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秋染矿山

2015-10-19 10:18: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杨勤华

秋天,是一个多彩的季节,有青,有蓝,有绿,有紫,更有金灿灿的黄,和火一般的红,在这样绚丽的季节,处处都是风景,到处都是美丽。

身在矿山,用不着刻意去寻找美景,只要稍微留意,你就会感受到秋的美无处不在,它是那么的曼妙,又是那么的摄人心魄。

不妨起一个早,也用不着特别的早,寻一处较高的视野开阔的楼房,你就会看到日出的美丽——朝向东方延绵着的那座大山叫作马鞍山,此时它刚刚苏醒,一片蒙蒙黛色,不用着急,用不了多会,散发着柔柔光圈的太阳就会从“马鞍”上的凹处升起,她很像是某一个矿工家的女儿,带着几分娇羞还带着几分倔强,在你尚在思考着如何去欣赏她的时候,她已经越过山腰又跳到了山顶,将一缕暖融融的光亮舒舒缓缓地洒在了山脊上和山脚下的农田里,于是,山和农田都变成了疏疏朗朗的青绿,山冈上还升起了袅袅的炊烟,一阵风儿吹来时,便能嗅到淡淡的稻草燃烧后的焦香味。不久,你便看到了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矿工神采奕奕地背着工具包走在了那条清新如水洗一般的香樟大道上。

道路两旁的香樟树和矿工公园里成片的香樟林是矿山的一道风景。一阵浅浅的秋风掠过,那些红艳艳的香樟叶便欢快地从树上打着旋飘舞下来,有时候它们会调皮地轻落在行走的矿工头上、肩上或脸上,这么美丽的树叶有谁会拒绝它呢?有的青年矿工便将它小心翼翼地揣进兜里——这不正是一份既环保又原生态的独特的表白爱情的最好礼物么?中年矿工虽然迈着大步,但是他们却增加了一份小心,尽可能地不去用自己脚下的劳保鞋去踩踏落满路径的红叶,在他们看来,那红叶有着鲜活的生命,更是它们一生的辉煌呀。

不知是何处飘来了桂花的芳香,一直飘到了副井口。刚刚从井下升罐回到地表的矿工嗅到了,一脸的疲惫顿时消散了;正待下井接班的矿工闻到了,张开了双臂,要让自己浸染在桂花香中,并把桂香带到井下。

有两个背着电工包的女工走过来了,秋风将她们拢在安全帽里的秀发吹散,显得英姿飒爽。她们一路说笑着往前面那个浮选厂房走去,那里正有一台电机等待她们维修。虽然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遮去她们女性特有的柔媚,但反而更衬托出别样的风韵。当她们完成了维修任务,电机重新发出了“隆隆”的有节奏的声响,在她们的脸上已然绽出了花一般的笑容。走在返回的路上,道路边的野菊花在正午的阳光下冲着她们轻盈的舞蹈致意。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到野菊花前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摘采下一束带回班组,插在玻璃杯里,让野菊花伴随着自己愉悦工作。

秋天的气息无处不在,它也浸染到了井下,夏季的水涌已经消退,岩壁上没有了“哗哗”的水声,代替的是“叮叮咚咚”的好听如雨打芭蕉般的水滴声。巷道里弥漫的潮湿亦已经散去,长长的泛出光亮的铁轨上亦已看不到水汽,往来的矿车发出的声响似乎多了些雄浑的气势。在采场里,穿在矿工身上的工作服没有了黏黏糊糊的潮气,倒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桂花的香气。工友间说话的声音不用再高声大调了,干爽让空气更加流畅,也让声音穿透力更强。

一座矿山最具标志性意义的莫过于井架吧,主井架和副井架就像一对孪生的兄弟,彼此相望,遥相呼应。在不同的季节,两座井架给人的感觉也不相同。春天里,井架就像两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大男孩。夏日里,井架更像是两只燃烧的火炬。冬天里,井架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桀骜不驯和孤高自远。而此时,正是秋天,又是夕阳西下的时刻,两座井架便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它们含情脉脉,又清新脱俗。火红的流云在它们身后灿然飞渡;四周的青山在向它们致意问候;远处尾矿库那池碧水,此刻也在默默深情地注视着它们;在它们的脚下,成群穿着天蓝色工作服的矿工们都在为它们加油喝彩;甚至地层深处的矿石也按捺不住激动,在此起彼伏地呼唤和祝愿着它们……此时的秋意已被渲染得浓烈醉人,就像是醇香的美酒,无论你是浅尝还是豪饮,都会美妙甘洌。□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