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不说话,就已十分美好

2015-7-27 9:39:0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扇,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有些文字是有魔力的,譬如顾城《门前》的这几句,每次读,我内心的喧嚣立刻就会平息下来,就像突然置身于松间看明月,放舟于海上观日出,代之而来的,是安静、祥和,是澄净、透明。

这种境界,是一种极致的美好。

以前在乡下住时,有一年新搬来一户邻居,是对老夫妇。据说是从城市来的,因为妻子喜欢乡下的宁静,于是就搬来乡下住了。后来我知道,老先生曾经在城市的大学里教过书,但他妻子呢,却不识字。一个是知识分子,一个是文盲,我曾经怀疑过两人有没有共同语言。

老先生家里有好多书,我喜欢去他家里蹭书看。在他家的书房里,老先生在书桌前看书,老太太呢,坐在他身边,有时做些针线活,有时择菜。两人静静地,不说话。就连书桌上卧着的猫咪,也不曾喵呜一下。窗外石榴树上的鸟却是不安静的,时不时会叫上一声,打破这碧水一般的宁静。

有时,老先生和老太太上街去买菜,慢慢走着,手牵着手。依然不说话。仿佛一生的话,一生的情,都已被凝结和倾注在这紧紧牵着的手上了。

我和妻子刚结婚时,租住在城郊的民房里。房子是平房,很简陋,夏天闷热,而冬天呢,则冷得不行。没有空调没有热水器,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每天早晨一起骑行半个多小时到城里上班,下午再骑车回来。

住所附近有块湿地,有大片的水域,大片的芦苇荡。黄昏时下班回来,我们就牵着手去芦苇荡,找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然后,看水鸟在水面上飞起飞落,芦苇丛在风里摇曳,夕阳一点点落下山去,余晖染红了一片碧水。很多时候,我们俩就那么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安静得简直像坐在湖底,都不说话,生怕一说话,就会打破那种美好。

如今很难遇到那种境地了。电脑和手机侵蚀了我们的生活。不说话,是因为都在忙着玩电脑或手机。人离得很近,但心却远了。

真的很向往那片刻的宁静啊——“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