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你“发烧”了吗?

2015-11-23 9:47:5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据传“发烧友”一词来源于香港。早期只是对“音响器材爱好者”的称呼,后来演变成对痴迷于某件事物的人群的统称 。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音乐功放还主要是以电子管为元器件制成的功率放大器,俗称“胆机”。电子管的缺点是运行时间长了会发热,即香港人说的“发烧”,有痴迷者竟玩到管子烧爆。因此,将这类人称为“发烧友”确实非常有创意,且非常贴切。

但是,我认为,要当“发烧友”,只当“音乐发烧友”便行了,千万别“沦落”为“音响器材发烧友”。即使你有钱,也不可变成钱多人傻的冤大头。

那么,如果真的有人“发烧”过了头会成什么样儿?我这里有一个例子可见一斑。

两年前,当我因得到一款森海塞尔的HD598开放式耳机而喜不自胜时,一位发烧友见之却轻蔑地一撇嘴:这还能听?随后,他领我来到他的家里,以观摩他的那用数百万元“烧”出来的听音室。当然,人家是有钱人,近300平方米的复式住宅,是有条件辟出一间音响屋的。

一踏进门,他先说:小心!我一看,这是个大约30平方米的房间,墙面显然是用吸音材料处理的。主音响位已被各种功放、解码器等堆得层层叠叠,其中竟有Krell(奇力)、CHORD(和弦)这样世界顶尖品牌的高端功放产品。BOSE、丹拿、B&W等品牌的豪华音箱也有多套。乍一看,我还以为是进了一家高档音响店。

他之所以让我小心,是因为所有接音箱的线都是用20厘米高的支架支着,拉的直直的,他怕我碰着。因为音箱有多套,加之环绕音箱线,所以就形成多根平行线。他指着这些线说,是德国进口的线,一米2000多人民币。但他还准备换成更高端的。

屋中一张大桌上摆有4台耳放(耳机放大器)和十多款头戴式耳机,森海塞尔、AKG、铁三角、舒尔、歌德、拜亚动力等大品牌应有尽有。他随手拿起一套森海塞尔HD800说,这款听着还行,性价比不错。我知道,HD800在中国市场价大约在1.2万元左右。

他拉开桌下的抽屉,里面各种透明盒子里装的全是“塞子”(入耳式耳机)。他拿出一款舒尔SE846型耳塞说,建议你买款这个,音质不错,价钱不贵,才6000多元。

接下来,他就给我一套一套地试他的音响。不同的功放,不同的解码器,不同的音箱,给我讲其中的区别。

他就像在音响店里介绍产品一般介绍着,但我却并没听进去。说实在的,他试了那么多,有些我真的没听出什么差别,有些听出了不同,但却没法说出哪种更好。看来我是“木耳”。

听音乐就是这样,有人喜欢低音重些,有人喜欢高音亮些,有人喜欢低音、中音、高音均衡。还有音色是否丰满、单薄,音染是否严重,也是见仁见智的,并没有什么标准。

我对他说:你是不是练就了传说中的“金耳朵”?

他微微一笑,表示认可。

我问他些问题,比如每天听多长时间音乐,喜欢听古典还是流行,喜欢哪个牌子的音响等等,从他的回答来看,他的大部分所谓听音乐的时间,就是在摆弄这些音响器材,却并没有真正欣赏音乐。他谈的最多的音乐竟然是蔡琴的《渡口》。即使喜欢听蔡琴的歌,对普通听者来说,这首曲子也不是常听的那种。但是,这却是音响发烧者用来测试器材低频和中频时多用的测试曲目。

临走时,我问他:用几千元一米的高端线材真的对音质有提升吗?他很坚决地说,绝对有提升,而且提升很多。我又问他:为什么把音频线要这样支起来并走成整齐的平行线?他说是看到一篇文章说,这样会减少干扰。我问他看到过电子器材内部的电子线路板没有,他说看到过。我说:那你说说为什么线路板里的线路设计都是曲里拐弯绕来绕去的,走成平行线岂不是既简单又抗干扰?

他一时语塞,嘟囔着:难道我弄错了?

做一个音乐发烧友,选择好些的器材,自然是为了更好的欣赏音乐。但如这位先生这般走火入魔,整天只是沉迷于追求高端器材和鉴别声音的细微差别,就完会脱离了欣赏的本质。还不如一个只用手机听音乐的普通人,只要他听得入味,也还算是真正的在欣赏。你说呢?□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