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村庄是一本书

2015-5-25 10:56: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曾在乡镇干过几年宣传干事。工作很忙,几乎每天都要下村。累,但我却喜欢。因为,在我眼里,每个村庄都是一本书。一棵老树,一口古井,一盘石磨,一座老房,都能让我欣喜不已,都吸引我去细细研读——这本书的奇妙在于,你每次读,都会有新的发现。

每个村庄大都有标志性的事物,让这个村庄区别于其他村庄。这种标志性的事物,是村庄这本书的封面。

譬如松树林村,有三棵古松,呈三足鼎立之态,均有两抱之粗,据说都有上百年的岁数了;东刘村呢,有段寨墙,是清朝时期为抵御猖獗的土匪而建的,如今只剩下其中一段。抗日战争时,村里人抗击过日寇,现在墙上还隐隐有弹痕。魏家峪村有个剧院,人民公社时建的,逢年过节,附近村子的人齐聚这里,进行文艺汇演。如今剧院虽已破败,但隐约能看出当年的辉煌。这些树、寨墙,还有剧院,都是凝固的厚重的历史,让我一眼看到这个村庄的从前。

人,当然是村庄这本书的主角。走在街上,我喜欢与人攀谈几句。蹲坐街角,悠悠然抽旱烟袋的老汉,闲坐院门前,用麦秸秆掐辫子的老太太,石碾旁一边拉着家长里短,一边推碾的妇人,扛着镢头去田野的汉子。每次攀谈,对我来说,都是收获。他们的喜怒哀乐,感染着我,让我能很快融于村庄,仿佛我从小就生长在这里。

牛、羊、狗等家畜们,当然是村庄这本书的配角。两头黑牛在院门前的矮树下,相对而卧,默默无言,慢条斯理吃着青草。几只乳白的小羊羔,咩咩叫着,像不远处的母羊奔跑而去。一只狗用警惕的眼神望着我,汪汪了几声。

花们、树们无疑是村庄这本书的插图,让本来素朴的书一下子明艳起来。有个叫桃花峪的村子,每年三月,桃花灿若云霞,村子成为世外桃源。槐树村,房前屋后槐树多,每到四月,槐花盛开,大街小巷都飘荡着浓郁的槐花香。养蜂人循香而来。蜜蜂在花间嗡嗡穿梭。

幽深的胡同,是村庄这本书的折页。走进胡同,总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矮墙上斜逸而出的一枝杏花,或者别的什么花,让人蓦然惊喜。踩上去清脆作响的青石板路,让人想起戴望舒笔下的雨巷。

书与书的风格是不一样的。孙家庄的人,大都节俭,会过日子,庄稼地旁种的豆角,即使只摘了一把,也不舍得吃,也会拿到集市上去卖。邓家庄的人,大手大脚,对吃特别有研究,外村来卖猪头肉的,走街串巷一吆喝,很快就卖得精光。孙家庄的姑娘,嫁到邓家庄去,两口子开玩笑,男人嘲笑:你们村的人抠门。女人答:你们村的人不抠,但啥都不会做,就会吃。

风格虽不同,但内容是大同小异的。对于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人来说,他在遇到的每一个村庄里,都能看到他故乡的影子。对他来说,每个村庄都是故乡。□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