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山旮旯里的矿区

2015-4-7 10:45:0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怡华

桃安村,位于巍巍雪峰山深处的一个山旮旯里,这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村。但在我心中,却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年纪越大,心中越是挂记着这个地方。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桃安发现了白钨精矿。一群群天南地北的青年男女,来到这里开发矿业,并在轰鸣的开山炮中,在矿山的怀抱中,孕育了第二代矿山人。在这里出生、长大的孩子们,称为矿山子弟,在他们身上,从小就烙上了矿山的印迹。矿区红火了十来年,1962年矿区下马,人员全部撤离。从那以后,再回桃安,只在梦中。

闲暇的日子里,我常常想起那个山旮旯,还有那个小山村。它就像一幅美丽而又凝重的山水画卷,沉沉稳稳地装在我的心里,挥不去,抹不去。

阳春三月,阴雨绵绵,薄凉。我和贺再华商量,邀几位在矿区长大的同学,决心重回矿区,到那里走一趟。随后的日子里,我连看了几天的天气预报,可都是阴雨天气。选择了个星期天,7个老同学,清一色花甲之人,既不逃避什么,也不为了出来“散心”,而是出来寻觅,寻觅童年的足迹,年少的光景。

雨点落在车窗上,雨刮器来回地刮着雨水,我们坐在车中,期盼着雨能够停下来,可是不遂人愿。老同学们平日里难得相会,今天相聚,欢乐写在了脸上,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叫着幼时的外号,回味着儿时趣事。

车行一路都是山,丛林满目青翠,绿得叫人喘不过气来。越往山里走,山色越来越矜持,春色越来越透明。

公路凹凹凸凸,汽车在绵连小雨中往上蹦跶着。经千斤园,过东安溪,到文明垭,车子不能再往前走了。我们只能下车,在农户家避雨、小憩。但不知谁按捺不住对矿区的向往,喊了声:“走吧!”

丝丝小雨中的大山,淡淡薄雾缠绕着青翠山峦,薄雾和山峦,就像一对深情而又久别的恋人,如胶似漆,相互亲吻着,相互依恋着。山里桃花、梨花、樱花,漫山遍野,姹紫嫣红,竞相怒放。山里的雨很细,细得如丝;山里的雨很柔,柔得似女儿之情;山里的雨还很顽皮,你若与它携手同行,稍不留意,它便挣脱你的手,或跳进林间嬉戏,或爬上树梢,在居高临下中甩给你一串笑语。细细柔柔的雨,纷纷扬扬的雨,不经意间,便打湿了你的眼睛,温柔了你的心情。雨中秀色,观之不尽;山中美景,赏之不完。累了凡人眼球,苦了相机快门。

一路上,大家时而欢声笑语,时而鸦雀无声。穿越周家园山垭,小道深深地掩映在绿叶林中,这条林阴小道,既像战壕,又像掩体,50多年前就是山区人民出行的必经之路。两边土墙有3米多高,土墙上的灌木丛将小道封闭得严严实实,恰似走在地下长廊,地上青石板整齐排列顺延而上,路上除了零星落叶,不见人为垃圾,壁上挂满青苔,犹如岁月老人飘逸的胡须。

到梨树垭,小雨变成倾盆大雨,紧走快赶,来到农舍躲雨,一位八旬老翁接待了我们。偌大两栋板房,老人空巢独居,儿孙都在外地打拼。老翁得知我们是在矿区出生长大的,更是热情有加,说起当年点滴,仿佛就是昨天。

穿丛林,过竹海,疾步下得山来,双脚又一次踏在了矿区的土地上。矿区,我回来了,越过的是空间,跳过的是时间,这是一场迟来的约会。

矿区四面环山,大山环抱着山村,山村依偎着大山。新农村建设的春风也吹进了遥远的山乡,山窝窝里被推出一块大坪,据说要建一个项目。沿山脚建有几栋二层小楼,很是气派。清澈见底的小溪从山里头曲曲折折而来,经过矿区,又向山外蜿蜒而去。小溪两边建有青石栏杆,煞是壮观。

站在满是泥泞的路边,思绪回到了50多年前。记忆中的矿区,没有这么大的坪,也没有这么簇新的小楼,那时的矿区仅有一栋二层办公楼房,能坐200多人的工人文化宫是幼时心中的宏伟建筑。后来,矿区有了木板家属房,更多的矿工家属仍然栖息在自己搭建的工棚里。那些年,正是3年自然灾害时期,也是我们长身体的时候,饥饿是我们这代人共同记忆。正是有了那段苦难的经历,才有了对矿区难忘的记忆。一行7人的到来,让山村嗅到了生人的气味,乡人不时探头张望这群不速之客。

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信步来到毛家溪,这里曾经是大水田公社毛家溪小学,那时学校很小,仅上百号学生,十来位老师。1960年上半年,5岁半的我,迈着蹒跚步伐,从这里走进了神圣的学堂大门。几十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当年学校已经成为菜地,不见丝丝学堂印迹,只有林中鸟儿还在欢唱,溪水还在山间流淌。

当我们来到毛家溪,看山,山在;访水,水在;还有,万物皆在;还有,岁月也在。

转过一个大弯,石拱桥还在那里与我遥遥对望。这座桥上曾经留下了我和同学们的稚嫩足迹。走近观之,石拱桥结实依旧,月牙桥洞圆润依旧,棱角分明,桥墩,桥身不见石灰砂浆,更不见水泥等物质。

桃安那个地方很小,临来之前,知道那里没有餐馆旅社,贺再华特意邀了小兰一道前来。小兰的舅舅住在桃安。

夜宿小兰老表家,山区夜晚,万籁无声,寂静有些骇人。楼板上鼠们窜来梭去,叽叽喳喳闹个不停。

第二天,早起,我们去廖家台。石板小路弯弯曲曲,雨后林间青翠欲滴,清新的绿色在晨雾中流动,流进眼睛,流进心胸。我们仿佛走进了脱离凡尘的世外桃源,享受着迷人的清香。走在春日喧嚣的山林小径上,耳畔清静,蹲下来,也能听见林间热闹鼎沸的声音。

重回矿区的两天时间里,我们在记忆中寻觅童年的生活,在丝丝细雨中感受春天的约会。我们到了梨树垭、唐家园、野毛冲、文化宫、半边街、坝底下、张家湾、廖家台、坝高头……

山风雨水陪伴我们玩了两天。山,不累;水,也不累;老伙计们,有些累了。

从桃安前往太平铺,沿溪下行。老鹰在峡谷间盘旋,身着五彩羽毛的鸟跳跃在林间,好像在为我们送行。

走着走着,一个小小的弯道,矿区又不在视线中了。

走着走着,童年的伙伴,已经两鬓斑白,都成爷爷奶奶了。

边走边在心中念叨,无论走到那里,矿区,永远在我心中。

我的矿区全称叫,湖南省湘西钨矿桃安坑口,位于湖南省桃源县西安镇桃安村。□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