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跳动在草尖上的春天

2015-3-30 10:07:2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春天最早是来到草尖上的。那时,小河里的冰还没有完全化开,鸭子们活动在狭窄的水域里,扑闪着翅膀,一点点收复着已经失去一冬的领地。河堤上的柳树,还是光秃秃的。风呢,吹在脸上,仍有寒意。

乡下的孩子,这个时节却不怕冷,三五个约在一起,去田野玩,掘鼠洞,捉弄一只还在冬眠的青蛙,或者奔跑,追逐,跌倒了也不怕,脚底下有草呢。干枯的野草,是厚而软的“地毯”。

放眼望去,野草一片又一片,依然枯黄着,还像冬天那样苍凉。但如果,蹲下身去,拨开脚下匍匐着的干草,就会惊奇地发现,在枯草的覆盖下,嫩嫩的、黄绿的草芽儿,已悄悄地钻出了地面。

记得那次,发现枯草下的嫩芽后,我很惊喜,好像突然发现了小草的秘密,或者说,是春天到来的秘密。这个秘密让我的心痒痒的,有着想要呐喊的冲动,想要告诉整个世界: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刚在学校学了朱自清的《春》,于是就和小伙伴们大声背诵:“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在这背诵声里,风一天天暖起来,终于有一天“吹面不寒”了。而这时的田野上,原本土黄色的“地毯”已悄然换成嫩绿色的了。四处望去,满眼都是新生的绿。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感觉空气也带着清爽的绿意。

田野上的人多了起来。手扶拖拉机轰轰响着,打破了宁静。锃亮的铁犁,翻开新鲜的泥土。有老农不肯用拖拉机,牵着黄牛,慢腾腾地来了。鞭声清脆,老牛在老农的吆喝下奋力前行。新犁过的田,散发着好闻的泥土味。

休息的时候,老农蹲在地头,吧嗒吧嗒抽袋旱烟。黄牛呢,则立在绿色的草丛里,低下头来,贪婪地啃青草。一个冬天了,它只能干巴巴地窝在牛圈里,咀嚼着干草,向往着春天。而现在,春天终于来了。

这时的草,是牛羊的美味,有些草,也是人们的美味。比如苦菜、荠菜。在田间劳作之余,妇女们也不闲着,挎着篮子,四处找野菜。苦菜挖回家后,洗干净,蘸甜酱吃,炒着吃,都行。荠菜呢,炒鸡蛋吃,喷香。

如今春天来了,故乡的田野绿了吧,野菜也该蓬勃生长起来了吧。想念那片田野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