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遨游地心煤海

2015-12-21 10:02: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晓波

这是我生命里一个最特殊的日子。一大早,我就郑重其事地换上头盔、潜水服,上头灯,以及海底自救器、瓦检仪,随着一群长期生活工作在地心的工人们,一起乘上通往地心的班列,走向一片海,一片波涛汹涌沸腾在生命里的蔚蓝色煤海。

班列风尘仆仆地穿越史前古生代的石炭纪和二叠纪、走向中生代的侏罗纪和白垩纪、走向新生代的第三纪重叠的时光,随着车轮滚滚一步一步靠近那一片单纯的颜色,随着时光更迭,一丝一丝海的气息逐渐清晰浓郁,我的一颗心,也随之深深地沦陷,沉醉,忘却归途……

从班列上下来,走下一段斜坡,在穿过一段布满各种机械的巷道,我就站在了煤海的沙滩上。

眼前,是在造物主神奇魔法下造出的优雅与深邃并存、绚烂与晶莹共生的一种夺人心魄的色彩,是黑色么?不,仔细一看是晨光里海的深蓝!是蓝色么?不,闭目一想是夕照里海的黢黑!这满心满眼的蓝,让人铅华尽洗,无欲无求!这满堂满天的黑,让人返璞归真,无怨,无忧!

在海边捡起一个海螺附在耳边聆听始祖鸟的喁喁情话,在海里撷起一点飞沫粘在舌上品尝石炭纪海百合的清香甘醇。

煤海深邃而辽远,苍茫而宽阔,在身后强劲有力的压风吹拂下泛起层层叠叠的波浪,一波一波,向着海的深处持续衍生、传递……烟波深处,一些属于煤海前世今生的记忆,一些隆起与塌陷、翻覆与流转,一些生与死、聚与散,一些情与欲、爱与恨刻骨铭心的旧时光在海面次第呈现,一些温暖的旧时光,一些恍若隔世的牵挂,一些酣畅淋漓挥汗如雨的生命履历在波峰张扬,在浪底缄默……

煤海包罗万象、包孕万物。因此,季节在这里失去了轮回。冬的凛冽、春的轻柔、夏的热烈、秋的丰硕在这里一统为暖意融融、情意无限。

一位诗人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地心,面向煤海,心底是无边的春意。

胸中有爱,就连卑微凝望的眸子,也会被一片蔚蓝淹没。心底有梦,就连拙笨的双手,也会因这洗浴变的灵巧。空间也许并不宽敞,但煤海在,心底自会天地宽;视界也许并不辽阔,但煤海在,思绪就会无涯。

阖上眼睛,任风,扬起我的长发,仿佛我就是煤海里翻腾的一朵浪花,随波逐流地向着辽远、向着苍茫去追溯、探询。

穿行在一朵朵浪花中。穿行在一粒粒光阴沉积的故事里。

穷尽心力想读懂,那细软的沙,那轻柔的风,那清凉的海水,那尖利的礁石,那缥缈的云影,还有那犬牙交错海岸线的心事。

浸满海水味道的风,拂过海岸线,吹过海面,吹过指尖,吹过面颊,沁入心肝脾脏胃。

低头、弯腰,掬起一捧墨黑色,不,蓝色的海水,看着她从指缝里徐徐泄漏,仿佛看见她千年万年悠长的等待时光,仿若听见她千载万载喑哑的呼唤,恍惚感受到她千秋万世焦灼的期许,心底陡然觉得热热的,眼角开始泛起潮湿的痕迹。

然后,我看到很多人在海里辛勤地劳作,他们手拿鱼枪,或者开动着庞大的机械,一遍一遍地在海里穿刺、刨取,一遍一遍地,在海里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本来他们应该有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口音,但因为海的濡染、海的熏陶,他们最后都拥有了与海相同的肤色,与海相同的籍贯。

而我,也在心底暗暗决定,此生,遨游煤海,绝不做过客,长做归人。□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