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孤岛之爱

——读英国作家维多利亚·希斯洛普的作品《岛》有感

2015-6-8 9:55:5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萍

作为一名曾经学过并从事过医疗工作的我来说,麻风病并不可怕,但心里仍然充满了恐惧,因为在大部分人的潜意识里,会自然而言的浮现出一副皮肤溃烂,惨不忍睹的画面,然后联想到它可怕的传染性。可是当我读完英国女作家维多利亚·希斯洛普写的《岛》后,那孤岛之上的一群麻风病患者,却让我倍感温暖,心中充满了希望和爱。在这个浮躁喧嚣的年代,能有几人为一本书中的故事潸然泪下了?这个风靡欧洲的故事,哀婉悲伤,令人禁不住泪流满面。

故事从一个疑问开始,讲述了主人公阿丽克西斯探索母亲索菲亚的传奇过往的经历,讲述了一个家族的爱恨纠葛,故事沉重而哀伤。

二十年来索菲亚非常过分地固守着她的来历,她不仅掩埋了自己的根,还把上面的泥土踩得严严实实,她的秘密已经成为自己和女儿之间的一道屏障。但从阿丽克西斯探索开始,这一尘封已久的禁地打开,从布拉卡到斯皮纳龙格岛,一个融合爱恨情仇的凄凉故事怆然铺展,一曲令整个欧洲潸然泪下的生死悲欢徐徐打开……

故事的主要人物有索菲娅的外婆伊莲妮,外公吉奥吉斯,母亲安娜,姨母玛丽娅,姨父克里提斯,以及外婆的好友佛提妮。而故事的发生地却是从布拉卡到一座绝望的岛——斯皮纳龙格岛。

布拉卡是古希腊的一个小村落,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如同所有幸福的小村子一样,宁静祥和。这个村庄面朝大海,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的斯皮纳龙格岛——麻风病人的家。

这是一座永远没有返还之路的岛。从那里回望,伊莲妮和玛丽娅可以望见家乡,一水之隔,一箭之地,却是一段难以逾越的单程之行。

故事就发生在这座岛上。二战期间,整个欧洲大陆烽火连天,硝烟四起。但是在希腊的爱琴海边,斯皮纳龙格小岛却显得分外安静平和,仿若与世隔绝。

这里生活着一群麻风病人,他们饱受病魔的摧残。阿丽克西斯的曾外婆因为麻风病被隔离到了斯皮纳龙格岛,最终死去;随后阿丽克西斯的姨外婆玛丽娅同样因麻风病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压抑、荒凉、孤独、艰苦、物质匮乏的小岛。

在一批来自雅典的新麻风病人加入这个岛之后,岛上的生活开始发生一系列欣喜的变化。这一群人都是知识分子,有教师、律师、医生、石匠、编辑、工程师……他们不甘心如此沉闷困苦甚至是等死的生活,他们的到来也点燃了岛上居民的热情,大家一起全心全意投入到岛的建设中。扩大了医院,新修建了许多住房,街上有了酒吧、面包房许多店铺,还能看上电影,甚至创建了自己的报刊《斯皮纳龙格星报》。从那开始,斯皮纳龙格岛民的生活前景越来越明朗,他们的内心燃烧起对未来的热忱,心里开始设计更加美好的生活,由每天无所事事到精打细算过日子,由悲伤消沉到积极乐观,这全都是因为爱而改变,而那批雅典人正是点燃这份爱的英雄。

就是这样一群特殊的人们,他们承受着人们对于麻风病人的种种歧视,历经战争与病痛洗礼,抗争着不公的命运,在斯皮纳龙格岛上重建希望,重建家园,真爱与勇气以及包容闪现在这些伟大而又平凡的人们身上。

令人欣慰的是,在医生和病人们的共同努力下,麻风病逐渐被治愈,玛丽娅和众多痊愈的患者,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也收获了属于她的真正爱情。

而阿丽克西斯的外婆安娜,玛丽娅的姐姐,这个自始至终健康无恙的人,从来没有踏上过岛的人,却因为永不满足的情欲、自私、任性、反叛、嫉妒,最后偷情死于丈夫的枪口之下。虽是姐妹,安娜自私虚荣,玛丽娅温和善良,这更是决定了她们以后的人生,决定了她们的幸福与不幸。最后玛丽亚领养了安娜的女儿,取名索菲亚,索菲亚为了避免自己的亲生母亲放荡不堪,自己的父亲是杀人犯被外人得知,而逃避过去。阿丽克西斯便是她的女儿。其实生活中,可怕的不是身体上疾病,而是心灵的丑恶扭曲。

让索菲亚安慰的是,她引以为耻的过去,在阿丽克西斯那里,看到的不是耻辱,只看到英雄主义,没有不忠;只有激情,没有麻风病;只有爱……

从年前到年后,这本书终于读完,我心绪也随着书中的故事和分割成段的时间,一波一波的起伏着。

在这个沉重凄凉的故事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在最悲凉的情节里,始终能看到希望。几生几世的家族纠葛最终被柔软的心融化成温泉,温暖着身边所爱的人,让人感受不仅仅是生命的脆弱,更多的是对生命的爱,就像一股清风,吹进人们日益浮躁的心灵。

人的情感就像是在悬崖峭壁上绽放的花朵,爱——让这花闪烁着博大而神秘的光芒。它让我坚信,你我之间,爱一直都在。□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