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记着故土的名字

2015-6-29 10:06:1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黄宇辉

和母亲在电话里嘘寒问暖了一阵,将要挂电话时,我顺便问了母亲一句:“北壕那块旱地麦子今年收成咋样?”“麦子长的好得很,亩产过了千斤!”听得出母亲对今年麦子的收成很满意。顿了片刻,母亲好像记起什么东西,以怀疑的口气问我:“宇娃,你离家这么多年,又常年不在家,即便逢年过节回家那几天,也是日急慌忙地串亲戚走同学,你还记得这片地的名字呀?”“我不光记得‘北壕’这块地的名字,其它的地名我也没忘记呢!”为了证明记忆的准确性,打消母亲的疑问,我如数家珍,像倒核桃枣似的一五一十给她说出了村子周围每一块土地的名字——“东堓子”、“西堓子”、“北壕”、“冢苀”……母亲听后很惊讶,赞赏地说:“你不仅是我的儿子,也是咱家乡土地的儿子呀!”

撂下电话,我的思绪飞到千里之外家乡渭北塬上那块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来,并久久地沉浸在故土名字的回忆中。

家乡的每一块土地都有她的名字,先祖们为了区别他们长年累月耕作的每块土地,都给她们起了名字,不知延续了多少代人,地的名字大都土的掉渣,像家乡小孩的乳名那样俗气,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在陌生人叫着有些绕口的地名,但乡亲们叫起来却是那么的熟悉亲切,有时写成文字还得撒费苦心呢!在字典里都难以找到,只是人们从口语中这么叫着,即便用文字表达也是别字,有根据地理位置取的名字,村西的地叫“西堓子”,村东的叫“东堓子”,村北那块地由于先辈们在盖房或垫牲畜圈时,长期取土,形成一个偌大的壕沟,村民们就叫它“北壕”。还有一个叫“冢苀”的地名,顾名思义,墓地长草的地方,老人们说,早些年,在这块地理,埋着一个殷实的有钱人,地上有一很大的土堆,后来家族没落,后代们没钱修整,就杂草丛生,留下“冢苀”这个名字。

这些显得卑微而且只有乡亲们知道名字的土地,她不仅养活了生活在故土上一辈又一辈的父老乡亲,也是我小时候的乐园,割猪草、拾麦穗、捡牛粪、打柴火、捉迷藏,每一块土地都留下我的足迹,有时累了,就躺在像豆丁般的胡基块地上,跷着二郎腿,仰望着碧蓝的天空中飘着的朵朵白云,产生着似梦似幻的遐想……

唐代诗人王维有诗曰:“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一个人出生在哪里,他的灵魂就在那里,在外漂泊多年,故乡土地名字时时刻刻盘踞在我的心中,就像自己的乳名那样刻骨铭心,无论我离开故土有多久,走多远,我都会记着故土的名字,因为我生命的根脉,已深深地扎在那片生我养我的故土中。□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