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油菜花里的记忆

2015-4-7 10:43: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汪有红

时下,正是油菜花怒放的时节。周末带着女儿寻了一方田野,去欣赏那大片大片闪耀着金黄色光泽的油菜花。

漫步在花丛中,轻风吹拂,空气中飘散着一缕缕淡柔的清香。这眼前的一切,将我带回了留存在油菜花中的那一抹深深的记忆中。

儿时的田野比现在多,油菜花也大片大片的。每逢三月,满山遍野,房前屋后都是金灿灿、黄澄澄的。那时的我们不懂得这是美景,更没有欣赏的雅趣,只知道那盛开的油菜花地是孩子们的乐园。花香引得蜂蝶来,大大小小的蜜蜂在油菜花上忙碌地飞舞着,我们再也不用拿着小枝条在土墙的蜂洞中掏蜜蜂了。拿着小瓶子,当蜜蜂伏在菜花上,专注它的美食时,用瓶口在它头前方等着,轻摇一下花枝,便“请君入瓮”了。大半天的工夫,我们能捉到小半瓶的蜜蜂,然后摘几朵油菜花放在瓶中,便美滋滋地等着蜜蜂酿蜜了。可等到第二天一早打开瓶子一看,蜜蜂全死了。大人告诉我们,要给瓶子留个小口子,让蜜蜂喘气,不然就会闷死。可纵使我们留了小口,蜜蜂也活不过两三天,于是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蜜蜂不是饿死的,不是闷死的,是急死的。

那时,农村的孩子是极少有玩具的,就算有玩具大多也是自制的。油菜花盛开的季节,这花就成了我们自制玩具的材料。折几根柳树条,编织一个环,再摘一些油菜花,插在枝条上,一顶美丽“黄冠”就做成了。戴着它,满头黄灿灿的,在油菜花地里捉迷藏。那时的我们基本和油菜花一般高,站在花丛中,放眼望去还真难发现,往往最先暴露的是和花相映的笑脸,忍不住的笑声。一群孩子,戴着花环,穿梭在一望无际的金黄色中,笑声、闹声响彻山野……

当然,尽情玩耍后,往往逃不掉一顿严厉批评,我们不仅摘了花,还在油菜地里乱跑,糟蹋了花,惊扰了花期,影响了油菜籽的产量,这在大人们看来是不可饶恕的。

油菜花带给孩子们的也不尽是欢乐,也有烦恼和无奈。每当收割油菜籽的时候,我们就会有一个神圣的任务——晾晒菜籽时我们要蹲守在场基上看着,防止鸟儿偷食。油菜籽是鸟儿的美食,尤其是麻雀。这种和鸟儿进行的“游击战”,既单调又无聊,而且往往都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到傍晚时还要帮大人们收菜籽,我们这些孩子负责用簸箕向箩筐运,大人负责往回挑,每每这个时候总是暗暗埋怨油菜为什么开那么多花,结那么多籽,累死个人。最喜欢的还是晚饭后,我们这些孩子可以光着脚在家中的菜籽堆上玩耍,菜籽油光油光的,踩在上面软软的、酥酥的,还可以堆积诸如城堡等形状,和现在的小孩子玩沙差不多。

“爸爸,这个花结什么果子?”女儿的疑问打断了我的回忆,仿佛那群快乐的孩子在我眼前越跑越远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