%的回收率意味着每生产1吨精煤,需要开采3吨左右的原煤,其成本之高可想而知。10%的灰分意味着其冶炼的焦炭在冶炼钢铁时炉温增加并产量下降好几个百分点。1.5%的含硫意味着其不能单独炼焦,必须混合其他煤种才能把含硫降低到1%以下,否则冶炼的钢铁就严重不合格。雄踞河东煤田腹地的吕梁山地区煤矿,最优质的四号焦煤基本开采完毕,接下来开采的6号焦煤其含硫高达2.5%,前景堪忧。

中国煤炭生产大王神华集团年产原煤4亿吨左右,其只有乌海基地生产焦煤而且冶炼焦炭。由于乌海焦煤高硫高灰,冶炼的钢铁不合格,使用了捣固焦技术之后,其焦煤销路才畅通起来。但是,由于市场太好,乌海公司加大了优质焦煤的配采量,由原设计的年产200万吨增加到年产600万吨,这就等于原来矿山的寿命缩短了3倍。全国其他各个焦煤生产企业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山东能源集团的一些焦煤生产企业已经在开采地下1200多米深的资源,黑龙江的煤炭企业因为资源枯竭已经出现严重的社会稳定问题,河北、陕西、河南等地的焦煤生产企业也都面临着资源枯竭和资源劣质化、开采深难化的局面。

从全球范围来看,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焦煤出口量最大的国家,其生产的1.6亿吨焦煤,只有七八百万吨用于国内500万吨焦炭厂,其余全部用于出口。澳大利亚的焦煤储量比较丰富,但资源已经被瓜分控制殆尽,继续兴建新的焦煤矿井的机会也不多,否则神华集团就不会在澳大利亚投资开发电煤资源。美国年产焦煤9000万吨,基本能满足自己5000万吨焦化厂的需求,但因其焦煤品种的不健全或品质缺陷,还必须从加拿大进口一些优质主焦煤,而其出口欧盟和亚洲的焦煤主要是少量富余的1/3焦煤。

加拿大煤炭储藏的丰度系数不亚于中国。中国同行经常质疑:晚白垩纪形成的煤炭在中国是电煤,为什么在加拿大是焦煤?事实上,加拿大的煤炭绝大部分和中国一样是电煤,只有落基山脉一带的煤炭可能是焦煤。落基山脉南北总贯加拿大BC省,被称为北美洲的“脊骨”。落基山脉造山运动时产生的高温高压恰到好处而又恰逢其时,才使得这一地区的普通电煤升级为主焦煤。换句话说,加拿大有10个省3个区,但焦煤几乎都在BC省。BC省的含煤地层主要是上部的“盖特组”和下部的“盖森组”,盖特组很多地区已经被风蚀掉了,盖森组虽然相对完整,但煤层比盖特组薄很多,而且煤质总体上不如盖特组。加拿大BC省的煤矿除温哥华岛上有一个年产50万吨电煤的小煤矿是地下开采外,全部是露天开采。落基山脉上露天开采规模不会太大,而适合地下开采的焦煤矿也很难发现。德华国际矿业集团十多年来在加拿大BC省沿着洛基山脉从北到南研究勘探了上千公里,真正适合地下开采的主焦煤田没有几个。

以目前情况分析,还看不到世界稀缺资源主焦煤未来在哪里有巨大的增长潜力。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于主焦煤的稀缺性分布,虽然“一带一路”上有大量丰富的有色金属等资源,但几乎没有稀缺资源优质主焦煤。

记者:在当前全球经济依然低迷、煤炭价格下跌的情况下,焦煤的市场前景如何?

刘乃顺:煤炭企业亏损并不意味着焦煤产品亏损。中国的煤炭企业超过80%亏损,包括生产焦煤的企业。但中国煤矿企业亏损的原因很复杂,本身焦煤产品是盈利的,原因是焦煤的生产成本和电煤的生产成本几乎是一样的,但焦煤的售价是电煤售价的2倍以上。电煤企业尚能“苟延残喘”,焦煤企业的日子一定不会太难过。而国际上的焦煤企业目前依然享受着暴利。那些宣布关闭的焦煤矿山没有一处是地下煤矿,而是资源开采殆尽的露天矿或剥采比超高的露天矿。加拿大优质主焦煤2015年最新的FOB合同价是吨煤93美元,历史最高纪录是320美元。即使最低的93美元,折合加币136元多,而成本仅仅75加元,吨煤毛利润61加币或41美元,由此可见焦煤的利润还是非常大的。

需要指出的是,海洋运输的优势和加拿大铁路运费低廉的优势叠加,使进口煤炭比国内煤炭运输的费用还低。目前,加拿大BC省的煤炭运输到中国沿海的运费吨煤低于200元人民币,比内蒙古或山西的煤炭运输到广东、上海、武汉等地都便宜。

记者:全球煤炭行业未来发展的走势如何?作为世界稀缺资源的主焦煤,其前景怎样?

刘乃顺:世界钢铁生产的峰值已经过去,但持久地保持低位增长和中高位需求一定是百年上下的常态。按照现在的技术,1.4吨焦煤生产1吨焦炭,0.4吨至0.6吨焦炭生产1吨钢铁,即生产1吨钢铁需要0.56吨至0.84吨焦煤。按照中国精煤平均产率50%计算,生产1吨钢铁需要开采原煤1.12吨至1.68吨。如果中国粗钢产量7亿吨,则每年需要开采焦煤7.84亿吨至11.76亿吨。中国年进口焦煤的峰值接近2亿吨,2014年国内焦煤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依然进口6800万吨,其中从加拿大进口680万吨。这是因为中国的优质主焦煤短缺,所以即使焦煤产能过剩却依然需要进口。

焦煤烧结焦炭,焦炭的90%用于铁矿石冶炼钢铁,10%用于有色金属冶炼和铸造,以及钢材、电石和铁合金的加工生产。焦煤是钢铁的口粮,钢铁是国家的脊梁。世界钢铁生产量代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程度和实力,英国、美国、日本都曾做过世界钢铁的老大,其中美国在世界钢铁老大的位置上坐了80多年,使得美国社会的废钢库存量达到120亿吨之多,其依靠回炉废钢就能基本满足国内需求,无需再由铁矿石冶炼钢铁。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钢铁产能才突破年产1亿吨,随后速猛发展为10亿吨左右。中国虽然已经是经济强国大国,但人均GDP是全世界平均水准的2/3,是美国的1/7。

人类发展的极限是很遥远的,如果极限没有达到,需求的增长就不会停止。而发展则直接决定了煤炭尤其是主焦煤的“刚需”地位。众所周知,生活水平的改善和提高需要增加大量基础建设工程,中国有2856个县,每个县的人口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但绝大部分县连一个游泳馆都没有。山西吕梁市人口370多万,比加拿大BC省的人口还多,煤炭经济特别发达,就连这样的市区目前也没有一座游泳馆。中国绝大部分老百姓住的房子防震级别很低,4万多个乡镇的现代化还需要升级,只有2%的中国人拥有私家车,特别是未来的国防建设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更需要巨大的钢铁支撑。

印度将是下一个中国,对主焦煤有几十年的强劲需求。世界上还有许多个“印度”在争先恐后地追赶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和生活,世界基础设施建设的又一次高潮逐步形成。从2015年到2035年,能源需求还将增长40%左右。

今天,尽管钢铁产能和煤炭产能双重过剩而导致矿业市场“哀鸿遍野”,企业“饥寒交迫”,但我依然预感并预测到:世界稀缺资源主焦煤大饥荒时代到来是必然的,而且为期不远,届时价格飞涨,突破吨煤320美元的历史纪录将不是危言耸听。□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