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古典”不是“古董”

2015-12-14 10:38:5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好东西人们都想拥有。比如珍宝、名画、古董,那是典型的好东西,谁不想拥有一二呢?但许多至好的东西,逃不过两种命运。一是被束之高阁。有钱人买来,因为价值昂贵,自然要典藏起来。另一种命运就是少人问津。普通人因为没有本钱,多半也不会想着自己会拥有,甚至连偶尔欣赏的机会恐怕也不会有,因此,他们自然就不会对“好东西”感兴趣。

古典音乐显然是好东西。首先因为它“古”,既然“古”,就会有更高的价值,所谓古色古香是也。再者它还“典”。“典”者,“经典”也,能流传至今数百年,自然是典雅高贵。

那么,既然古典音乐是好东西,是不是也会如古董一般的命运呢?似乎如此。对多数人来说,流行音乐既“贴近生活”,又悦耳动听,不像古典音乐那般莫测高深,晦涩难懂。

这样的理解显然有失偏颇。音乐中的“古典”,绝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脱离群众的古董,而是经过历史的筛选留下的音乐杰作的集成。毫无疑问,这样的“经典”,因为音乐的开放特性,是属于全人类的,可以说属于每个人。古董,只有有钱人才能拥有真品;而古典音乐,只要少量的花费,就可以把“真品”装进你的耳窝。

古典音乐与古董是有本质区别的。不要在这个古字上较真。不是所有诞生于“古代”的音乐都称为古典。“古代”的音乐家何止成百上千,但最终却只留下了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等大师们的作品,那些只“古”而不“典”的音乐便随着时光化为了尘埃。音乐历史中的精品,是音乐海洋里的珍宝,它们是具有示范意义的标准,是校准音乐方向和路线的准绳。

许多人喜欢音乐,但对古典音乐敬而远之,是缘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畏惧。他们把听流行音乐看作是一种娱乐,而把听古典音乐看作是一种劳作。正因为古典音乐中蕴含了古往今来的人类精神体验和丰富的智慧,所以,要真正听懂、理解,确实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相信真正爱音乐的人,终会被其特有的内在美所折服。

还有些人,认为听古典音乐太费时间。而实际上,古典音乐并不都是长篇大论。大师们都留下了许多短小动听的曲子,如贝多芬的《致爱丽丝》、舒伯特的小夜曲等,都是短小精致的曲目,深受人们喜爱。还有,许多大型曲目如交响乐、协奏曲、歌舞剧等,你不一定每一次都要从头听到尾,可以选择其中自己喜欢的章节来听。比如柴科夫斯基《天鹅湖》中的四小天鹅舞曲、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合唱部分、德沃夏克《新世界交响曲》的主题旋律等,都是乐队经常单独演奏的,也是人们非常喜欢单独欣赏的。我非常喜欢听维瓦尔第的《四季》,但我经常只听其中第四首“冬”中的第二部分。只几分钟而已,不比一首普通歌曲时间长。柔和的充满浪漫的旋律,给了人冬日里特有的美妙感觉,真让人百听不厌。再比如,我在万籁俱寂的深夜时分,经常反复聆听莫扎特《单簧管协奏曲》的第二乐章。单簧管的声音,像清新的空气从遥远的星空穿越雾霾而飞到我的房间。整个乐章也只有八分多钟。

把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完全割裂开来是没有必要的,也是愚蠢的。它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而让你只能选择一方。演奏家就经常将两者兼顾甚至结合。轻音乐大师保罗·莫里哀就把许多古典音乐以流行音乐的方式来编曲和演奏,并取得伟大的成功。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就从古典音乐中找到了浪漫,让人“爱不释耳”;而马克西姆则将古典音乐演奏得华丽多彩,让人赏心悦目。对于听众来说,两者也不矛盾。我就什么都听。我每天都要听古典音乐,但流行歌曲也是必不可少的。电视里的音乐节目绝大部分都是流行音乐,一些优秀的节目我是必看的。

但有一点必须说明,对于古典音乐,我们可以放心地予以信任;而对于流行音乐,却要认真地加以选择。等到再过数百年,这些经千万人无数次选择所留下的,也就成了新的古典。□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