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坐席

2015-10-26 10:19: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在我老家村子里,你若在街上走,迎面遇到个人,和你打招呼,干啥去啊?你答,赴宴去。他肯定会眨巴着眼,愣神,啥?你要接着再说一句,坐席去。他就会明白过来,奥,吃酒席去啊。

为啥叫坐席呢?据说是从古代沿袭过来的,古人席地而坐,“筵”和“席”都是铺在地上的坐具。铺在地上的叫做“筵”,铺在“筵”上的叫做“席”。所以参加宴饮叫做“坐席”。

小时,能坐一回席,对我来说,和过年一样值得期盼,因为能吃上鸡鱼肉了。那时人们都不富裕,平日桌上的菜都很清淡,只有在有喜事或客人来时,才杀猪杀鸡宰羊,吃上一回肉。

去坐席,那可是隆重的事儿。要提前洗好衣服,衣服虽然不新,但一定要干干净净。爱美的女人,还要搓点雪花膏,增增白。至于小孩么,洗干净脸,别带着鼻涕就行了。

家里亲戚少,我坐的席屈指可数。几个堂姐出嫁时,我读小学,去送亲。那时送嫁妆全靠人力,不像现在,有车,很方便。大件,比如桌子、柜子啥的,大人抬着,我呢,扛一个小椅子。幸亏要去的村子都不远,和我们村紧挨着,走不了多久就到了。

到了新郎官家里,就要正儿八经坐席了。我当时人虽小,但也是新娘的娘家人,在酒桌上有我的一席之位。大人要喝酒,我不喝,只是盯着桌上的肉。为了这顿酒席,早上我都没吃饭。大人们不夹菜,我也不好意思伸手去夹,但眼睛一直盯着那些诱人的肉。大人们于是都笑,一边给我夹菜,一边说,想吃啥就吃啥,别呆着啊。很快,我面前的碟子里,就堆满了各样的肉。

去一个叫做浮邱的村子坐过一次席。那里的酒桌上,习俗是“八顶八”,八八六十四道菜,和满汉全席差不了多少,八个大菜是肉食,蒸全鸡,焖全鸭,糖醋鲤鱼,肉丸子……其余五十六道菜是凉菜,热菜,汤菜,干菜,时令菜,干鲜水果。

那是真正的饕餮盛宴啊。

要置办一次酒席,费心费力。一个小家办酒席,一个大家族的人都来帮忙。提前一天就开始忙碌了,分工明确,烧火的,买菜的,择菜的,炒菜的,端菜的,忙而不乱。平日里,大家都为生活而忙,因为这一场酒席,重又聚在一起了。一个家族的人,齐心不齐心,团结不团结,这时就看出来了。

如今,村子里有了几个饭店,村里人谁家有红白公事,就到饭店里去招待。一个家族的人聚起来热热闹闹办酒席的场景,见不到了。

因为老家里的事儿,我曾经在村里的饭店坐过几次这样的席,虽然饭菜精美,和城里的差不多,但我吃起来,总感觉味道寡淡,少了点什么,少了什么呢,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是少了以前那种浓浓的人情味儿。□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