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三月,想起一棵树

2014-4-21 16:07:20 作者:莫景春

在乡下,很多庄寨的村头都婆娑地矗立着一棵巍然的大树。听说,那是神树,专门保佑着村里的每一个人平平安安。如果这棵树没有了,村里就会有很多天灾人祸,骚扰不安。

记忆中,家乡的村口就有这么一棵树。那是一棵樟树,树皮疙疙瘩瘩,显得很苍老,不知它生长了多少年,就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叶子已有些稀疏,但树身飘散的一股股清香,却让人感觉特别的清爽。于是,榕树下就成了全村人消遣娱乐的好场所,无论春夏秋冬总是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树身有两个大人合抱那么粗,我们小孩最喜欢躲在后面玩打仗游戏,将半个身子藏到树后,探头探脑,露出半张脸,朝着对方用手比出手枪的样子,“砰砰”开上几枪,非常有趣。或者在树下翻跟头、倒立,借着庞大的树身,将双脚紧紧地靠着,感觉非常好。但这树是不能爬的,因为老人说,它一年四季保护着村子,很有灵性,容不得半点玷污,如果有人爬上去了,那可是触犯了天条,要受到天打雷劈的。听了老人地讲述,我们小孩子只能仰着小脸,心怀敬畏地看着。

大人们也是有事没事地聚在树下。尤其是夏天,待在家里闷热难忍,大人们都纷纷跑出来,聚到这树叶婆娑的大樟树下,享受那一份阴凉。他们有的随便拿起几个较大的袋子或者是干净的报纸,三五成群地往地上一坐,玩卡片、打扑克,赢了,输了,都呼啦啦乱喊乱叫,尽情地享受自己的快乐;有的则坐在石凳上海阔天空地侃大山,脸上显现出很知足的神情;有的则铺开一张清凉的席子,直直躺着,凉风习习,没一会,竟然鼾声雷动。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着,老树也不可避免地老去。一场凛冽的寒风过后,那棵老树再也没有醒来,在生机蓬勃的阳春三月,老树还是那样静悄悄的,没有了以往嫩芽点点的迹象,干枯的树枝直愣愣地指向天空,似乎在表明着它对于生的渴望。

村里人心惶惶,都认为要发生什么大事,但却都束手无策,任由那棵老树在春风中瑟瑟发抖,枝条一一枯落。树下顿时空空荡荡,没人敢去那里玩耍了。

三月的一个早上,静悄悄的树下出现了一个佝偻的身影。他拿着铁铲,吃力的在老树根部挖着,一棵翠绿的小树偎依在他的旁边。老人不停地挖着,不理解的人们只是远远地站着,接着有人跑过去,帮忙提着一两桶水。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邻居大伯,他正在枯死的大树旁边补种着一棵可爱的小树。

大伯说,一个村庄不能没有树,树能聚起人气,也能护着村子。你们看,树没有了,村庄空荡荡的,多没生气!

确实,那棵老树死了,孩子们没地方玩乐,只得四处乱跑;大人们也是四处晃晃,很是无聊。大树走了,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令人吃惊的灾难,但大家都觉得没有大树的生活仿佛少了些什么。在大伯精心照顾下,那棵小树长得很挺拔,窜得老高,为了让小树长得更快些,村里人把那棵老树给锯了。没几年功夫,小树竟窜到了二层楼那么高,叶子也长得密密匝匝。树下开始三三两两地出现人影了,村里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到树下,聊天,打闹,玩游戏……一切又像从前一样热热闹闹了。

树长大了,邻居大伯却走了,他是那样地悄无声息地走了,就像那在春风中逝去老树一样。

又是一年三月,窗外的桂树已经悄悄透出了嫩绿的新芽。我想,家乡的那棵樟树也会缀满绿叶,还有树下那一群群悠闲的乡亲们,他们也一定在谈论着那位可亲可敬的老人吧!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