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樱花浸润文心

2014-4-21 16:06:50 作者:陈华文

对于熙熙攘攘的武汉而言,樱花是早春的使者。当大地万物刚刚苏醒过来时,珞珈山下的武汉大学校园内的樱花便已经欢欢喜喜地绽放开来了。

樱花有着令人回味无穷的魅力,嫩嫩的、软软的,晶莹剔透,散发着清香,给有些微寒的早春带来了阵阵暖意。我不曾在这所大学求学,可对校园内漫山遍野的樱花却充满了羡慕。这是所樱花盛开的大学,也是一个文学气场强劲的地方,著名作家方方、池莉、邱华栋、林白等都曾在这里领略过樱花之美。那些层层叠叠的樱花,是美丽的使者,更是文学的伴侣。

2006年3月,樱花在珞珈山下如期绽放。我不知是第几次来到珞珈山观赏樱花,但这一次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是文学爱好者,可偏偏在一所工科大学工作。为了汲取些许文气,滋润一下文心,我便再次悄悄地来到珞珈山。一栋古朴的老建筑前,漫树的樱花为其增添了几许亮色。在其中的一间宽敞明亮的大教室内,著名作家池莉正在给大学生作题为《春天的文学》的演讲。我当时大喜过望,激动得手都有些抖动起来。我是文学草根,少有机会领略著名作家的风采,这次真可谓“误入樱花深处,聆听作家讲述”。

池莉是新写实主义的代表性作家,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她总是能准确地把握住这座城市的脉搏,深入刻画市民生活百态。她的小说《生活秀》、《来来往往》等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

当我进入教室时,池莉已经开始演讲了。她坐在椅子上,神情自若,说的虽然是普通话,但武汉方言也会时不时地蹦出来几句。演讲中,池莉显得特别坦诚,没有大作家的架子。上世纪80年代中期,已经是一名医生的她,毅然辞职来到当时的武汉大学作家班深造。那是一个文学广受人们热捧的年代,池莉也是其中一员。在辞职选择文学之路时,她没有发表过一篇小说,更不要说名气了……这让我从她那柔弱的面孔上,仿佛看到了几分“女汉子”的特质。

池莉在演讲中,还谈了很多文学创作方面的问题,具体细节我现在忘记了,但是对于她苦读文学名著的故事我却至今都还记得。我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在樱花簇拥的石凳下,她手捧着一本小说认真阅读,时而开怀大笑,时而泪眼婆娑,陶醉在文学的世界里,甚至忽略了身边美丽的樱花。

正是珞珈山的樱花,见证了池莉为文学梦付出的艰辛努力。珞珈山的樱花,滋养了多少读书的种子,更浸润了多少文心。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