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明月乡关何处

2015-10-10 10:20: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草莲

不管是谁,在父母面前都是长不大的小孩;无论走多远,在内心深处故乡总是那样美好淳朴、鲜活如初。

于是,你总是在早晨的一片清爽和憧憬中,一遍一遍地忆起草长的故乡。

近了,故乡!鸡刚叫过头遍,“吱呀”一声门开,在晨曦的一片乳白中开始了一天的生机,渐趋清晰亮着一星火光的地方,一位老者弄出“吧哒吧哒”的声响,旁边忠实地立着一头老黄狗。老者凝神望一会儿门前的老树,静静地听着屋侧缓缓流淌的溪水声。

那是一条通往村外抵达希望的小路,那是一棵缀满思念和爱意的桃树,那是一口蓄满伤悲的水塘……

你的眼中,有一位妇女常爱定定地站在桃树旁,千万遍抚摸桃树枝丫,千万次念叨着她的儿女。那条通往村外的小路成了一条丝线,一头牵着思儿的母亲,一头系着念母的儿女。

你看见,那小小儿走了,从祖辈父辈深深的脚印里走过,从祖辈父辈岁月刻成的刀痕里走过,从祖母母亲蓄满悲伤的眼神中走过,从祖母母亲总说不完的故事中走过……

在异乡,小小儿常痴痴地眺望故乡那轮皓月。思念成风,明月之上,田野之中,大片大片的菜花黄,小小儿闻到了淡淡的菜花香,听见浅浅的流水声和染绿了的乡音。

在月光皎皎的夜晚,小小儿老是唱起那首《弯弯的月亮》。“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每回唱到“歌声随风飘,飘到我的脸上。脸上淌着泪,像那条弯弯的河水……”你早已泣不成声,泪湿衣襟。是啊,故乡的月亮,今生今世,她那弯弯的忧伤穿透你的胸膛。

哪怕是秋天,落叶的秋天。恋土的情结熟透了,定会在一地金黄的秋色里慢慢发酵,弥漫开去,是那样浓烈飘香。一下,醉了田地,醉了山岗,醉了乡亲。那时,你太小,常跟着一班小伙伴去捡稻穗,每捡着一根橘黄色的稻穗,便要放在鼻子边嗅嗅,一嗅,就感到自己微微地醉了。多年以来,你还是这样,在自己心上总是存放着一个秋天。常常在“三五明月满”时,一个人安然地翻出那一地金黄的秋色,让自己一次一次醉倒在故乡的明月中。

一到冬天,你总是希望每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早一些。你看着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扎羊角辫的小姑娘身着厚厚的大红棉袄,一团火一样欢蹦乱跳在洁白的世界里,叫喊着你的名字,是那样的温暖和火热。

于是,你总在聒噪喧嚣的尘世中,想寻得一份清静、平淡和幸福。于是,你总感到世界是多么的阳光,总想象着事情的美好,世人的善良,你总相信美在世间爱在人间。

你就这样在等待中抛洒青春和热血,乡愁如鸦片一样滋长。家人常说,这年代你还这么“绵羊”,这时候你总是缄默,你又想起魂牵梦萦的美丽村庄,那一地的菜花黄,那冉冉升起的一轮明月,那悠悠的小船,那一片飘落的黄叶,那一根橘黄色的稻穗……

几回回梦里见到——蜿蜒起伏的大山,清清流淌的小溪,长在水田里青青的秧苗,躺在草丛中的憨态大冬瓜,还有老屋檐下飞出的小麻雀和总在村头晒太阳的老黄狗……一壑壑翠谷,一片片绿野,起伏之间,风景如画。几碗简简单单的家常小菜,一杯清茶,一碗米酒,边饮边叙,边吃边谈,就在这饮谈之间,你再一次重温了儿时的美好时光:摸田螺,睡草垛,烘火桶,捉蝴蝶,采山茶花……还有那在月光笼罩下的一夜的清凉和舒畅。

其实,不管是穷日子还是富日子,不管是大日子还是小日子,日子尽如流水,你知道只要心中有明月,你的世界里总是月华满地。一个乡字,香了你的世界。乡村,乡俗,乡情,乡音,乡景,乡人,乡思,古朴悠然,令人沉醉。于你来说,这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幸福,一种润泽心肺的真正的幸福!

你知道,余光中那隔海相望的乡愁,一点一点打湿了心中的纸月亮。你知道,那不死的乡愁,那心灵的故乡是你灵魂再生的源头活水,远胜汪洋。

于是,你紧紧地握住手中那只细弱无力的笔,感觉很沉很沉,犹如乡民手中那双讨吃的筷子,那柄刨食的锄头。于是,你笔端冒出的一蔸蔸禾苗、一棵棵菜蔬,就像是从泥土里生长出来的,嫩绿不断。

是啊,顾影人老清风瘦,望乡草长明月长。

转眼间,你这个小小儿也老了。老到这么一天,你终于懂得——停下就是故乡,明月就是憩园。□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