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志当存高远 心应有澄洁

——中央党校校园内楹联浅释(上)

2015-11-9 13:51:1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小屋清风

中央党校是中国共产党培养和轮训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最高学府,也是一座文化底蕴深厚的神圣殿堂。紧张的学习之暇,我漫步在环境清幽、风光旖旎、赏心悦目的校园,一边欣赏那些得到精心呵护的参天古树、古迹名胜,一边游览那些集传统皇家园林和江南园林于一体的亭台楼阁,不仅可以领悟到校园文化的内涵,而且能够收到陶冶性情,寓教于乐的功效。

楹联文化作为一种传统文化,也是中央党校校园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枝别具特色的奇葩。在党校校园内,环掠燕湖及至周边,散布着鉴水平云、罔极阁、敷山亭、敞轩、秋观楼、听雨轩、留筠馆、正蒙斋等错落有致的仿古建筑,其间的匾额、楹联、抱柱等汇集了众多大家的经典之作,而当中的楹联,更是耐人品味,让人流连,令人爱不忍释。

众所周知,“对联”有雅俗之分。“楹联”是“对联”中的极品。优秀楹联属于艺术范畴。顾字思义,“楹”是柱子,“楹联”是可以挂出来欣赏的对联,是在特定的情境下,作者充分运用自己的学识,抒发独特情感而创作的作品。其过程跟古体诗词的创作相仿,更注重美学意义与内涵。“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这是岳阳楼的楹联。其景与《岳阳楼记》的主题相结合,解读了岳阳楼之所以出名的缘由,给人以联想和精神境界的升华。“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应;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这是武夷山石湖涧的楹联。虽然也玩了技巧,但“声声自应”和“色色皆空”却玩出了名堂,一下子提升了档次,呈现出很深的哲学思辨。这样的楹联个性鲜明,棱角分明,是不能挂到别处去的。

中央党校校园内的楹联,既考虑了党校与别的院校在定位的不同,也考虑了与其依托的亭台楼阁的建筑风格及周边环境的协调与和谐。虽然其中大多数楹联出自经典,但是果敢借鉴却不简单模仿,大胆吸收却不照搬套用。特别是将合适的经典楹联安置于合适的位置与载体,既彰显了继承,又突出了个性,让人感觉天衣无缝,情景交融,浑然天成,妙趣横生。

值得注意的是,党校校园内甄选的楹联都是那些积极向善、正能量弥足的上乘之作:有的直陈胸臆,抒发志存高远的人生理想;有的月明风清,表现对泰然淡泊、超乎物外的安静生活得向往;有的机敏睿智,妙语连珠,足见作者的横溢才华、独具匠心;有的纵横捭阖,驰骋古今,袒露出撰写者壮心不已、气贯长虹的豪迈与激情;还有的浅吟低唱,轻歌缓曲,流露出马蹄声碎、倥惚急剧后的恬静、悠闲……总之,这些楹联风格各异,特色鲜明,赏心悦目,催人上进。

下面,笔者不揣冒昧,斗胆将其中的一些楹联作些解读和诠释,以就教于这方面的大家:

“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大有书局)

此联根据“世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一联缩写,即上下联皆去掉前面的两个字。含义一目了然,无须赘言。

这副楹联究竟出自何人之手?中央党校认定,此联为曾担任过上海文史馆馆长、商务印书馆董事长的张元济先生的手笔。如中央党校官方网站前不久报道:“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2015年9月15日下午,悬挂有张元济先生对联的中央党校出版社大有书局在中央党校校园揭牌。

持这种观点的应该不在少数。比如有文载:“一进商务印书馆的大门,我们就看到张元济先生‘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这句话。”

但也有不同看法。

一说是清代学者、书法家梁同书。梁曾书写此联赠给许学范,称颂许氏家族。许学范何许人也?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进士,有七子,乃济、乃普、乃钊三子为进士,另四子为举人,有“七子登科”之美称。另一说是翁同龢为南浔张静江故居撰写的楹联!还有一说是清代嘉庆年间礼部尚书姚文田自题书房的楹联。

读书之重要自不待言。《颜氏家训》一般被认为是最早、最具代表性的“家训”著作,作者颜之推就曾说:“夫所以读书学问,本欲开心明目,利于行耳。”

文化是民族的命脉,是人的精神家园。读书是一件关乎国民素质、关乎综合国力、关乎民族未来的大事。中央党校作为培养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摇篮或加油站,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在这里弥坚,修身立德之行从这里培育,齐家治国之志在这里树立,治平天下之抱负在这里酝酿。毫无疑问,中央党校将这副楹联植入校园,是有其高远用意的。

事实上,在大有书局揭牌仪式上,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讲了一席话,他表示,大有书局是中央党校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号召,在中央党校校园形成浓厚的读书氛围、打造书香校园、加强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

“鉴形鉴心性当鉴水,平恼平欲志尚平云。”(鉴水平云茶楼)

到过中央党校校园的人,在欣赏湖、亭、桥、榭等众多优美景色的同时,也会常常赞叹与它们相得益彰的景点名称,自然会打听究竟是谁给它们起了这么贴切又文雅的名字——这个人就是中央党校文史部的老教授、年逾七旬的刘景录先生。中央党校掠燕湖边的鉴水平云楼(原名“尚书茶楼”)的匾额和楹联就是刘景录先生拟定的。

上联:“鉴形鉴心性当鉴水”,取自庄子“人鉴于止水,莫鉴于活水”,同时了引申老子的思想,那就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下联:“平恼平欲志尚平云”,阐述了一种清心少欲、超脱凡俗、一展宏图大志的精神和取向。匾额是:“鉴水平云”。刘景录先生谦虚地说,并不是他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但这是他所追求的境界。

水,滋润万物,是生命之源;水,看似柔弱,却能把坚石滴穿;汇成洪流,更可穿峡破谷,一往无前。水乃万物之源,资本不可谓不厚,功勋更是了得。千里来龙,在此结穴。但正是因为圣人没有和别人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有专家说,水有特质、特征、特性,含纳着深刻的人生哲学和做人的道理。千百年来,古人们对水的品格极为推崇,把水赋予其人格力量、道德情操的文化内涵。可以说,水的品质是中国文化中的一部分,它也凝聚着华夏儿女的处世之道和精神追求。

在当今社会,信息过剩,思想多元,且不乏物欲横流、灯红酒绿的诱惑。领导干部首先是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难免会滋生浮躁、困惑和焦虑,因此,做人要学水,胸怀要似水之博大,灵魂要似水之清澈,境界要似水之利他,态度要似水之谦和。

“志尚平云”,说的是要以止水作为借鉴,志气跟青云一样高。“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作为七尺男儿,如果想实现生平最大的志向,就要坚守崇高的理想与信念,始终把江山社稷即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树立以人为本理念,为远大的理想而不断奋斗、始终不渝,而不应该目光短浅,鼠目寸光,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平恼平欲”,讲得是要淡化自身的烦恼,抛弃个人的私欲,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民众之后。同样,要学习水的谦和,始终做到态度谦恭,常怀感恩之心,视人民为父母,视百姓为亲人。

“鉴形鉴心性当鉴水”,就要把水作为一面镜子,用来“鉴形鉴心”,就要“吾日三省其心”,于潜移默化中涵养“上善若水”的品质,修炼自己的性格与品行,塑就高尚的人格魅力。

《礼记·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说的意思就是,不要因为是在别人看不到、听不到的地方而放松自我要求,也不要因为是细小的事情而不拘小节。道德原则是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的,要时刻用它来检点自己的言行。即使一个人独处、无人注意的时候,也要谨言慎行,不做失道失德的事。真正做到严以律己,做到“敬畏、慎独、慎微、自省”(习近平总书记语)。

古人曰:“为官当清、当慎、当勤,修此三者,何患不治乎。”为官要做到清如水,似水清,明如镜。要在品德与操守上表里如一、洁身自好、平静如水、清澈通透,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按当今的话语说,就是要严守纪律、规矩、道德红线,守住做人的底线,时刻用党纪国法约束自己,过好权力关、金钱关和情感关,不为金钱美色所惑,清清白白为官、干干净净办事。

更进一步说,就要将习总书记提出的“三严三实”作为最基本的政治品格和做人准则,作为自己的修身之本、为政之道、成事之要。想干事,敢干事,会干事,干成事。

“君子温其如玉,大雅卓尔不群。”(正蒙斋)

此联位于正蒙斋的大门。“正蒙斋”是中央党校在20世纪90年代修整校园时,在掠燕湖北岸“弘佑天民”牌楼匾额的北面建起的一个四合院。

楹联出于康熙四十九年八月二十日,康熙皇帝赐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加三级臣张玉书的题有“君子温其如玉,大雅卓尔不群”匾额。意思是说,君子,应当温和亲切,品格如玉;真正品德高尚的人是不和大众一样的,是与众不同的。该联出典应是源自《诗经》中“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之句。

据有关史料记述,大清王朝入主中原后,并不排斥汉族文化,而是积极地接受、学习汉人的典籍、艺术,且将书法作为宸翰日课(宸翰:帝王的墨迹,指皇帝亲笔手诏、御札之类;宸翰日课,是指将书法作为皇帝的必修课)。在清代十二个皇帝中,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都酷爱书法,加上饱览内府名帖名碑,书法造诣都颇为深厚。

康熙从小接受汉文化教育,在位期间,重视文化建设,组织编纂了《古今图书集成》、《全唐诗》、《佩文韵府》、《康熙字典》等大型图书。康熙曾以擅长书法、专学董其昌的沈荃为师,受其影响,亦极其推崇董其昌的风格,将“海内真迹,搜访殆尽”。康熙视董书为圭臬,社会以康熙定一尊,这一时期可以说是视董书为楷模的辉煌时刻。

“君子”一词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更多的被引申为品德高尚之人,而玉也多被用来比喻人的品格美好。当时的人们认为,君子应该如玉一般的温润沉稳,含蓄坚毅,不张扬,却自显价值。这令本是情词的“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有了更多的解读。后西汉戴圣所辑礼记中更是具体,文中说:“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队,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可见此时的典籍中,已将“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引申为形容君子德行之意。

“君子卓尔不群”语出东汉·班固《汉书·景十三王传赞》:“夫唯大雅,卓尔不群,河间献王近之矣.”大雅:对品德高尚,才学优异者的赞词;卓尔:高高直立的样子;不群:与众不同。指才德超出寻常,与众不同。

匾额上“正蒙斋”三字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的手泽。据专家考证,与“弘佑天民”匾额背面的“太极仙林”相应,“正蒙斋”来自《易经》第四卦蒙卦:“蒙以养正,圣功也。”“蒙”是幼稚的意思。稚龄时期,人事不知,称之为蒙。小孩上学叫“发蒙”、“启蒙”。“养正”就是养成人格。中国古代教育和当代教育有所不同,当代教育基本上是一种职业教育、技术教育。中国古代教育的主要目的则是完成一个人的人格培养,把人格的培养当成教育最重要的大事。“蒙以养正,圣功也”,指从蒙昧无知的稚龄时期开始,完成对个人的人格培养,培养纯正的品质,培养他们走上正道,是合于天道的神圣的事业。北宋哲学家张载著有专著《正蒙》,他提出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世继绝学,为万世开天平”为我们所熟知,概括了我国历代仁人志士为人、为学、为政的基本理念。

党校引入此联,深意不言而喻。□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