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天籁之音

2016-1-25 9:31: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在杨松斯指挥的2016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数十位儿童的演唱成为最大亮点。那是真正的天籁之音,你尽可以把一切关于音乐的美好语言赠与他们。任何听过他们演唱的人都不会不为所动。

他们是来自于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小歌唱家们。这个合唱团与维也纳爱乐乐团一起被视为奥地利的两个国宝。这两大国宝一起合作,犹如双剑合璧,自然会演绎出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

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由清一色的男孩组成,被誉为“歌唱着的天使”。他们正统的美声温柔而和谐,近似女声,却又比女声更加纯净。无论是世界名家名曲,还是和美宁谧的教堂乐曲,或者是浓馥动人的奥地利民谣,经由他们唱来,都令人如沐春风。

当今许多著名的指挥家都和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合作过,卡拉扬、伯恩斯坦、索尔弟、阿巴多等都曾指挥过该团并给予高度的艺术评价。杨松斯三度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有两次与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合作。

问题来了:这些孩子为什么只有男童?

这个问题想必也困扰着一些观众。在音乐论坛里有人这样解释:童声合唱团过去多演唱宗教题材,在有些时期的某些教派禁止女性进入教堂。所以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这显然站不住脚。即使有过禁止女性的时期,那现在呢?高度文明的社会难道还要这样不平等?再说了,在成人的歌唱世界里,没有看出丝毫男女之间的差异,缘何在孩提时便有如此天壤之别?

要说明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人声之美。

公认的事实是,人声的美妙超越了一切人为的工具,可以说,人声是世界上最优美动听的音乐(也许不是所有的动物都同意这样的说法,比如海豚)。人声之美是优于自然的。人声虽然没有器乐那么音域宽广,但其旋律中所包含的情绪却是任何器乐所无法表达的。曾经俄罗斯就有音乐学派把歌唱性奉为音乐的最高标准,即使是演奏乐器也要像唱歌一样流畅自然。

那么,在人声之中,哪一种声音最好听呢?答案就是男童!这似乎出人意料吧。

大家知道,无论男女,在第二性征期到来时都会变声。女孩子变声期较短,而且变声前后变化相对较小。但男孩子的变声期较长,变声前后的声音有时判若两人。许多孩子在先前有副银铃般的好嗓子,但变声后却变成“公鸭嗓子”。但男孩子在变声前8至14岁时的声音却是最美的,音域宽广,音色纯美,柔韧而有光彩。无论是从听觉的感受还是从声学的原理来看,男童声音的美感都要超过同时期的少女。所以,西方的童声合唱团才会以男童为主,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甚至没有一位女童。

为了追求极端的歌唱之美,人们便对男童的声音产生了崇拜。但对个体而言,能够保持这样声音的时间太短了,只有五六年的光阴。

那么,有没有办法可以留住这种美好的声音呢?有!就是在男孩尚未发育前便施以阉割术。

在古装电视剧里,太监的形象常常是女里女气的,人们形容他们的声音及说话的神态为“娘娘腔”。这是因为古代许多太监都是打小进宫就被阉割了,他们的声音便保持了儿童时的音色。只是人们由于受场景的影响及对太监的固有认识,不认为这种声音是一种美罢了。可惜,太监们的美妙嗓音并没有在艺术方面派上用场。

以阉割这种残酷的手段留住天籁之音,造就了音乐历史上扭曲的一页。从中世纪开始,以阉割术使男孩永葆童音开始盛行,便产生了历史上著名的“阉人歌手”。在十七至十九世纪的意大利,歌剧的迅猛发展催生了大量阉人歌手出现,他们成为人们争相追捧的明星,也成为歌剧院的台柱子。直到二十世纪,阉人歌手依然风头不减,他们不但演出歌剧,还在梵蒂冈和罗马的教堂里唱歌。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阉人歌手应该早已绝迹。这种靠残害男孩身体来获得艺术享受的做法终究会被现代文明所摒弃。

即便是在阉人歌手盛行时,以文明的方式获得童音艺术享受仍然是主流。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就是个典范。从1498年创建至今,跨越五个多世纪的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始终保持着纯洁的艺术生态,那是真正干净的艺术。□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