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悲情老柴

2015-10-19 10:18:0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 汀

聆听老柴,你的脑海中会浮现什么样的画面?是广阔的平原还是茂密的山林?是天鹅湖上宁静的涟漪,还是英俊王子对沉睡百年公主的深情一吻?你是否闭上了眼睛,生怕这美得让人窒息的画面很快消失?

聆听老柴,你体会到了怎么样的情感?是热烈奔放的爱情,还是失去爱人的悲痛?是无尽的欢喜,还是淡淡的忧伤?那充满激情的华丽乐章,那细腻婉转的旋律中流淌出的情感是否深深印在了你的心中?

柴科夫斯基如果泉下有知,应该喜欢中国的乐迷们称他老柴。这说明中国音乐爱好者太喜欢他了,也太熟悉他了,惟有如此称呼,才显亲切。我也是如此,我是真的“柴迷”一个。

每一次聆听老柴,我都会沉浸在如诗般的美感当中,无论是《第一钢琴协奏曲》,还是《天鹅湖》、《睡美人》等芭蕾舞乐曲,还是交响诗《罗密欧与朱丽叶》、《第六交响曲(悲怆)》,我的耳朵都舍不得“眨巴”一下,生怕漏掉哪怕一个优美的音符。每到此时,我总要在心里念叨:老柴啊,老柴!感谢你!谢谢你留下如此美妙的旋律在人间!

老柴的音乐里充满了故事。乐如其人,老柴的人生是否也充满着故事呢?我总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渴望。

说起老柴,他出生于沙俄时代的1840年,其父亲是一位矿山开采管理者,还真是一名矿业工作者。老柴的音乐天分或许启蒙于他的会弹钢琴的母亲,但最终的成与败,却似乎落在了另外两个女人的身上。一个是梅克夫人,一个是老柴的妻子米廖科娃。

人常说,任何成功的男人,背后都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对于老柴来说,这话却应在了他一辈子都不曾谋面的梅克夫人身上。梅克夫人是一个富有的寡妇,她酷爱音乐,而且有一双伯乐般的独特慧眼。她识得老柴的才华,于是每年向老柴资助6000卢布供其创作。这在当时可是相当大的数目,老柴足以衣食无忧,一心一意地投身于音乐创作之中。但梅克夫人与老柴却有一个奇怪的约定:永不见面。在梅克夫人资助老柴的13年间,他们通信达1200封之多,却真的从未谋面(表示怀疑。也有说他们见过面)。那时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真是苦了他们了。这真正是一桩柏拉图式的爱情,老柴把这种精神的爱深深地融化在了他的音乐当中,他绝大部分成熟的作品都是在这期间完成的。

至于老柴的妻子,据说是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学生,声称听过老柴的课,并对老柴一见钟情,非老柴不嫁。但婚后老柴才发现,她对音乐竟然一窍不通,一唱歌调子就跑到爪哇国里去了。问题是,不会唱歌不唱也罢,但她却偏偏爱在旁人面前卖弄自己的歌喉。老柴何等人也,堂堂一大作曲家,这脸要往哪儿搁呢?每每一听老婆在人面前唱歌,他就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终于有一天他忍无可忍,选择了跳河一死了之,不过未遂而已。自然,这桩婚姻以离婚告终。

这两个女人对老柴的影响是巨大的。似乎,梅克夫人才是老柴的精神支柱,而老柴的发妻米廖科娃,却是他的催命符。但是奇怪的是,在老柴最困难的时候,梅克夫人却突然自称破产停止了对老柴的资助,并且从此杳无音讯。这对老柴的打击是致命的。两年后,老柴撒手人寰。

但在老柴死后,柴迷们却把气都撒在了米廖科娃的身上,以致她遭到多年的指责和辱骂。

老柴的死,毕竟是个迷。传统的说法是他喝了不干净的水而死于霍乱。但果真如此吗?

惊人的事实是,老柴是一位同性恋者!如此,梅克夫人为什么突然远离老柴便似乎有了答案。发挥想像力吧:梅克夫人真的只是爱老柴的音乐就对他如此慷慨吗?未尝不是也爱老柴的人呢?只是,在那个浪漫主义加上沙俄的时代,爱情是有洁癖的,容不得“包养”男人之类的事实来玷污。这样的话,那个永不见面的约定便不难理解。但是,当梅克夫人听闻老柴的同性恋传闻后,尽管只是精神的爱情也会崩溃的!她心中对老柴以音乐构筑的大厦轰然倒塌。隐匿,便成了她无奈又合理的选择。

老柴的同性恋倾向也可以解释他对自己的发妻为什么仅仅因为唱歌跑调便无法容忍。

而且,老柴的同性恋事实也给他的死因增加了想像的空间。据后来有人研究推测,老柴是死于自杀——第二次自杀,服毒。但为何自杀呢?是因为梅克夫人的离去吗?显然不是。以下是一个未经证实的画面:老柴迷恋上一位公爵的年轻英俊的侄子,公爵一气之下告到了沙皇那里。按俄国当时的法律,如果老柴同性恋确实,他是要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但最关键的是,如果同性恋的事实公之于众,与之相关的人士——公爵及其侄子就要蒙羞。因此……老柴死于霍乱的消息不日传出。

老柴53岁的人生,留给世间的人生故事和他的作品一样让人震撼。或许与他的这些生活上的所谓污点有关,音乐界对于老柴的地位看法也不一致。挺柴的自不必说,反柴的对其音乐的民族性产生疑问,认为他过多的运用了西方音乐的手法。就像人们认为一个绝色美人会没有多大学识一样,有人认为,老柴音乐的旋律过于优美却反而伤及了其作品的力度和深度。但对于像我这样的普通音乐欣赏者来说,音乐的好听是第一位的。与其跟着一帮所谓的音乐行家去挑老柴的不是,还不如陶醉在天鹅湖畔那迷人的“景色”里。你说呢?□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