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严控炒作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煤价上涨

2017-10-31 16:53:20 作者:李春莲

继推进煤电直购直销中长期合同后,国家发改委近日再次发文,对迎峰度冬期间的煤价进行监管,严厉打击煤价炒作行为。

业内认为,在煤价已经开始小幅下跌的情况下,煤炭贸易商已经开始抛售,国家发改委此举将进一步促进煤价的回落。

同时,11月中下旬,2018年全国煤炭交易会即将举行,此次会议将推动产运需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

相关分析师指出,为增加2018年长协谈判话语权,目前电企压价意愿较高,新一轮煤电博弈再次开始。

国家发改委再发文严控煤价炒作

经过9月份以来的多次调控,煤价开始进入下跌通道。

据《证券日报》报道,上周,国内动力煤市场价格继续下降。十九大圆满闭幕后,坑口部分煤企陆续开工,复工后由于销售情况不及会前,导致刚刚复工的煤企降价促销,整体幅度在10元/吨~15元/吨,主要以陕西地区为代表,降价幅度较大。

最新一期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82元/吨,环比下降1元/吨,指数连续三期下降,累计跌幅4元/吨。

易煤研究院研究员张飞龙表示,虽然主产地大部分大矿在十九大会议期间并未受到影响,但各地中小煤矿停产较多,后续将逐步复产,市场对供应进一步释放的预期较高。同时,加上下游消费减量政策的逐步落实,以及贸易商囤货库存的涌出,市场供求形势已有所改变,市场下跌趋势确立。

同时,国家发改委仍在加强对煤炭市场的调控。

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关于做好迎峰度冬期间煤炭市场价格监管的通知》,明确将组织开展煤炭市场价格巡查,严厉打击煤炭行业哄抬价格和价格垄断行为,防范煤炭价格异常波动,确保迎峰度冬期间煤炭市场价格基本稳定。

通知还指出,对于流通环节、煤炭链条企业、组织囤货炒作等行为的态度更为明确和严厉。主管部门将对恶意囤积煤炭的行为、推动煤炭价格过高过快上涨的行为予以提醒告诫乃至依法严肃查处,并将严厉打击价格垄断行为。“这将进一步促进煤炭价格的回落。”张飞龙表示。

前不久,国家发改委还组织神华、中煤等多个企业及相关部门召开深化推进煤电运直购直销中长期合同座谈会,重点研究推进电煤直购直销、中长期合同以及东北等重点地区今冬明春电煤直购直销资源衔接落实等工作。此举意在通过推广直购直销的方式来杜绝“煤贩子”在中间囤煤炒作煤价。

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发改委连续两次对煤价炒作进行控制,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煤价的上涨。今年四季度,全国煤炭市场供求将保持平衡,但部门地区受资源受资源、运输约束或将出现时段性偏紧问题。尤其是随着供暖季的到来,煤价难以大跌。

新一轮煤电博弈开始

临近年末,随着煤电长协合同谈判的启动,新一轮煤电博弈再次开始。

据记者了解,2018年全国煤炭交易会将于11月份中下旬在河北省秦皇岛市举行。本次会议将聚焦2018年煤炭产运销衔接。会议将发布《煤炭购销合同示范文本》,推动产运需企业集中签订中长期合同。

中宇资讯分析师王秋力表示,由于临近阳历年底,大矿多提前制定2018年销售计划以及长协价格,下游压价心态加重,目的是为明年争取一个优惠的长协价格。她指出,自2016年以来,煤炭价格出现较大的回暖趋势,煤企负债率也呈现下滑的态势,以产煤大省山西为例,省属七大煤企负债率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但与此同时电厂在煤价过高的背景下,艰难运行,多省通过提高燃煤上网电价来以此缓解企业的生存压力。而长协价格的确立对于稳定企业发展呈现良好的积极作用,目前市场声音看空与看多声音并存,静待长协价格的确立。

张飞龙也表示,目前沿海电厂库存虽处于相对低位,但在长协供应具有一定保障的情况下,为增加新一年度长协谈判的话语权,压价意愿较高。

相关链接

煤炭市场价格监管执法应常态化

过去每逢迎峰度夏、迎峰度冬等用煤高峰期,我国煤炭市场价格总会迎来不同幅度的上涨行情。这一行情背后,市场需求的季节性骤增起了主导作用。换言之,煤炭价格在迎峰度冬、迎峰度夏时期出现上涨行情,有一定的合理性。

不过,我们也不陌生的是,每到迎峰度冬、迎峰度夏前夕,总有一些机构试图通过囤积库存、散布涨价消息等手段推动煤炭价格上涨,靠炒作市场实现获利。去年以来,在去产能过程中出现煤炭价格过快上涨,就有游资炒作的因素。

这种由于炒作而引发的煤炭价格非理性上涨,会让下游用户承受不必要的高成本,对整个煤炭产业链条上下游的发展也是十分不利的。一方面,煤炭价格在短期内的快速上涨,不仅会扰乱下游用户的生产经营安排,使他们承受更多成本,甚至可能释放错误情绪,引发恐慌情绪,导致下游用户集中补库存,加剧市场供需和运力紧张格局,反而导致局部地区个别时段的供应偏紧问题被放大。另一方面,一些小煤矿看到煤炭价格骤增,可能会动摇去产能的决心,甚至想方设法恢复生产、死灰复燃,这不利于去产能的持续推进,也不利于调动企业加快转型升级的积极性。

从另一个角度看,国家发展改革委强化对煤炭市场价格监管、维护市场秩序稳定,也是其职责所在。多年来,我国持续推动煤炭市场化改革,煤炭价格由市场形成的机制已经基本确立。不过,价格放开以后,并不意味着政府就可以做“甩手掌柜”,就可以把所有问题推给市场。价格主管部门仍然有责任、有义务对价格活动进行监督检查,并对价格违法行为予以查处。而且,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大,属于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有关部门更不能对其价格波动掉以轻心,甚至放任不管。

因此,此次国家发展改革委明确将严厉打击煤炭行业哄抬价格和价格垄断行为,对于确保煤炭市场价格保持基本稳定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从更长远的角度看,还应探索构建并完善科学合理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并实现价格监管执法常态化,避免煤炭价格大起大落。一是要进一步优化重点用户企业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去年12月全国煤炭交易会期间,煤炭上下游企业从合作共赢的战略出发,形成共识,建立了煤炭中长期合同制度和“基础价+浮动价”的市场定价机制,在保证重点用户市场供应、稳定价格预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各方面仍应该继续完善这一定价机制,并共同维护这一重要成果。二是要把推动中长期合同履行作为稳定市场、促进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性工作来抓,注重提高中长期合同的比重并严格履约。三是要约束煤炭生产流通企业、煤炭行业协会、煤炭价格指数编制企业以及其他煤炭交易服务提供单位的行为,对于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和查处。四是要对于达成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高价销售煤炭的违法行为,予以依法严肃查处。

此外,还要加快优质产能的释放,构建科学合理的煤炭库存制度;规范煤炭市场价格指数产品,使“晴雨表”更加真实反映市场变化;推动直购直销,减少煤炭资源在流通环节的滞留数量和滞留时间,有效减少中间商利用涨价预期囤积煤炭、推高煤价。△(林火灿)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