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悠悠矿山情

2016-1-25 9:33:4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怡华

大概是在矿山长大的缘故,我对大山有着特殊的感情。

从呱呱坠地,我的双脚就踏在了矿山这块坚实的土地上。在巍巍群山的怀抱里,我度过了天真无邪的孩提时代和充满幻想的学生时代,后来我又沿着山中那条小路,走进了军营,成为了一名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铁道兵。在巴山蜀水襄渝线上,在世界屋脊青藏线上,在茫茫戈壁荒原上,每每回想起抚养我成长的矿山,就会增添无限乐趣和悠悠的思乡之情。复员后,我被分配到洞庭湖边的一个供销社工作,亦是夫妻分居的思念,也许是大山的吸引,经过几番周折,我又回到了阔别九年的矿山。

矿山,矿山,有矿就有山,我的矿山四面环山,它背靠波涛起伏、气势磅礴的雪峰山脉,四野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山峦,环抱中的矿山宛如跃出大海的一颗明珠,镶嵌在巍巍湘西大山之中,那错落有致的办公大楼,塑胶地面的灯光球场,波光粼粼矿部前坪池塘,宛如一条玉带的小溪穿过整个矿区……组成了一幅秀美的矿山图。

矿山的生活,既平常又丰富多彩。春天,满山的桃花、李花……争相斗妍,百卉迎春;入夏以后,那沿山脚而行的小溪就是我们天然的游泳池,大家比划着“狗刨式”的技术,比试着“扎猛子”的时间长短;秋天,小伙伴们攀崖扶枝,爬上高高的山顶采摘野果,品尝着大自然对山里人特有的恩赐;到了冬天,粉妆玉砌,银装素裹的十里矿区,真是天姿国色,分外娇娆。

矿山是美好的,然而在童年的记忆里,对我更具吸引力的是那深邃莫测的矿井。矿井里闪烁的灯光,随着矿井的延伸一直伸向地心的深处,恰似挂在天边的星星,给孩子们以莫大的神秘感。小时候问大人,矿井里面有什么东西?矿井里又是什么样的?大人说,矿井里有“金娃娃”,矿工叔叔从井下抱回“金娃娃”,然后拿到大山外面换回我们需要的油、盐、酱、醋、茶等生活物资。参加工作以后,我才知道了矿工的艰辛,为了生产一两黄金,不知要经过多少道生产工艺和工作程序,才能提炼出来。诸如风钻爆破、洒水喷雾、接管钉道、支柱运输、选矿冶炼……矿工们付出辛勤的汗水,甚至生命的代价。他们创造着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却从不向世人炫耀自己的伟绩,只是在地层深处默默无闻地工作着,勤勤恳恳地劳动着。

每当夜幕降临,沿着古老的盘山小道,登上矿区的那座山峰,便会看到万家灯火,恰似灯的海洋,矿山美景尽收眼底。文化中心飘出欢快的歌声,科技图书室内坐满求知若渴的读者,灯光球场上有健儿们的身影,年轻夫妻漫步在矿部前的草坪,中老年妇女随着优美的音乐,在矿部前载歌载舞。广场上那座手握风枪的矿工雕塑,在霓虹闪烁的辉映下,更是显得分外高大伟岸,那是几代人艰苦创业的象征,体现了矿山人努力拼搏、奋发向上的精神。

这就是我的矿山。是父辈们、还有我和我的同事们为之奋斗了一百多年的矿山。秉承着矿山人“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传统,前些年我又将大学毕业,已在沿海就业的女儿动员回到了矿山,子承父业,女儿又接过了建设矿山的接力棒。

这就是我的矿山。矿山工人有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欢乐,也有着自己的感情。□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