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聆听“命运”

2015-9-28 9:51:0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我在心情不佳时,常会选择听两位大师的音乐,一位是莫扎特,一位是贝多芬。比如听听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典雅风趣的旋律会让你很快忘记烦恼;若听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则会给你力量,增加你战胜困难的勇气。

我在《谁杀了古典音乐》一文中说过,听贝多芬的音乐,就像参加一项重要活动,要有充分的准备。特别是听他的《第五交响曲》,你明知开头那没有铺垫、非常直接的三短一长的强音会撞击到你的心灵,但就像中了魔怔,你就是喜欢它的撞击。这就是著名的“命运的叩门声”。命运在敲门,是对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最简短而又最具形象化的注释。据传,贝多芬的学生曾向他请教关于第一乐章主导动机的寓意,贝多芬回答说:这是命运在敲门!后来人们就称《第五交响曲》为《命运交响曲》。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这句“命运的叩门声”爱上贝多芬的,我就是其中之一。

《第五交响曲》是在古典音乐当中我的最爱之一。在贝多芬的乐曲中,我爱它甚过《第三交响曲》(英雄),也甚过《第九交响曲》(欢乐颂)。

乐曲一开始,第一乐章便让人热血沸腾。在我看来,开门见山的推出主题——“命运的敲门”,这声音威严雄壮,甚至感觉凶险。从第一声开始,它就随时降临,环绕四周,使人紧张不安,挥之不去又躲之不及。其中,温和舒缓的第二主题也不断出现,但命运动机不断来袭,构成一副与强大命运遭遇和冲突的画面。

我想,这第一乐章正好展示了贝多芬在创作第五交响曲时的命运处境。当时,他正处于人生的两大打击之中。一是失聪,二是失恋。特别是失聪,对于一个伟大的音乐家来说,不啻是灭顶之灾。正如傳雷所说,耳聋,对平常人是一部分世界的死灭,对音乐家是整个世界的死灭。一连串的打击,把贝多芬推向了死亡的边缘,他甚至写了遗嘱,并且想要自杀。贝多芬以他天才的艺术特质,在这一乐章中把自己的畏惧、痛苦、与命运的冲突都展现的栩栩如生。

在第二乐章,进入了抒情阶段。高雅而宁静的行板表现了沉稳安详,并蕴含热情的第一主题和具有英雄色彩的第二主题。两个主题轮换变奏,一会儿是温情柔弱,一会儿是坚定有力。这里表现的是一种深思,也是一种追求。这正是贝多芬在面临巨大坎坷时的心理调整过程。他需要一种冷静,他需要去思考,他也做出决断:坎坷与灾难不可怕,只要与他斗争,就会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

第三乐章是别开生面的谐谑曲。贝多芬却把它表现的很严肃,在其中展开了两种力量碰撞的宏大场面。大提琴的深思与圆号叩门声的交织,暗示了战胜命运不可一蹴而就。但最终,人间的欢乐形成不可遏制的力量,在凯旋的欢腾气氛中进入第四乐章。

在第四乐章,命运的阴影依然存在,但已时有时无,渐无声息,不过是影子而已。当胜利和欢乐的乡曲响起时,它已完全销声匿迹。赞美,狂欢,人的力量取得伟大的胜利。

这两个乐章正是贝多芬最终战胜命运的写照。他毕竟不是常人,他以神一般的意志扼住了命运的喉咙。耳聋只是中止了他的钢琴家生涯,但他却依靠强大的“内心听觉”来进行创作。曲终的热烈也暗示了自己将要取得的辉煌。事实也是如此,耳聋竟促成贝多芬完成了他一生中最伟大的创作,迎来了自己作为音乐家的最灿烂的时期。

不过,音乐家们却并不认为《第五交响曲》是贝多芬的好作品,有的甚至认为是贝多芬作品中的差等品。几乎所有的音乐家都会认为,《第三交响曲》(英雄)的艺术水准要远在《第五交响曲》之上,连贝多芬自己也这么认为。但人们就是喜欢听《第五交响曲》,在音乐厅,《第五交响曲》是演奏最多的古典音乐作品之一。我想,这也是贴近性使然吧。我们做新闻要讲贴近群众,贴近生活,做音乐也是一样的道理。《第五交响曲》的励志效应正是群众所需要的,可以鼓舞人们与命运抗争,做自己生命的主宰,正好是贴进大众的。不像《第三交响曲》(英雄),总觉得太高大上,离群众距离有点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