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草睡

2015-6-8 9:56:2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最好的睡眠,是在春天,在野地,这时的阳光正好,而风多是微风,吹面不寒。随便找个平整的地方,最好是那种干干净净的青石板,然后躺下,把手枕在头下,或者扯一把草当枕头,就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了。

我把这个称之为“草睡”。

小时在乡村,我是常常“草睡”的。春天里,只要不上学,我就会找个理由去田野。割猪草,是最好的理由。挎上筐,带上镰刀,溜溜达达就出了村庄。身后呢,当然少不了那只大黄狗。草到处都是,不必愁,找一个茂盛的地方,蹲下身,用镰刀噌噌噌,三两下就满了筐。

剩下的,就是玩了。田野,是乡村孩子最好的游乐场。在草丛中找鸟蛋,捉蚂蚱,是我最喜欢的。春天里,鸟要孵蛋,如果运气好,在隐秘的草丛中,会找到一窝鸟蛋。我会乐滋滋地捧回家去,偷偷放在母鸡的窝里,希望能孵出小鸟来。但母鸡发现后,不愿帮忙,将鸟蛋逐出鸡窝。

累了,就找个地方坐下,或者躺下来。最好是找有青石的地方。最好是躺下,因为一躺下来,立刻你就会感觉,自己成了一棵草,融在了这片田野里。这种感觉很奇妙。头两侧就有草,你躺下后,它们马上凑过来和你打招呼。仿佛你原本就是这田野里的一棵草,它们都和你熟稔无比。

草香是最好闻的一种香。闻着这种淡淡的香,望天空。蓝的天幕上,流动着白的云。那么白,那么软,就像自家地里的棉花,长着长着就长到天上去了。真想一把扯下来,做成棉被盖在身上。

悠远的天空上,有鸟在唱歌。你根本看不到鸟在哪里。你只听得见鸟鸣,却看不到鸟的身影。它们的歌声是婉转的,动听的,让你听了心里会很感动。为世上会有这么好听的鸟鸣而感动。据说,这种鸟叫云雀,能贴着云层飞。可惜的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云雀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在睡觉的时候,大黄狗也是不闲着的。它在草丛中找蚂蚱,或者追逐一只在花丛中盘旋的蝴蝶。偶尔会看到一只野兔,闪电般追出去,却总是悻悻而归。

天上的云彩,总是在变换模样,一会儿像一只安静吃草的羊,一会儿又变成奔跑的马。看着看着,我就迷糊了,睡着了。睡着睡着,感觉身下有谁在轻轻地挠我的背,坐起来看,原来是一束草,它从青石的缝隙里钻出来了,以这种方式和我打招呼。田野里的草啊,总是这么热情。

很多年没有“草睡”了。离开故乡这么多年,那片田野估计也快忘记我了。但我从没忘记过那片田野。如今在城市里,我在夜晚总是失眠,睡不着时,就会怀念当年“草睡”的日子。那种睡眠,多香啊,梦里都会有青草和野花的味道。

想念那片田野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