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走出煤矿的孩子

2015-8-31 10:31: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布衣

矿是煤矿,山是荒山。

煤矿犹如一枚鸟蛋,藏在荒山深处。

煤矿的人想出去,到外边看看城市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城市的人想进来,体验一下大山的幽径崎岖、峰峦叠嶂。但进来的人不多,出去的人却很多。很多人以出去为荣。能够走出煤矿,好像是一件很光彩也很体面的事。

那年,卢琳考上了省城的工程大学。

考上了大学,就意味着走出了大山走出了煤矿。

卢琳的父母喜悲交加,高兴的时候,裂开嘴巴笑一阵;发愁的时候,眉头拧出一个疙瘩。父母高兴的是女儿有出息了,发愁的是学费还没有为女儿攒够。

卢琳的父亲老卢早年在矿上挖煤,遇到事故出了工伤。伤好了,便成了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起路来一歪一扭的。矿上照顾他,要他在企业科看门岗。卢琳的母亲杏花在卫生科上临时班,天天拿着扫帚扫大街。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工作不少受累,收入却少得可怜。俩人的工资加起来,吃饭穿衣不愁,但上大学拿学费却是不够。

老卢看杏花,杏花看老卢。俩人面面相觑,唉声连着叹气。

卢琳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见不得父母犯愁。父母表面难受,她心里面难受。她故意装出心不在焉的样子,说:“爹呀,娘呀,这有啥可愁的。有钱就上,没钱就不上呗。”老卢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我跟你娘商量呢,有你啥事,一边玩去!”杏花也说:“就是,家里再难还能缺你上学的钱。”这么说的时候,其实老卢和杏花已经拿定了主意,准备把房子卖掉。卖掉了房子,他们两口子出去租房住。甚至老卢还写好了售房广告,正盘算怎么张贴出去。

事情的结局,并没有按照老卢的预想走下去。听说卢琳考上了大学,住在一起的邻居,一块上班的同事纷至沓来。大伙祝贺老卢有这么一个好女儿,给煤矿增了光添了彩。那会儿,煤矿子弟考上大学的还十分稀少。邻居老史常说:“上学的比牛毛都多,考上的比牛角都少。”来了客人,老卢夫妇一边端水递烟,一边应声挂笑,那副表情好像考上大学的不是女儿,而是他们自己。老卢和杏花一边笑,一边要卢琳给客人点火。卢琳不亢不卑、文文静静地站在众人面前,犹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格外清新、靓丽。她拿着火柴,凑上去给人点烟。有的俯下脑袋抽了,有的摆手拒绝了。嗑一会儿闲话,说一会儿收入,他们话里话外都把卢琳当成话题的主角。他们说:“我们要是也有像卢琳这样一个女儿,该多好啊,人漂亮、懂事,学习又好。”

街里街坊,单位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人人都心知肚明,知道老卢正为女儿的学杂费用愁眉不展呢。不知道是谁带了一个头,临走时丢下了一百块钱。一个人丢钱,其他人也丢钱,说是给卢琳的书本费。

这下子,可把杏花慌坏了:“这……这咋得是好?”也把老卢慌坏了,他拦下这个,走了那个,慌里慌张地结果一个没拦住,只是看着大伙远去的背影,把红彤彤的眼睛擦了又擦。

杏花说:“人家饭也不没吃咱的,这心里真过意不去。”

老卢说:“过意不去,就把这份感情记到心里,以后再报答人家。”

特别是矿工会的潘主席,在卢琳上学走的前一天,也来到了他们家。一番询问后,潘主席拿出一个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硬塞到了老卢的怀里:“老卢,这个是矿上一点心意,一定要让孩子带上。”

夜里,老卢让卢琳记了一笔账,“邻居老史送了五十、班上的同事王德清给了一百、工会潘主席送来一千……”杏花插嘴说:“你记错了吧,王德清送来的好像是五十。”“五十和一百有啥区别?”老卢给卢琳说:“别听你娘的,按我的记,钱少感情重。钱可以还,但这份感情却无法偿还!”

卢琳把一页纸记得满满的,满得再也塞不下一个字。

卢琳上学的时候带上了这张纸,遇到了困难,就掏出来看看。顿时,再大的困难便不再是困难了。

四年后,卢琳放弃了留在省城的机会,又一个人回到了煤矿。

因为在省城上学的那些日子里,卢琳经历了很多人和事。有高兴的,有痛苦的,更多的是无关痛痒的。而这些,却让她再也找不到属于煤矿的那份温暖。□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