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醉在大别

2015-7-6 10:02:2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夏飞强

汽车奔驰,音乐响起,两旁的山川像记忆在倒退,许巍的歌声如同美酒,回家的高速上,我畅行畅饮。

两个化探普查项目的野外工作终于结束了,与大山相处的日子也将告一段落,思绪在过往岁月中穿行,信马由缰,横冲直撞。两年半的光阴,两千六百平方公里的大别山腹地,数不尽的山川、河流、村庄,看不完的杜鹃、云海、夕阳。炎炎烈日里的清泉,村口的老树、小桥,采茶的姑娘,放学归家的孩童,农家的犬吠……从早春到深秋,从百花争艳到叶落枝枯,从皖豫交界的深山到碧波荡漾的水库,从每一个睁开双眼的清晨到疲惫睡去的夜晚,一幕幕场景、一次次前行,胶片般在脑海中放映。

野外地质工作异常艰辛,其中化探采样工作尤甚。在大别山区工作的日子里,我们每天步行数十公里,面对着崇山峻岭、荆棘密灌,偶有毒蛇野兽,常见山蚂蟥、马蜂窝、蜱虫。曾在悬崖峭壁前进退两难,被毒蛇吓得魂飞丧胆,被山蚂蟥咬后血流不止。肉体的疲惫是浅层的,精神的空虚才是更深的折磨,野外工作枯燥单一,缺乏乐趣。所以我最爱野外的雨天,因为下雨天可以不出工,清晨淅淅沥沥的雨声是最动听的音乐,我会睡一个懒觉,会泡一杯茶,会在安静的乡村旅社里看一天的小说。现在想来都会觉得很开心。

山里的日子不断侵蚀着你,磨砺着你,每当身心俱疲,感觉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因为很多次我们干完活,穿着厚实的工作服疲惫地坐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我都会感觉自己像极了在黄原汽车站揽活的孙少平,想起他每天在工地卖力气,晚上还能坚持读书,想起他在铜城当矿工的艰苦岁月,觉得自己也应该坚持下去,何况我的境况比他好多了。

去年冬天,我们住在响洪甸水库边的乡村旅店,窗外即是碧水青山。一日下午,乌云密布,风雨欲来,只见一孤舟行于水面,一人一杆一木舟,画面惹人陶醉,我赶紧抓来相机,记录下这可遇不可求的美景。一日清晨,睁开双眼,推开窗户,水库上雾气缭绕,青山若隐若现,朝阳呼之欲出,霞光洒在山头、水面,恍如仙境,看得我是如痴如醉……想来这几年住过十几家乡村旅社,尤爱这临水幽居。

青春是一场没有返程的旅行,只能勇往直前;青春是一杯二两五的白酒,我干掉,你随意。

月光之下,清风徐来,醉在大别。□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