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灵感,从国土资源中来

——摭谈“地学诗歌”的文学地位

2015-12-28 9:31:0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国良

哥德曾说:诗歌是文学之母。因为诗歌是文学大家庭中最古老的文学样式,是一切文学样式的开山鼻祖,圣塔之巅的文学地位无法撼动,且历久弥新。诗歌起源与人类的语言同步,“断竹,续竹;飞土,逐肉”这首最古老的劳动号子被认为是古老的诗歌之源,可见诗歌年岁之耄耋,沿革繁衍之经年。

“男有荷马,女有萨福”,西方文学遵从诗歌之奠基地位的崇高礼赞取决于两位大师开创西方诗歌文学先河的巨大贡献。萨福,这位被柏拉图誉为“第十位缪斯”的古希腊诗歌圣手,其作品对于推动西方诗歌滚滚向前的卡图卢斯、贺拉斯的创作产生过巨大影响,以至于在欧洲备受推崇,其肖像被铸造在硬币上,享受着与开国大帝同等的殊荣,以至于与“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有颇为近似之盛景而被冠以“抒情诗人”之名。萨福的诗歌被七弦琴伴唱了许多许多个世纪,以至于她的12行诗作在一具埃及木乃伊的纸草上发现后,被牛津大学的马丁·韦斯特发表在2005年6月第3周出版的《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上时,仍能够引起盛况空前的轰动,其盛况不亚于发现了罗马教皇墓。

论开天辟地的文史地位,还不能不提《荷马史诗》。《荷马史诗》有两大贡献,一是开诗歌之先河,一是开叙事诗之先河。荷马这位行吟盲诗人,在公元前八九世纪,汇总完成的英雄史诗,让利欲熏心的芸芸众生在杀伐之间竟然有了精神的慰藉,眼前一亮,耳目一新……《荷马史诗》受到了各个阶层各个阶级的普遍欢迎,充分展现了诗歌开文学先河之巨大魅力。人们可能没有记住希腊联军进攻并毁灭小亚细亚城邦特洛伊的故事,可能没有记住希腊英雄奥德修斯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在海上漂流十年,最终在雅典娜的帮助下回到家乡的故事,却世世代代记住了这位苦行僧般又穷又瞎的歌者。荷马行吟的两部史诗也成了西方文艺最古老的源泉之一,其艺术成就和表现技艺是诗歌创作的极致,成为一座文艺创作的丰碑,一个几乎不可逾越的高标。就连维尔吉的《埃捏阿斯纪》和我国的《格萨尔王传》也无法与之媲美。能够与之比肩的只有我国先秦诗歌总集《诗经》和稍后的《楚辞》。

《诗经》言辞古朴,韵味清新悠长,简牍间飘逸着华夏先民的气息——欢乐幸福、苦痛哀愁、勤劳勇敢、质朴刚健……敢爱敢恨、重情重义。今天读来,鲜活的生命仍可款款向我们走来。《诗经》言语朴实,言辞慷慨,重章叠唱,感人至深,开创现实主义与积极浪漫主义相融合的首例,这也是这部诗歌总集的生命力之所在。

《楚辞》较之于《诗经》,则可谓我国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它是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加工形成的艺术新样式,篇中大量引用楚地的风土物产和方言词汇,故曰“楚辞”。屈原、宋玉、唐勒、景差的贡献在于开辟了“骚体”诗的先河,将伟大的诗歌艺术与富有生命力的民歌、民风相融合,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书楚语,作楚声,记楚地,名楚物,将艺术植根民间肥沃的土地,因而枝繁叶茂。《楚辞》的出现,打破了《诗经》以后两三个世纪的沉寂局面而让诗坛再放异彩。

人们把《诗经》、《楚辞》并称为“风骚”。是因为十五国风开现实主义先河,代表《诗经》的最高成就。《离骚》极富浪漫主义气息,代表《楚辞》的最高成就。“风”、“骚”成为中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创作的两大流派。因此“风骚”几千年,对后世文学影响深远,不仅开启了后来的赋体,而且影响着历代的散文创作,更是我国积极浪漫主义诗歌创作的古老源头。

纵观古今中外,但凡开先河的东西,总是让人耳目一新,铭记不忘。“地学诗歌”继承了现实主义与积极浪漫主义相融合的文学传统,开辟了文学园地新领域,是诗歌园地中一株芬芳的奇葩。

地学诗歌的出现,就其创新意义来讲,不亚于萨福、荷马的诗作。就其现实主义意义来讲,不亚于《风骚》、《乐府》,其标志性意义在于它开创了诗歌领域的新天地。

国土资源诗歌园地活跃着一群国土资源诗人,辛勤耕耘培育着一片奇花异草,其诗歌带有明显的行业性特征。地学诗人以走南闯北的气魄体味生活,以看穿岩层的眼睛观察生活,用国土资源人特有的情怀揣摩生活,用拿地质锤的手书写生活,灵感从国土资源中来,情感撒播到国土资源中去,故诗歌的现实意义不亚于《风骚》。

和《诗经》、《楚辞》开创现实主义与积极浪漫主义诗风一样,国土资源诗人创造了一种新诗体——地学诗歌。

和鲁迅先生扛起新文化运动大旗一样,胡红拴、章治萍、马行等诸位先生扛起了地学诗歌的大旗,在常江、陈国栋等先生的带领下,在诗歌园地异军突起,渐趋活跃,以至于成了气候。

在国土资源诗坛这片崭新的阵地上,活跃着热爱地学诗歌积极创作地学诗歌的一大群风格迥异的诗人。胡红拴、章治萍、马行、张牛、阿末、田建国、杨玉贵、吴文峰、赵腊平、铁夫、刘卫、曾金玉、贺斌、汪洋、孙大顺、黑马、徐大伟等是其突出代表,他们的诗歌,书国土资源语,发国土资源声,记国土资源地,名国土资源物,诗满中华,奇葩芬芳,集中体现了地学诗歌的创作成就。

和胡适先生的《尝试集》和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开了新文化运动的先河一样,胡红拴先生的诗集《地球语汇》和章治萍先生的诗集《大巅地》等则开了地学诗歌的先河。中国地学诗歌由此发端。这些诗集在中国地学诗歌领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标志着一种新诗体的诞生,标志着一种新诗风的流行,更标志着华夏诗歌园新开了一株艺术奇葩。《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则无疑是地学诗歌的一次百花盛宴!□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