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炊烟袅袅

2014-4-17 14:06:26 作者:肖功勋

每当听着邓丽君的“又见炊烟升起,勾起我回忆,愿你变作彩霞,飞到我梦里……”我总是思念起家乡那一缕袅袅炊烟。

晨间的炊烟是一缕飘飘袅袅、聚散不定的云烟,似村姑飘逸的秀发,似我们顽皮小儿四处游走的身影;暮色中的炊烟则是一声回家的呼唤,盘旋在农家四周的田园牧歌。

现在稍有空闲,我就会驱车来到郊外,寻找那让我思念的炊烟,走进我童年的乡村。如今新农村,气象万千,家家都有一幢小楼,但不管多富有,楼层有多高,楼房之侧都有一两间矮小的瓦房,那是农家不可或缺的厨房,那房顶上都有一根长长的烟囱。碰巧我会看见哪家烟囱冒出一缕青蓝色的炊烟,显示出居家过日子的温馨,让我聊解乡愁,欣慰几分。

我思念故乡清晨的炊烟。早春的清晨,当麻雀吵醒了农家的黎明,出早工的父老乡亲站在田间回望村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从自家屋顶烟囱中徐徐升起的那柱炊烟,它在微风中缓缓地漫散开来,和左邻右舍乃至全村人家的炊烟融合在一起,飘浮在村庄上空,散发出诱人的、淡淡的香味。各家各户升起的炊烟,犹如墨菊绽放,又如画家的即兴泼墨。稍有些风儿吹来,它们又一个个弯下腰,抚摸着将要泛绿的树枝,那么温文尔雅。而掩藏在炊烟中的村居,则显出姑娘般的腼腆与羞涩。

我思念故乡黄昏的炊烟。那时,太阳刚落,晚霞一片灿烂。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远离了喧嚣,天地一派静寂,就连浪漫的风儿也隐藏在田垄里屏住了呼吸,仿佛万物都在等待着一个神圣时刻的到来。这时,随着夜幕的降临,村落的上空便升起袅袅的炊烟,这该是怎样的一种静与美的极致啊!炊烟缠绕着村庄,村庄拥抱着炊烟。它缓缓地飘荡着,慢慢地游移着。此时,我们趴在牛背上,任凭识途的牛儿不紧不慢地回家,懒散地行走在故乡的道路上。荷锄的姑娘们边走边说着悄悄话,时而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当娘的则站在村口,唤着野外贪玩的小儿回家。红砖青瓦的农舍在晚霞的映照和炊烟的包裹里,显出一派宁静与安详,充满了浓浓的诗情和淡淡的画意。

我思念故乡的炊烟。那炊烟里有我童年的几多情趣,更多的是我的贪馋、我的渴望;炊烟里缠绵的是母亲的爱,是母亲盼儿回家的殷切眼神;炊烟里弥漫的是五谷杂粮的芬芳;炊烟里渗透的是乡村的血脉亲情;炊烟里流淌的是家乡父老的互帮互让……嗅一嗅,闻一闻,无不让人乡情顿生。还记得儿时,童年的老屋里,用土坯砌的灶台做饭,柴火主要是麦秸、芝麻、高粱秆、花生秧等。每当菜饭烧熟之后,灶膛里的余烬还红红的旺着,顺手捡几个红薯埋进去煨好。过一两个钟头扒出来,那凝聚着温馨而甜润的红薯香味,就在老屋里挥散弥漫。

当然,童年的记忆,也有那庄稼歉收的灾年,村里的炊烟就稀疏了许多。如哪家好几天不见烟囱有烟冒,就知道他家已经缺了粮,断了炊。好心的邻居便会送上一些杂粮或端上一盆稀粥。也正是乡亲们的这一点一滴的相帮让人熬过了春荒,走进了丰收的秋天。

这一缕缕炊烟,再现了“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风光,亦有着“柴门寂寂黍饭香,山村烟火春日晴”的意境。她是一首无字的诗,是一声悠长的雁鸣。她衬托得蓝天更加高远,河流更加清澈,田畴更加辽阔。

“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我心中的炊烟,是故乡一部悠长的乡史,永远留在游子的梦里,温暖我们那颗漂泊的心。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