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一片丹心系找矿

2015-7-20 10:06: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吴 嘉

发现一个大矿,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团队合作的成果,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取得的成绩。

生长在地质队的孩子,都有一个相同之处,那就是跟父亲聊天的时候很少。这并不是父亲不愿意和儿女们交流,也不是儿女们怕父亲,而是长期在野外找矿的父亲根本就很少有时间跟孩子们交流。

从我记事起,父亲留给我的记忆就是,天气变冷了他就会从野外回来,就算在家的日子也是天天往办公室跑,加班回来时我早已进入了梦乡。更让我感受深刻的是,父亲的心是系在大山中的,有时我甚至怀疑他爱那些石头比爱我更多些。

几天前,家里喜迁新居,几位朋友来探望父亲,谈话中勾起了父亲对往事的回忆。这些往事是我也没有听父亲谈起过的,现在我才知道,在贵州的近六十年时间里父亲是怎么度过的,又是怎么一片丹心系山野的。

1938年,父亲出生在战乱中的山城重庆,1953年考上了重庆地质学校矿产地质与勘探专业。两年后,他与全班42名风华正茂的同学踏上了贵州高原这片神奇而又富饶的土地。也是从那时起,父亲开始了他心系山野找大矿的峥嵘岁月。

为了在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建起贵州自己的铝厂,推动工业发展,当时的地质部总工程师谢家荣和西南地质局下令,“组织精兵强将,一两年内在黔中地区找到300万吨储量的铝土矿!”于是,1957年父亲被调入了534地质队,也就是现在的贵州地矿局105地质队,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加入到了这场著名的“贵州修文小山坝铝土矿会战”。

铝土矿勘查当时在贵州还是一片空白,要找到300万吨储量的铝土矿,谈何容易!当时,云雾山地区开展的铝土矿勘查首战失利,地质部的首席苏联专家到贵州修文视察时,对当地是否能有铝土矿也表示了质疑。父亲和他的同事们顶着巨大的压力,克服了恶劣的天气,以及设备落后等一切困难,白天在野外编录,晚上回来画图整理资料。就是在这种外部环境下,一年半后,在300多人的共同努力下,父亲他们终于提交了《修文铝土矿小山坝矿区最终储量报告》,探明铝土矿1963万吨,其中工业储量1362万吨,为贵州建设铝厂提供了及时有力的资源保障。

这次会战,父亲说他收获了“责任和艰辛”——这两样对他一生都有着重要影响的宝贵财富,也让年轻时的父亲真正读懂了地质工作的内涵和价值,感受到了肩上的重担和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即便在被误打成“右派”时,也没有影响到父亲对大山的热爱和对找矿的执着。随后的20多年间,父亲在贵州的山山水水间,不断摸索,不断积累,先后发现了息烽磷矿、晴隆锑矿等大型矿床。上世纪80年代,祖国迎来了建设的春天,父亲也摘掉了“右派”的帽子,恢复了名誉,并凭着一颗相信真理、相信党的坚定信心,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更加坚定了他努力工作为国家找大矿的信心。

从1980年开始,父亲的工作重心转向了金矿。在黔西南州兴仁县紫木凼矿区,父亲和同事们前后进行了长达5年的艰苦摸索,但均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父亲风趣地说:“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就像走迷宫一样,我们找到了很多‘此路不通’的牌子,其实是为我们指明了通向成功的方向。”

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凭借着积累下的资料,终于在1985年发现了贵州第一个大型金矿——紫木凼金矿!

比这更重要的是,父亲根据自己30年的地质工作经验,设计了新的探寻金矿的方法——在相邻区域内布置了3个钻孔,用来验证外围是否有金。奇迹就在这些钻孔中产生了——第一个钻孔300多米的深度就可喜地发现了含金量在1克/吨~10克/吨的13层矿,经过更进一步的详细勘探,发现了灰家堡主背斜上的太平洞金矿,并根据分析对比后预测,又发现了相邻的水银洞金矿。

因为在铝、金、磷等找矿中的突出成绩,父亲成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这是国家对一名地质工作者至高无上的荣誉!

每每回忆起这些往事,年迈的父亲都不禁有些激动,他用那双湿润的眼睛,深情地望了望窗外,语重心长地说:“发现一个大矿,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团队合作的成果,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取得的成绩。找到大矿,是大家一致的目标,这是地质工作的特点,也是地质人的崇高追求!”

是的,这就是地质人的崇高追求!父亲在贵州高原的山山水水之间,辛勤找矿50年,为祖国探明了丰富的宝藏,建立了大型的现代化铝厂、金矿。我想大声地说:父亲,女儿为您骄傲!女儿为您自豪!□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