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瓦斯防治是煤矿安全生产的重中之重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袁亮

2018-7-25 9:14:08 作者:武晓娟

瓦斯与煤相伴相生。但是,瓦斯一直是煤矿安全生产的“第一杀手”,做好瓦斯防治工作也始终是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重中之重。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煤矿安全生产取得了重大进步,但治理形势仍然严峻。日前,就40年来的煤矿瓦斯治理经验、当前工作难点及下一步的发力方向等问题,记者专访了长期工作在煤炭生产、科研一线并一直致力于瓦斯治理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袁亮。

瓦斯治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

问:40年来,煤矿瓦斯治理工作经历了哪几个阶段?

袁亮:可以分为探索、起步和突破三个阶段——

1978年~1998年是探索阶段,这个时期我国瓦斯防治技术、管理、人才体系从无到有,防治技术手段单一,治理能力和水平较低,瓦斯抽采量低水平缓慢增长。

1998年~2008年,瓦斯治理新技术、新工艺涌现,治理能力、治理水平、瓦斯抽采量不断提升,可以视为起步阶段。

但是真正实现大突破,还是在2008年以后。这一阶段,各主要产煤矿区瓦斯治理模式逐渐成熟,瓦斯治理和相关创新能力大幅提升,煤矿瓦斯抽采量呈现高水平稳步增长。

问: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瓦斯治理工作都取得了哪些重大成绩?

袁亮:改革开放以来,瓦斯防治基础理论、技术、管理、人才体系均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过程,取得了重要成绩。

一方面,煤矿瓦斯抽采利用技术取得突破。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科技工作者依托瓦斯吸附解析基础研究,提出了瓦斯流动理论和煤与瓦斯共采理论,瓦斯治理技术体系解决了低透气性煤层群瓦斯抽采的世界性难题,瓦斯抽采量连年大幅增长。2017年,全国煤层气抽采总量178亿立方米,比2005年增加了155亿立方米。“十二五”期间累计利用瓦斯410亿立方米,相当于减排6.2亿吨二氧化碳,节约标准煤5000万吨,做到了将瓦斯变废为宝。

另一方面,煤矿瓦斯事故基本得到控制。2017年全国煤矿瓦斯事故25起、死亡103人,与2005年相比,事故减少了389起,死亡人数减少了2068人。

此外,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进,煤炭产能结构日益优化,原煤生产逐步向资源条件好、竞争能力强的地区集中。煤炭落后产能加速退出、优质产能持续加速释放,在有力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同时,行业发展更加符合安全、科学、环保的要求。总体来讲,瓦斯治理成绩的取得来之不易,是全行业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理念,坚持绿色发展方向,重视科技创新、装备研发、人才培养的结果。

事故起数、死亡人数连续13年下降

问:在这么多年的瓦斯治理工作中,什么事件让您印象深刻?

袁亮:印象最深的是在淮南煤矿工作的时候。1997年,让我毕生难忘。那年,淮南矿区在半个月内连续发生两起特大瓦斯爆炸事故,震惊世界!我4次在井下指挥和处理瓦斯爆炸事故,亲眼目睹了惨状,场面触目惊心,让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编者注:1997年11月13日,安徽省淮南矿务局潘三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死亡88人;11月27日,安徽省淮南矿务局谢二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死亡45人。)淮南煤矿从1980年到1997年发生瓦斯爆炸17起,共夺去392名工友宝贵的生命。

这些悲剧的发生,有管理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技术落后所致。痛定思痛,传统技术解决不了瓦斯抽采难的问题,必须大力开展科技创新。技术创新是实现煤矿安全高效生产的惟一途径,这也是我一直致力于推动煤炭安全、绿色、精准开采这项工作的“初心”。

问:改革开放给煤矿瓦斯治理带来了哪些最关键变化?

袁亮:我认为关键变化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提出“煤与瓦斯共采、先抽瓦斯后采煤”的发展思路,并变传统“风排”为高效“抽采”;二是国家高度重视煤矿瓦斯治理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广煤与瓦斯共采技术;三是初步形成煤矿井下瓦斯抽采与地面煤层气开发相结合、采煤采气一体化的煤矿瓦斯防治技术体系;四是煤矿瓦斯治理成套装备开发和应用取得重大突破;五是瓦斯引发的事故起数和伤亡人数逐年下降。尤其是2005年以来,煤矿瓦斯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逐年实现双下降。

牢记“瓦斯超限就是事故”

问:瓦斯治理理念应有哪些改变?

袁亮:煤矿瓦斯治理实质上是理念创新和资金、人才的综合,是技术和管理的综合,也是装备和培训的综合。当前瓦斯事故仍然是煤矿安全的“第一杀手”,所以,“瓦斯不治,矿无宁日;瓦斯不治,禁止采掘”。要继续牢记“瓦斯超限就是事故”的理念,转变“以风定产”的传统思维,坚持“可保必保、应抽尽抽”,确保抽采达标,最终实现瓦斯治本和“零超限”目标。

问:我国瓦斯治理工作目前还面临哪些严峻形势?

袁亮:随着浅部煤炭资源日趋枯竭,大部分煤炭资源将转入深部开采。我国探明的5.9万亿吨煤炭资源量中,1000米以下的占53%。深部开采瓦斯致灾机理复杂,不同开采条件的构造场、应力场、裂隙场和瓦斯场缺乏科学定量描述,亟待开发深部条件的煤矿瓦斯治理技术及装备。

问: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袁亮:首先,要加强深部煤炭开采基础理论研究;其次,应研发深部煤炭开采瓦斯防治关键技术及装备;同时,需加强深部煤与瓦斯共采示范工程建设,推动我国主要产煤矿区深部煤层煤与瓦斯共采技术整体进步;此外,还要加大对深部煤炭开采和瓦斯防治工作的政策支持力度,继续健全体制机制,完善政策法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重视科学技术研究。△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