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货币的强权魅影

2015-12-7 10:40: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禾刀

欧洲知名金融家米卫凌(Willem Middelkoop)曾于2007年推出《当美元崩溃》一书,推测国际金融系统面临崩溃危险,2008年爆发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印证了这一预言。或因尝到了预言的甜头,在这本新的《大洗牌:全球金融秩序最后角力》(白涛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中,米卫凌预言更加直接:“我相信,在2020年之后,全球金融体系将需要重新启动并进入一种新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黄金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而美元则将失去作为唯一储备货币的地位,而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则会变得更加强大。”

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在一定程度上理顺了国际金融秩序。为进一步巩固美元的国际货币储备地位,后来美国又同沙特签订了协议,明确美元作为石油的唯一支付货币,“石油美元”由此诞生。

然而,当经济逐渐恢复时,不少国家立马想到的是,用美元换回黄金。上世纪60年代后半期,仅法、德、意、荷四国,便用美元换回黄金9680吨,且势头不减,跟随者众。为避免黄金被兑换一空,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政府不得不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

在法、德、意、荷等国看来,布雷顿森林体系更像是美国无序印钞的庇护伞。当尼克松亲手剪断美元与黄金的“脐带”后,美元便无所顾忌地昂首迈开了印钞大步。及至上世纪90年代,时任总统克林顿更是拒绝公开美元的发行数量,美元发行量从此便沦为一个学者绞尽脑汁的谜。而在2008年,为应对华尔街引发的金融危机,美国开足马力印钞,结果是“所创造出的大量美元已经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所能担保的数量”。

失去黄金储备的制约后,更没有什么能够约束美国印钞的脚步。也因此,美国、欧洲还有日本等强势经济体先后步入高负债时代,截至2012年,“各国的国债总额已经达到了50万亿美元”。

凯恩斯曾将黄金称为“野蛮的遗迹”,这也是美元话语体系中使用频率极高的理论。然而,美国一方面表现得对黄金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却坐拥全球最高的黄金储备(8000余吨),且“依照法律,美国财政部禁止售出黄金储备”。尽管“美国出现了巨大的金融赤字,但美国却没有为了减少债务而出售任何的黄金储备”。表面看,美国不干预黄金市场,实际上“一旦黄金价格上涨”,就会借助“黄金互换”通道,“从西方国家央行的储备中调用黄金”,抑制黄金价格,打造所谓的“美元黄金”。

尽管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定了美元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但美元仅仅属于美国,他国对美元政策只能被动应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知情权、参与权、建议权和抗辩权。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尼克松可以不问国际意见独自剪断美元与黄金间的“脐带”,克林顿为什么可以决定隐瞒美元发行量,奥巴马为什么可以置国际货币地位于不顾开足印钞机马力……

在米卫凌看来,黄金作为国际货币储备至少有这么三大优势:认同度高,“自公元前700年以来,几乎世界所有具有文化的民族都认为黄金与白银是具有价值的交换媒介”;有助于货币稳定,“英格兰在1914年终止金本位制之前的近两百年中,从来就没有遭遇过任何的通货膨胀”;其稀缺性和有限的年开采量,注定人类不可能想当然地开动印钞机器。与美元有着强烈国别属性和具体“效忠”对象不同的是,黄金并非哪一国发行的货币,本质上并不能专为某一国或某一特殊群体服务。

1903年,美国冒险家福内斯三世登上太平洋的雅浦岛后发现,当地的货币居然是重达数十公斤到数吨的石头圆盘,即“费币”。只要人们相信,石头也可以作为货币。显而易见,这种公信力是长期积累的结晶,绝非简单地强制。相较于其他金属,比黄金贵重的也有,应用广泛的更是不计其数,但唯有黄金最具货币公信力。

米卫凌认为,在美元失去黄金储备约束,开动印钞机马力后,各国负债已积重难返,货币洗牌在所难免,只是时间和策略问题。对于货币洗牌的未来,米卫凌试着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比如黄金储备的回归,还有建立将人民币纳入评价体系的“纸黄金”储备。可以肯定的是,米卫凌主张的货币洗牌并非是要将美元一棍子打倒,也绝非像当年布雷顿森林体系那样,让另一种货币取代美元,只是将现今缺乏约束的美元关进应有的“笼子”里,同时建设更加多样化的货币储备体系。

最后想说明一点的是,米卫凌在本书中反复强调,“大洗牌”将是全球金融秩序的最后角力,大意无非是,人类从此不会再有这样的“大洗牌”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时,不少国家也曾欢呼雀跃,后来经历表明,当时的市场经济理论还很肤浅,远未能预料到全球经济发展的需要。从这一视角看去,“大洗牌”似不足以一劳永逸。□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