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早春的气息

2015-3-23 9:59: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贾春红

早春的颜色,是嫩黄的,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茸茸嫩芽儿,是刚出壳圆球般滚来滚去的雏鸡,是河畔软了腰肢的新柳。

每年早春时节,我都喜欢来到乡间的田垄上随意闲走,土腥味混合着植物的清香扑面而来,这是春天的气息。

沿河边的小路往下游走,那棵柳树几十年如一日地长在老地方,与蔓草、沙滩、河流长相厮守。比我年龄还大的它,在我的眼里是乡村的形象代言人,一如绕着村庄的河流。

一方水土,一方语言。树和草也有自己的语言,它们与河水相谈甚欢,在鸡鸣犬吠声里,在掌灯时分,树和草用自己特有的语言,也在喁喁私语。

有河水的滋润,村庄的灯火仿佛温暖了许多。

爬根草听到春风的召唤,小心翼翼地探出头。一丛荆棘的细茎开始生长,一根根刺,尖锐、挺拔,活力勃发;猪牙草晒出它的新绿;迎春花的枝条上缀满花苞,似婴儿噘着的小嘴,有零星性急的已吐出鹅黄,在旷野里优雅绽放。折一枝绿萼在手,噙一朵嫩黄在唇角,心情明朗得像天空中飘过的云朵。

柔柔的风,清澈的水。水面波光粼粼,不知名的水生植物在漫不经心地轻摇,几只野鸭追逐着它们的影子,远处两只白鹭忽而在水面上滑翔,忽而展翅高飞。想来这些水禽已感知了春的来临。

春阳高照,索性解了围巾搭到臂弯,拉开外套的拉锁,揽清风入怀。

俯下身,手指触到春水,清清凉凉。兴奋地撩起一片水花,惊得水中的鱼儿慌慌张张地躲到水草下不再露面。闭上眼睛,享受春风微微吹拂,尘俗里的烦恼仿佛都随眼前的春水流走了。

风,从东边徐徐吹来,带着旷野的气息,一只废弃的游船泊在岸边,眼前的情景竟有了“一叶扁舟,闲看芦花”的山水画般的意境。远山如黛,斜挂林梢的一轮落日,似一阕清绝的小令,看一眼仿佛就能让心灵就此安静下来。

我身后的村庄,炊烟袅袅,不远处,一栋现代化的居民楼即将竣工,春寒虽然料峭,但大地深处正酝酿着生机。

春风吹临河畔,我闻到了春的气息。春是温暖,是希望,它裹挟着暖流破冰而来。□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