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音乐选秀的困惑

2015-7-27 9:36: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七月的屏幕,当你在数不清的频道中却挑选不出一档能看的节目时,浙江卫视把顶着周杰伦大旗的第四季《中国好声音》推到了你的面前。节目中,草根歌手深情演唱,周杰伦、那英、汪峰、哈林这超豪华阵容的导师们妙语连珠的精彩点评,点燃了现场观众的疯狂,也使这档节目在开播当夜爆屏,创下收视率阶段性新高。

音乐选秀是电视时代的产物。电视台搭起平台,明星歌手成了导师(评委),而草根们成了唱将。参与其中的名人新秀名利双收,电视机前观众如醉如痴,制片方、投资方、电视台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各方共赢,好一派繁荣景象。

但是,这种繁荣代表着流行音乐的繁荣吗?《2014年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中的一些数据可以给出答案:2013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的总规模为2716.56亿元,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这两家主要音乐版权经纪和管理机构的年收入总规模仅约2.54亿元。可见,产业是红火了,音乐人的生存环境却在恶化。

这是很好理解的。选秀节目其实是以一种粗放、低效的方式对音乐资源进行开发,这样的开发实际上挤占了流行音乐本就相当匮乏贫瘠的演出市场、媒体平台、听众、投资。

这里牵涉到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成名的歌手——就是明星,另一种是想成为明星的人。在良性发展环境下,这两种人本该是推动流行音乐事业前进的主要推手,但在选秀盛行的时代,却并非如此。

近日,北京卫视的《光荣绽放》栏目对陈明做了访谈,其中的一个谈话细节很耐人寻味——

主持人:你现在有“神曲”出来吗?

陈明:我期待着“神曲”出来。

……

主持人:去争当导师,我觉得你应该可以呀。

陈明:导师我也做过。

主持人:做过一个啊。能当导师表示你在江湖上的位置。这个你已经当过了,已经具备一个条件了。

显然,主持人已经率先把当导师作为一个超级明星的条件,因为这能表明“你在江湖上的位置”。而陈明也不含糊,直截了当地说“导师我也做过”,言下之意是你小瞧我了。

看来大家已经公认,当过导师才比普通明星更高一档。这就是明星们不再专注于创作和演唱,而是热衷于当导师,作评委的原因。

再看看那些想成名者。李宇春、张靓颖、平安等的成功,让无数心怀梦想的人心猿意马。当然,这其中真正怀揣音乐理想的人是有的,但他们本该在学校里系统学习,进行实实在在的沉淀积累,最终厚积薄发获得成功,而成名效应却让他们一个个都精神亢奋,想走捷径。中国13亿人口,有好嗓音者岂止千千万万,人人都想一夜成名,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吗?

歌手们不去创作不去唱歌而是趋之若鹜去当导师,嗓音好的草根们不在学校里深造而是趋之若鹜进秀场,想着一步登天,如此,那些音乐大专院校的声乐专业似乎可以关张了,那此勤勤恳恳进行艺术创作的音乐人、那些競競业业进行音乐教育的真正导师们、那此踏踏实实学习音乐的学子们的努力和坚持也显得毫无意义。这样大面积的选秀实际上是一种拔苗助长的“山寨模式”,使音乐产业陷入了一种严重“畸形”的状态。

而且,这样的选秀狂热状态也未必会持续很久。人们总有视觉疲劳的时候,就像电影《侏罗纪世界》中的情节,当人们看惯了原来的恐龙,热情渐渐退却时,公园管理者便造出一个更大更凶猛的恐龙来笼络游客,结果酿成惨祸。以音乐选秀节目的代表《中国好声音》来看,每季都是在请明星导师上下足了功夫,并一次次升级。这一季请来了周杰伦,那下一季呢?再下一季呢?

这里有个不太好的消息,就是音乐选秀鼻祖,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偶像》日前宣布,由于收视率下降、广告下滑,明年的第15季或将成为终点。□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