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母亲的妩媚

2015-7-27 9:38: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俊星

母亲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身上披了一件旧衣裳,紧紧地围着脖子,是防止剪下的头发掉进脖子里。父亲手上拿着用了很多年的削发器,正在给母亲理发。旁边的小石桌上放着一把剪刀和推子,是辅助的理发工具。削发器一下一下的,不紧不慢地在母亲的发间挥动,母亲花白的头发像是一朵朵花一样飘落下来。理几下,父亲会停下来,站到母亲面前,左看右看,母亲会很自然地抬起头,坐端正,以便父亲查看理发的效果。父亲总是仔细地端详一会儿,然后再动手理发。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从没去过理发店,头发长了,也总是父亲帮她理发。

我想,母亲年轻的时候不去理发店,是为省一点家里的开销;年纪大了,手头宽裕了,还是在家理发,却还是舍不得花钱,理一次发,十几块,对母亲来说,简直是太贵了!十几块,那可是能买一件质地不错的衣裳的价钱!即使如今物价涨得厉害,十几块,也是她和父亲几天的菜钱。

几十年了,母亲的理发师一直都是一个人——我的父亲,母亲也总是留着不变的发型——齐耳的短发。

母亲从没像我们几个姐妹,隔一阵子就换一个发型,两个月里总要进一次发廊,变换一下发型,求个改头换面精神焕发。

母亲从没有对自己的发型不满意,每一次,父亲为她理完发,母亲总是在屋子里的大镜子前照一照,脸上挂着微笑,很满意的神情。

古时,有个叫张敞的人,每天为妻画完眉后才出门,也不晓得,张敞每天给妻子画的眉毛是不是同一个样式?不管怎么样,瞧瞧我母亲那半辈子不变的发型,就能想像张敞妻永远都会认为张敞给她画的眉毛是天下最美的。

母亲在镜子前左照右照了一会儿,忽然回头问我,精神不?

这时,母亲的眼睛里闪着愉快的亮光,嘴角向上翘起,微微地一笑,这让我想起一个词:妩媚。

幸福的女人,才妩媚。

母亲的妩媚,是因为那个普通的发型,更是因为那个普通的发型是出自父亲的手。

看来,女人的妩媚,和时尚没多大的关系。□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