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童 趣

2015-4-27 10:07: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栾芬兰

在我箱子里珍藏着一个小盒子,里面用红绸子包着四个乳白的有几分泛黄的小羊拐,这就是我童年的玩具,它给我留下多少难忘的回忆。

羊拐,就是羊腿关节上的一块骨头,随便摆在平板上,可以任意立起四个面的其中的一个面,各有各的特点,有棱有角,每个面都有其名。羊拐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物质缺乏的产物,虽是那时的产物,但还是不容易找到的,如果谁有几个羊拐,那可就成珍品了,每天像宝贝一样把它们放在书包或口袋里,生怕丢掉了。

小时候,我们的空暇时间几乎都被这小小的羊拐占据了,放学后的土地上、树底下、房檐下,回到家中,桌子上、床上……到处都可以是我们游戏的场所,而且这个不仅是女孩玩,男孩也玩。玩的时候除了要有四个羊拐外,还有一样必需品——沙包。为了能有一个漂亮的沙包,我东翻西找,找出各种五颜六色的花布头,先将它们剪成六个小方块,然后又一针一线地缝成一个立体四方形,最后再在里面装上豆子或小米之类的颗粒状的东西,但那时粮食很珍贵,家长们可不许小孩子浪费粮食,我们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装一些沙子了。随着沙包的一起一落,羊拐的一反一正,给我们带来许许多多的乐趣,既锻炼了我们手的灵巧、眼的敏锐,还锻炼了我们的计算速度和记忆力。

在我珍藏的羊拐中有两个大一点的,这是在甘肃酒泉的一位张叔叔送给我的。张叔叔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甘肃的一支地质队工作。他在江南的家里也有一个像我一样大的小女孩,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的思念,他特别喜欢我,经常带我去玩,给我讲许许多多地质队员探险的故事。他还许愿说,等我长大一些,要带我去爬那最高的山。可后来,由于常年的野外工作,张叔叔的身体累垮了,不能再适应地质队的生活被调回了故乡。临走时,我抱着张叔叔的脖子放声大哭,舍不得让他走,张叔叔忙哄着我说:“别哭,叔叔给你两个好东西。”我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两个白得透亮的小羊拐。张叔叔走后,我又随着爸爸所在的地质队东奔西迁,就再也没有了见面的机会,但那两个小羊拐却一直伴随着我,成为了我童年生活中的一大快乐。

但这快乐也给我带来了一段不高兴的日子,因为其中的一个小羊拐差点被我弄丢了。那时,我们地质队的驻地离学校很远,早上天还没有亮就得启程去上学。有一次,在上学的路上碰见了一只狗,吓得我们几个人转身就跑,由于我在其中算是大一些的孩子,于是我鼓起勇气,连叫带喊,并把书包抡了起来,这才把狗吓跑。就这样,一个珍藏在书包里的羊拐不知怎么就掉了出去。猴脸,发现丢失了一个心爱的羊拐,我的心情很是低落。那些天上学时,我总是在地上来回瞅,希望能够发现它就在角落等着我。为此,我还发动了同学们帮我找。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我的羊拐又找到了,我高兴地将它捧在手里,生怕再飞走似的。

除了张叔叔送我的两个羊拐外,还有一个带有小黑斑的羊拐是我随爸爸的地质队在内蒙古巴颜高勒驻扎时,邻居送给我的。剩下的一个有着小缺口的羊拐是地质队在青海格尔木驻扎时,我同当地的好朋友用美丽的图片交换的。

小羊拐,给我留下悲伤,留下欢乐,也留下了我在野外地质队这个艰苦的环境中长大的童年。后来,我的女儿出生了,我给她买了许多许多玩具,并在她六岁时候,把我珍藏的小羊拐也交给了她,可女儿只玩了一会,就把兴趣转移到电动火车、电动轮船、遥控汽车上去了,不由得让我感叹万分,现在的孩子真幸福呀。

我小心地将小羊拐用红绸子包起来,继续装到盒子里,放回箱子,将我美好童年继续保留在里面。□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