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斗鼠记

2015-4-13 10:37: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德亭

有些年我没有跟老鼠斗争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跟老鼠过了过手。

这只老鼠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凌晨三点多钟,我被一泡尿憋醒,披衣起床去了卫生间。回到床上,却再也不能成眠。这是什么声音呢?像是旧时的机磨,把玉米从头顶的漏斗倒进去,玉米漏下敲到箩上的声音,又像是老鼠啃啮玉米粒的声音,琐琐碎碎,一直不绝。我住在楼上,哪里来的老鼠?真是胡思乱想!但声音确实真实的。一直到天明,那种啃噬的声音就这样响着,我再也没有睡着。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发生了幻听?

老鼠的声音我并不陌生,父亲生前与老鼠斗争的场面又在我眼前出现了。那时候,我们爷儿俩住在两间低矮的土坯房里,能够遮风挡雨,却挡不住老鼠。我们盛玉米的木箱,装粮食的瓦缸,都是老鼠容易得手的地方。木箱里装着粮食,你盖得再严实,老鼠也懂得找到薄弱环节,花最小的力气取得最大的回报——从箱盖边上咬透,进去巧取豪夺。如果瓮盖不小心是秫秸扎制的话,那么好了,老鼠想从哪里进来就从哪里进来。换成水泥盖的呢?烧制的瓮,瓮口不很规整,瓮盖总是盖不严实,有个缝老鼠就能进去。

老鼠在屋里有吃有喝,够逍遥的。做熟了的干粮,总不能任其招老鼠吧?父亲就想了个办法,在屋梁下吊上一个树杈把,晚上把装了干粮的篮子吊在上面,以为这下干粮就进了保险箱了。但有一回,也还是被老鼠咬了。邻居大爷说:“老鼠虽然没长翅膀,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比人能。”他说,他家的干粮也是这样放着,有一天夜里,他亲眼看见一只老鼠嘴里叼着一块干粮,顺着绳子往上爬。它就是顺着这条绳子,从屋梁上下来的。能够飞檐走壁不是?

俗话说:“君子不跟牛斗气”,父亲却跟老鼠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他堵过老鼠窟窿,下过老鼠夹子,放过敌鼠强和硫化锌,甚至借来邻居养的老猫捕鼠。老鼠也弄死过若干只,可是好像没有减少,冥冥中有什么掌握着它的生态平衡。

这天我散步回来,进了门刚把球鞋换下,就发现一只老鼠从厨房里大摇大摆的出来了,拐了一个弯儿,进了卫生间。这一下坐实了我的判断——家里有老鼠。我马上追了过去,看到它顺着水管往上爬,“吧唧”掉了下来。我忙带上门出去准备“武器装备”,找来了一把破笤帚,一根拖把杆,穿上皮鞋(防备被它咬伤),全副武装,准备跟它较量。可等我再打开卫生间的门时,却哪里也找不到老鼠的踪影了!找了半天,我发现水龙头下挨着地板砖的地方有一个洞,是把水管顺过隔壁屋里用的。难道老鼠是顺着这儿跑的?那屋里盛放着杂物、衣服、面粉,甚至玉米、豆子等粗粮都在哪呢。它随便钻个地方一藏,都够我找半天的。我又不能坚壁清野!

我不死心,去了那屋,先把墙角的几袋面粉和半袋玉米拎到桌子上,依然没有发现老鼠的踪影。我判断老鼠还在卫生间。于是我又回到卫生间里找,在墙角的管道处,我看到了一双狡黠的眼睛!我忙找了几只环保袋,把通往隔壁的那个洞堵死,然后用一只泡了衣服的盆子把身后的门依牢。总攻开始了。

第一个回合,老鼠有些惊慌,从墙角冲出来,跳起来,甚至躲到了暖气片后面,但没有站住又掉了下来,它只好重新回到了墙角。我一手拿笤帚从一边去拦,一手拿棍子去捣它。它又跳了出来,这是来拼命吗?我跳起来,踏了一脚,没有踩着。跟着又是一脚,它翻了个身子,又要跑,被我又是一脚。这回,它不动了。我是不是有些手狠心辣?

这只老鼠是消灭了,但它是怎么进屋的呢?它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呢?它的亲戚朋友会不会没事就来我家看看它呢……真是不敢想象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