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诗歌两首

2014-4-17 14:15:57 作者:随云小绪 王文海

柳芽儿的春天

风儿暖了暖了

绿色一点一簇一片

微微露出的柳芽儿含苞娇羞

柔梢披风,撩人怀思

鹅黄的新嫩绽开婴儿般的

微笑 顺着三月的南风撒欢蹦跳

柳芽怯怯地慢慢舒展

随风轻轻

拂动

就这样,醉了、醉了

醉在新酿的春酒 我芙蓉如面

燕之归来,春之萌动

滤去喧哗,沉淀清寂

任清风薄雨

滋润了这一季的绿盈妩媚

就让那些浅浅娇娇

柳芽的新绿

浸透了这一夜优雅的睡眠

走失的暮春

会喊疼的春天才是我写下的诗句

即使有错别字,也是山丹生气的侧面

黄昏美到尴尬,美到不自信

多嘴的乌鸦在火焰里沉默

故乡和母亲永远是饱含泪水最多的词汇

我承认,这是在血脉里行走的暮春

随手抓一把红去涂抹暗处的伤口

飘起的蒲公英多像春天吹的口哨

请允许我把落日说成是一枚印章

泛疼的回忆里,遗憾是最后的落款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