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闲云孤鹤

2015-8-10 10:03:5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看完一期《中国好声音》,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一晚上都沉浸在男男女女的一个个风格迥异的歌声里,里面再穿插着周杰伦等导师们作秀般的群口相声,一直持续着兴奋的感觉。但节目结束后,却感到脑子里乱哄哄的,进而竟一片空白,甚至想不起都听到了什么曲子,只是一种马戏团的气味在心头萦绕着。

一边若有所思,一边随手翻腾起茶几上的CD盒。就像摇签似的,一张CD竟然跳了出来。我竟不假思索地把它放进蓝光机,而且直接跳转到那首曲子。

那是什么曲子呢?这里有一段小插曲。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夏日,我整理CD时,发现一张没开封的音碟。这是一张试音碟,大概是早先买音响时赠送的。里面有各种类型的音乐,有贝多芬和德沃夏克的交响曲片断,有班德瑞和保罗莫里哀的轻音乐,还有些非常著名的民歌、摇滚歌曲等。但这里有一首曲子我很陌生,就是这首《闲云孤鹤》。

我常自诩是懂音乐之人,听过乐曲无数,国内国外的有名作曲家、演奏家、歌唱家也大都知晓,但这首地道的中国曲子及它的作者刘星,我却真的没有任何印象。刘星何许人也?这又是一首什么曲子,能选在这只有顶尖名曲才能入选的试音碟里?

先不管那么多,我把这张CD放进音响,直接进到《闲云孤鹤》的位置播放。

舒缓的调子从音箱流出,像有股力量按住我的肩膀,让我端坐在沙发上。祥和、安静、平缓……短暂的引曲过后,跟着的弹拨乐一下子定住了我的思维,我忘了自己在哪里,刹那间,我仿佛已身处崇山峰峦之上,云雾缠绕在万峰之间,翻卷变幻的阴霾伏隐脚下,万世光阴、世间纷扰在眼前浮掠而过,愁与乐,悲与喜已荡然无存。

我一口气听了数遍,才想起查阅一下这首曲子及作者的资料。这一看还真让我感觉惭愧,原来这刘星早已大名鼎鼎。恃才傲物的他桀骜不驯,淡泊名利,以致许多俗人并不知晓。看来我自恃喜欢音乐,其实不过肤浅之辈啊。

而且,我的孤陋寡闻还不止这些。我这才知道《闲云孤鹤》中那醉人的主旋律是出自于一种叫“阮”的乐器,而且是刘星自弹。“阮”是“阮咸琵琶”的简称,属古琵琶的一种,一般分低阮、大阮、中阮、小阮。而刘星善奏“中阮”,并且具有非凡的创作才华,被誉为“中阮大师”。

我开始寻找刘星的其他作品。我发现,他的曲目都是四字成语式标题,如《一意孤行》、《孤芳自赏》、《无所事事》、《流连忘返》、《回心转意》、《心旷神怡》、《夜长梦多》、《异想天开》、《来日方长》、《随心所欲》、《水到渠成》、《心不在焉》。这些标题寓义一目了然,似要提示你在欣赏时应该产生的心境与感悟。

但不知怎么的,我在欣赏刘星的其他作品时,虽也有各种各样的感受,但都没有产生像《闲云孤鹤》这样的心灵震颤。如此,在以后的岁月中,《闲云孤鹤》便成为我淘洗心绪的保留曲目。

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情绪下倾听《闲云孤鹤》所产生的感受会略有不同,但却有一点是相同的,最终的结果都是让你安之若素,静静的飘逸。我做过试验,甚至在你爬山到了累极退缩之时,一听它,你很快会心跳平稳,恢复体力。

今夜更是如此,被《中国好声音》搅乱了的心绪需要平复。于是,那浑厚的中阮弹拨声再一次从音箱中悠悠流出——

悠扬的调子,铺好一个祥和安静的气氛,让我进入一种无比安宁的心境。闲云点点,似有仙鹤驮着我,掠过隐隐如画的高山流水,又临绿树红花和清澈的小溪。大自然的安静和美丽并不是一下子包围着我,而是在我面前一点一点化开,我听到了欢快的鸟鸣,甚至听到了花开的声音……纷乱的思绪已无影无踪。□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