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公公盖房

2015-4-13 10:36:5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赵闻迪

公婆住的小院挨着“村村通”公路,一道红砖院墙围着一溜三间青砖瓦房,房子造得高大、坚固,青砖被岁月风霜打磨得温润光滑,流露出厚重平和的表情。我头次上门的时候,老公就略带自豪地告诉我,这三间青砖瓦房是公公自己烧砖盖的,花了四年的时间,用了一万六千块砖。我震惊了,不由想起高晓声的小说《李顺大造屋》。公公了不起!

公公家以前的房子是泥坯房,房顶铺着稻草,漏雨、潮湿、阴寒,过一两年还得楦一楦。于是公公决心盖砖房,可砖从何来?买,不但需要一大笔钱,还得找人“走后门”。好在那时村头有一座砖窑,公公就跟人学了段时间烧窑手艺。1985年初春,公公的盖屋计划启动了。

农村烧砖就是挖土、和泥。烧砖用的土不能太黏,最好含些沙粒。公公和婆婆在河边寻找到合适土源,每天收了工就领着孩子们去河边挖土,一担担挑到家门口的空地上,在土堆周围筑起一道坝,浇上水,四个人光脚进去踩。踩“熟”后就开始做砖坯。公公用瓦刀将“熟”黄泥铲进事先做好的“模子”里,抹平,刮去毛边,拿到平地上轻轻一扣,泥砖便立在地上,晒干后码成一垛垛,用稻草遮上,待凑够一窑就可以烧砖了。这个过程漫长而艰辛。

凑够一窑,一家人就用肩扛手拎的方式把砖坯运到村头的砖窑。装窑有讲究,得保持烟道和火道畅通。码好砖坯,把窑门用土封实,在砖窑四周的火口点上火。烧窑最忌夹生,头三天用毛柴烧,后三天用硬柴烧,得不时看火相、温高和烟色。公公吃睡都在窑边。烧窑一般都在冬闲时节,寒风峭厉,滴水成冰,公公紧缩在旧袄里,听窑膛里哔剥有声、呼呼风起。有时老公跟婆婆去送饭,在窑门那儿埋个山芋,很快就能闻到香味。这样烧上几天,砖就成了。封火门后,青烟燃尽,公公带着全家人挑河水浇窑,浇急了不行,浇断了也不行,青砖的品相、色泽全系于这最后一环。最脏、最苦、最累的是出窑,砖土飞扬,柴烟呛人,手指和掌心一会儿就磨破,身上头发上全是砖粉,咳嗽不止……一万六千块砖,公公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烧出来的。

1988年中秋节后,青砖、木头、瓦都备齐了,公公请了四个人帮忙,十月中下旬,终于盖成了这座青砖瓦房。住进新房,全家人欢天喜地,公公的腰杆都挺直些。

公公盖屋这件事深深刻在儿女心里,化为无形动力,激励他们在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进。如今,两个姑姐和老公都在城里工作、买房,几次要接二老进城住楼房,可二老舍不得那三间亲手盖成的青砖瓦房和那方让梦想成真的热土。公公说,过去的日子那样难,房子都盖起来了,如今的日子越来越红火,还有啥愿望实现不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