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土地之战

2015-6-8 9:54:5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秦延安

队里决定将草滩的田地挖土进行出卖,虽然各家各户都有异议,但却没有一个人出面去反对。毕竟这几年村民们都没有好好耕种草滩的田地,有的地里草比庄稼还茂盛,有的已完全摞荒,彻底成了草滩。

这片土地是从秦岭的一个山脊延伸而来的,也不知亿万年前是怎样形成的。虽然相距不远,但地下情况却截然不同。有的地下全是黄土,有的地方就一锨土,下边全是沙包石。虽然庄稼长辛得苦,但草长起来却是逍遥自在,便得了草滩之名。

当年分产到户后,家家户户都将这片草滩地看得异常珍贵。土薄的地方就种红薯、油菜,土厚的地方就种棉花、小麦、玉米。为了保障这地里能长出好庄稼,农家肥一车一车地撒,播种时还施化肥,将土地喂得饱饱的。精耕细作,土是一锨一锨地翻,然后用镢头打碎如筛过一样,再犁出一道道沟,撒下种子,最后用耙子如女人梳头似的,收拾得异常平整。

人们怎样对待土地,土地就会怎样回报人们。一分辛劳一分收获,那地里长出的红薯个个大,芝麻节节高,棉花朵朵白,麦子玉米更是比赛着看谁的穗儿粗。

可是,近几年,随着村里的人一个个出外打工,这片土地的价值却直线下降。因为家家户户就一两分地,既没办法进行机械耕种,收割也困难,而投入成本与产出也是越来越悬殊。被村民忽视的土地,很快地便被野草占据了。

队长说,现在村里家家户户都在翻新房子,需要大量用土垫庄基,这正是开发草滩价值的大好时机。挖土卖钱,一车可以卖一百元,队里有了钱就可以给大家办点事。见没有村民出面反对,很快地挖掘机就开了去,一辆辆卡车来回地穿梭,不几天,路口的田地就如被人扒了衣服似的惨不忍睹,而且不断往前蚕食,很快就到了我家田地前。虽然队长到家里给母亲说了多次,但惜地如命的母亲就是不同意将自家的地捐出来。队长说,草滩的地薄,队里可以在村前重新划分一块地作为补偿,但母亲还是死活不同意。母亲的坚持,使得村里卖土的计划不能继续往前实施。私下,我问母亲缘由。母亲说,现在人们日子好了,就不爱惜土地,也看不上种庄稼。可是无论到什么时候,咱们庄稼人都不能忘本呀!虽然咱阻挡不了队长卖土之事,但是只要咱家不愿意将地兑换,那他就不能继续将地破坏掉。

因为母亲的执拗和不断向镇上反映队长的卖土行为,取土工作最后在离我们家地三米处停了下来。虽然母亲最终赢了这场战斗,队长被撤了职,但是,被挖过的坑坑洼洼的两亩多土地是无法再耕种了。一场暴雨,使得包括我们家在内的许多家田地都如山崩似的坍塌,母亲的那块地也耕种不成了。最后,母亲把田地重新平整,栽上了一棵棵杨树。如今,那些杨树已经长到碗口粗,看着它们郁郁葱葱地生长,我好像看见了母亲捍卫土地的神情。□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