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在乡土里挥锄

2015-6-16 9:02: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钱国宏

月上东篱,清露悄落,此时此刻便悟出劳作后的闲适惬意与农家生活的意趣况味来,真是吃也安然睡也安然!

假日回乡种菜,真是一件乐事。与乡间的作物们倾谈,更是惬意。

几年前离开乡村老家时,老宅前有二分空地。那是我最惦念的菜园。因为菜园的缘故,无人居住的老宅我没有出卖,只为节假日自己能有机会回乡种一回菜。于是,小小的一方菜园,成为我度假的一方乐土。每逢节假日,我就搭乘小客,回到乡下老家种菜品闲。

在熟悉的故园村巷中徜徉,身轻体健,神清目朗,与摘豆角的大嫂打声招呼,和荫下小憩的老乡逗个噱头,嬉笑间就到了家门。进得院来,先放松了一身的紧张和疲惫,将外衣闪掉,再从屋角拿出锄头,悠哉悠哉,来至菜园。

菜园不大,我却极为熟悉:从记事时起,我就在这里学着大人的样子,浇水种菜,行走嬉闹。春秋几度,我早适应了农家生活:稻菽桑麻,娴熟于心。菜园是我的第二“根据地”,一旦有空闲,我总要来这里耍弄一番,久之,我亦成半个农人——葱、蒜、倭、韭、茄、瓜、豆、芫荽,按其节令,适时播种,精于耕作,勤于水肥,故寒来暑往,时序更迭,小园不衰其翠绿,不消其芳香,不绝其生机。

菜园很讲“义气”,你精于耕作,它就勤于奉献。每次进园,总能眼界复开,遽然一喜:呵,茄秧上又探出了紫色的花朵,豇豆又垂下了柳丝一般的果实,倭瓜胖得鼓起了“将军肚”。欣喜中,便松土拔草,顺瓜藤,理豆蔓。出一身淋漓大汗,吸几口花香水气,久居闹市而积垢胸中的沉抑与喧嚣荡然无存,顿觉神清气爽,脑醒目明!

其间,小憩畦头,又入一个佳境,看初花照眼,听水声入耳,仰观云舒云卷,蓦然想起牛郎织女七夕一会,只为重温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美好的传说透出一种醉意和渴念;俯首间,便又想起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似乎尚可闻到菊香悠悠,穿透亘古幽幽岁月,直将乡土的意蕴诠释得淋漓尽致,令人遐思万千。我虽不采菊,只种菜,而心境情趣亦然。

待落日衔山,摘得瓜豆,掐得葱韭,回家炒几盘小菜,隔窗呼来一二乡邻,“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浅酌慢饮间,直抒胸臆,乡间俚语,亲切有加,脱口而出,无拘无碍。这次第,焉能区区一个“爽”字便能形容得了?

月上东篱,星镶南窗,虫声唧唧,蛙鸣阁阁,夜虫呢喃,清露悄落,此时此刻便悟出劳作后的闲适惬意与农家生活的意趣况味来。酒至半酣,醉眼蒙眬,乡邻散去,独留一室寂静。仰卧床榻,看月影离离,摇摇曳曳,如仙人长空舒袖,真个是吃也安然睡也安然!

思前想后,心愈豁然,于是鼾声骤起,且梦庄生。次日醒来,复又入园,锄豆点花,浇水整垄,先摘瓜豆,再掐葱韭,整理齐备,悠然回城,一人劳顿,全家受益。

入园之举,亲蔬之为,既锻炼了身体,又丰富了盘盏,还净化了心灵,此等美事,何乐不为?□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